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厦门 >> 时政要闻  >> 正文

父亲卖制毒原料儿子吸毒 戒毒人员:毒品是“恶魔的化身”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台海网 范希平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戒毒人员敞开心扉,述说自己沉沦挣扎的心路历程

  台海网6月27日讯 (海峡导报记者 范希平/文 沈威/图通讯员 汪志远 王煜鑫 肖成良)戒毒人员小郭说,世上的确存在着“恶魔”,毒品就是“恶魔的化身”,吸毒者被“恶魔”剥夺的,绝不仅仅是金钱和健康,还要付出诸多惨重代价:灵魂沦丧,家庭破裂,亲人离弃,丧失自由的快乐直至生命消逝。

  今年6月26日是第30个国际禁毒日。在厦门市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里,戒毒人员敞开心扉,述说自己沉沦挣扎的心路历程,希望传递“珍爱生命拒绝毒品”的正能量。

讲述

父亲卖制毒原料蹲牢房 儿子吸毒进戒毒所

  小黄来自泉州,他的父亲老黄早年因做违法生意被判刑,家里一贫如洗,还欠下一屁股债。之后,一家人迁到东莞投靠亲戚。

  小黄说,一次一个老乡问他父母,能不能到台湾收购一种药品?父亲正好有一个台湾朋友,说是可以收购。老乡约小黄父母到厦门见面,当天双方谈妥价钱,对方当场拿出30万元现金作为定金。父亲当时是拼了命地干,一个月收了几千瓶,将货寄到了收货地点昆明的厂家。

  一次父亲到厂家考察,偶然发现这些药是用来提炼麻黄碱的,麻黄碱可是制毒原料,难怪利润这么高!父亲心里害怕,想收手不干。但这些货的利润太诱人,父亲也缺乏法律意识和道德观念,他还是继续干了下去。之后父亲还清了债务,在厦门买房买车。

  当时,小黄正在厦门读中专。父亲给了小黄一张五六万元的卡,让他需要钱就自己取。有了钱,小黄天天带同学到酒吧消费。一次喝多了,一个叫小叶的女孩带着小黄吸了毒,小黄从此上瘾,一个月五六万元还不够花。

  吸毒后,小黄很快就辍学了,不知情的父母投资300万元,要小黄跟着舅舅做生意,但小黄一心想着在厦门与小叶吸毒、同居,无心经营。

  2015年父亲犯走私制毒物品罪,被判刑两年。小黄也因在小叶的家中吸毒被拘留15天,而到这时,母亲才知道小黄吸毒。小黄被放出来后继续吸毒,母亲无奈报警,把小黄送去强制隔离戒毒。

  小黄说:“我们父子俩,一个在看守所,一个在戒毒所,真的是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小黄希望用自己的故事告诉世人,善恶有报,害人最终害己,吸贩毒的人应尽早收手,否则不但害己,还会害子孙。

儿子吸毒盗窃服刑 老母得知当场气绝

  熊兵(化名)出生在西南一个偏僻山寨,1995年,22岁的熊兵带着100元钱来到厦门闯荡。熊兵打的第一份工是贴瓷砖,每天工资15元。他勤快能干,很快得到老板信任。工地缺人,老板让他回老家带乡亲到厦门做工。老乡都愿意跟他出来干,最多时他从老家带了60多人出来。熊兵威望渐渐高了,开始承包一些零星小工程,腰包很快鼓起来,老家的妻子和父母也被先后接到厦门一起生活,妻子很快生了一个儿子。

  2002年,熊兵在厦门买车买房,时常出入赌场、发廊、夜店,一些吸毒的人也盯上了熊兵的腰包。熊兵很快中计染毒,妻子苦劝无效,老母亲甚至跪在他的床前求他别吸:“再这样下去,我真怕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啊!”可他仍执迷不悟。

  自从吸毒后,熊兵的命运发生逆转,钱吸没了,就贱卖了小车,还瞒着妻子转让往返老家的客运大巴车的股份,变成毒资。家里拿不出钱吸毒,朋友那里也借不到钱,他就和“毒友”一同去偷,撬门入室、竹竿“钓鱼”……千方百计弄钱买毒品,甚至不惜铤而走险,三次因盗窃罪被判刑。

  熊兵吸毒,子女受到很大的影响,小时候活泼开朗的儿子,变得郁郁寡欢、不爱说话。儿子读大学,从来不给熊兵写信、打电话。

  而最受伤的是老母亲,母亲日夜操心,劝告无效,无奈回到老家。熊兵前两次蹲监狱都想方设法瞒过了母亲,第三次盗窃被抓,母亲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打电话询问熊兵的媳妇,媳妇只好实情相告。话未说完,熊兵的母亲就倒在了电话机旁,再也没有醒过来。母亲的去世,对于熊兵来说是天大的噩耗,熊兵深深感到愧对父母妻儿,愧对社会。

  熊兵来到厦门强制隔离戒毒所六大队以后,经过耐心开导,已真诚悔过,主动参加毒瘾“互戒小组”活动,痛下决心戒除毒瘾。

相关新闻
毒品买卖呈现“人货分离”新形态 证据认定面临新挑战

中新网南京6月26日电 (记者 孙权)6月26日上午,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举行国际禁毒日新闻发布会,该院刑一庭副庭长韩锋在会上解读无锡法院审理毒品犯罪典型案例时坦言:随着物流行业的革新与发展,新的毒品运输方式应运而生,加之微信等网络通讯工具的发展,这二者让毒品买卖呈现出“人货分离”的新形态,这大大增加了毒品查处的难度,审判时证据认定面临新的挑战。   ...

家、校、社会三方阵地失守 少年难抵“第一口毒”诱惑

新华社合肥6月26日电 题:涉毒孩子自述:是他们的抛弃,给了我“第一口”的勇气——关注未成年人涉毒问题(下)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陈诺 周畅   毒品的“第一口”是什么滋味?明知道前方深渊,缘何止不住地“迈步”?在安徽省未成年人强制隔离戒毒所,记者见到来自不同家庭、拥有着不同过去的涉毒孩子,从他们的故事里,听出的却是有些类似的心路历程。记者以...

毒品变身“奶茶” 青少年的“第一口毒”怎么防?

新华社合肥6月26日电 题:毒品变身“跳跳糖”“奶茶” 青少年的“第一口毒”怎么防?——关注未成年人涉毒问题(上)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周畅 陈诺   色彩鲜艳的“小药丸”、伪装的“跳跳糖”、看着像“奶茶”的饮料……新型毒品通过这些伪装愈发具有欺骗性,一旦误服吸食成瘾,带来的不仅是自身的痛苦,还会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危害。基层禁毒工作者呼吁,加强...

昆明中院:青少年找工作被诱骗运毒犯罪案逐年增加

中新网昆明6月26日电 (王艳龙)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6日举行新闻发布会称,近年来,昆明中院审理的毒品犯罪案件数量逐年上升,已占该院刑事一审案件的70%以上。青少年因找工作被诱骗实施运输毒品犯罪的案件逐年增加,已成为社会问题。   自2013年1月至2017年5月,昆明中院共审结毒品犯罪案件2800余件,判处毒品犯罪分子4300余人。其中,判处无期徒刑以上的约占案件总...

云南2016年缴获各类毒品23.6吨 禁毒任务依然艰巨

中新网昆明6月26日电 (记者 史广林)6月26日,在第30个“国际禁毒日”之际,云南省禁毒委、昆明市禁毒委在昆明举行以“健康人生、绿色无毒”为主题的“云南省暨昆明市‘6·26’国际禁毒日禁毒宣传主题活动”,进一步动员社会各界和全省广大民众积极参与支持禁毒工作,促进全省第四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