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厦门 >> 社会民生  >> 正文

鼓浪屿执法人员屡遭暴力抗法:10个月23人次受伤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台海网 林连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台海网3月22日讯 据海西晨报报道,从去年10月到今年2月,执法部门取缔流动摊贩小车超400辆,回收的废铁超过10吨。然而,这种执法力度仍不能阻止占道经营的流动摊贩。究其原因,高额利润才是小贩们的最大动力。

  1.88平方公里的岛屿,日游客量突破12万人次,年游客量突破1136万人次———鼓浪屿的变迁和发展,究竟是外来人口的“淘金梦”,还是本土居民的“惊心噩梦”?

  从去年10月到今年2月,执法部门取缔流动摊贩小车超400辆,回收的废铁超过10吨。然而,在查处过程中,执法人员多次遭遇暴力抗法,最近10个月来,有23人次协查员受伤。昨天,记者暗访调查这些占道经营的小贩,为读者揭开冰山一角。

  暴利:一晚能赚七八百

  “一个烧烤车多少钱?”“两个铁板的木制车,480元送货上门,第一码头货到付款。”“多久能到货?”“3个小时后,晚上七点半。”

  在抄下鼓浪屿烧烤车上的联系电话后,记者拨打了烧烤车的供应商,当问及能否降价,对方只说了句对不起。“你们到底要不要货呀?”“要不,明天送吧?”“你们一晚上就能赚七八百,时间就是金钱,你不会连算账都不会吧?”

  多销:一小时卖掉9块表

  日光岩附近一个卖怀表的小摊前,每个小表卖10元,大表15元。记者观察到,一个小时内,他卖掉了9块小表,经估算,至少可净赚三四十元。“现在卖的人多了,已经大不如从前了,第一个卖怀表的人在两个月内赚到近三万元!”

  马约翰广场边,一串玛瑙链,叫价45元游客还价20元,卖家死活不肯。“你买东西也要看质量,这不是一般的石头,它可以活血化淤,最低30元不二价!”但据记者调查,一模一样的链子,在岛上的批发店只要10元。一串檀木链,叫价15元,进价2.5元;一串石珠链,叫价40元,而进价低至3元;一个项链坠,叫价5元,而进价0.9元。

  这样的高倍利润,难道还是小贩们口中的 “薄利”吗?此外,登上鼓浪屿就能随处可见叫卖一份10元的《手绘地图》,批发价为3元。


 

  数据(2012年)

  常住人口:6200多人;外来人口:2478人,其中,贵州63人、安徽1312人、龙海1005人。

  辖区已登记注册商家:900多家;未注册:200多家(包括家庭旅馆);门口经营、小巷口经营、流动肩挑小贩有400多人,主要从事烧烤、水果、手工艺品、地图、冰糖葫芦、街头艺人、铜人、算命看相、乞讨等等。

  执法人员与商家、小贩相比人数悬殊:在正常情况下,30名执法队员在0.91平方公里的龙头片区中,面对1100多家店家与400多流动肩挑小贩,执法者和相对人的比达到1:50。

  探访鼓浪屿上的安徽人

  颍上县位于安徽省西北部,总面积恰好是鼓浪屿的1000倍。

  在百度搜索栏输入“颍州 鼓浪屿”两个关键词,第一篇文章就是《鼓浪屿:汇聚颍上务工人员梦想的地方》。

  该文来源是《颍州晚报》2012年12月14日A3版的稿件《请让梦想照进现实》,该稿的第一句这样写道: “鼓浪屿现在就是颍上的一个乡。”

  然而,对接受了《颍州晚报》记者采访的鼓浪屿管委会相关人员而言,这句话像一粒沙子吹进了他的眼睛里。该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稿件有些地方断章取义。他说,接受采访时自己表达了两层含义:一是来自颍上的务工者在鼓浪屿上承担了很多苦、累、脏的粗重活,这些遵纪守法的人确实为鼓浪屿做出了贡献。二是还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占道摆摊、非法经营,扰乱了鼓浪屿秩序,破坏了鼓浪屿形象。《请让梦想照进现实》只选用了第一层含义。

  目前,这一群体在鼓浪屿上有近3000人。记者通过各方采访,想从一个侧面展示他们的生活。


  [群像]

  岛上六成是安徽人

  “当时他们都还只是从事抬轿和拖大板车的工作,很辛苦也很不容易。”一位老鼓浪屿人回忆道,大约在上世纪80年代初,“很多安徽人陆续上岛打工,后来游客多了,这些外来务工人员也慢慢抛弃了劳累的搬运工作,自己做起了‘小老板’。”老人告诉记者,这些外来人口在岛上生儿育女,很多家族到现在已经有三四代人了。

  一位安徽小贩自豪地对记者说,岛上的老乡人数占全鼓浪屿人数的60%左右,是这里的“最大团体”。在他叫卖的过程中,时不时会有安徽老乡跟他打招呼。

  [个案]

  从小摊贩到三店老板

  “我老婆在龙头路卖水果,我母亲在海底世界门口卖饰品,我在这里卖工艺品。” 在通往大德记浴场的漳州路上,一位卖工艺品的摊贩告诉我们,他们举家来到鼓浪屿刚满一年,生活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每个人一个月都有几千元收入,在这里租一间房子,一家人很自由,也比打工强多了”。

  “鼓浪屿上人最多,而且最集中。”当被问到为什么到鼓浪屿上摆摊,这位摊贩告诉记者,之前他也在很多商业街以及学校门口卖过东西,但是游客不够多,城管来了也不好躲藏。而在鼓浪屿上,由于地形复杂,死角很多,一个转弯、一条小巷都是他们的藏身之处。“我们一般不拿太多出来,就算偶尔被没收了成本也不高。”

  “我家人都在这边,所以我也过来了。最早来的是我舅舅和舅母,他们现在发财了!”这个小贩口中的舅舅,是一个安徽籍男子,十几年前为谋生远离家乡,来到厦门鼓浪屿务工。随后他发现占道经营隐藏大量商机,便开始摆起了小摊,出售各种小商品。

  不到几年,他积累了一定的资金便随即扩大规模,从小摊贩转向经营茶店,销售金骏眉、铁观音等中高档茶种。十几年后的今天,他们已在鼓浪屿拥有三家店面,有了成熟的经营模式。

  城管:执法没有安全感

  “仅仅这几天,龙头片区就有5个人休假,11人受伤疗养。”从去年5月到现在,鼓浪屿执法大队的城管遭遇暴力抗法12起,受伤23人。

  “几个月前,一个同事被七八个摊贩打了,受伤很重。”“人身威胁是家常便饭的事。”“前几天执法的时候,摊贩用手机拍下我的照片,说要打我。”一名在岛上工作一年多的城管告诉记者,“拍照认人”是近期遭遇的新的威胁手段,具体方法就拍下执法城管的照片,扬言要找人殴打对方,“以前只是当面威胁,现在连相机、微博都用上,执法没有安全感。”

  “暴力抗法这么猖狂,就是因为打了也白打。我们虽然穿这身制服,但只能和普通人一样报警,甚至原地扣留施暴者的权力都没有。”城管小岳告诉记者,近一年以来,执法队员受伤不断,大部分施暴的占道摊贩却没有受到司法惩戒。

  “城管执法权有限,只能暂扣摊贩的商品、工具。”执法大队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清理占道经营不是城管一家的责任,“如果卫生、质检、消防、工商、公安联合执法,打人的人该带走带走,违法的该罚款罚款,这样才有力度。”

相关新闻
琴岛发出首张“禁足令” 一“野导”两年不得进出鼓浪屿

台海网1月18日讯 据厦门日报报道 鼓浪屿用一张“禁足令”,向世界彰显了履行世遗大会承诺、保护世界遗产的决心。昨日,第三次被抓的“野导”王某被告知,今后两年内将不得进出鼓浪屿。他也因此成为琴岛“禁足”第一人,处罚的依据,是去年9月颁布的《关于加强鼓浪屿风景名胜区(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地)综合管理的通告》(下称《通告》)。   15日上午,鹿礁路一蜡像馆附近...

净化旅游市场环境 守护琴岛历史文脉

鼓浪屿派出所民警和辅警在码头徒步巡逻。   台海网1月15日讯 据厦门日报报道 有37人被列入综合惩戒主体名单,逾百人被第一次劝诫——近日,鼓浪屿管委会向本报独家介绍《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政府 鼓浪屿管委会关于加强鼓浪屿风景名胜区(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地)综合管理的通告》(以下...

两名游客来鼓浪屿玩被困礁石

台海网1月12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范希平 通讯员 赵志贤 李锴骅)两名外地游客来鼓浪屿玩得太兴奋,爬上礁石欣赏海景,结果被困。   昨天中午12时许,两位来自陕西的游客来到鼓浪屿西南侧大德浴场附近。两人兴奋爬上大德浴场附近的外箭礁上欣赏风景,准备返回时,路已被上涨潮水淹没,他们又不熟悉水性,无法返回岸上。潮水越涨越高,两人打电话报警。   当时,海警...

泉州每日外卖超10万份 合力执法促“路上安全”

闲时外卖小哥聚集在一起(胡彦明/摄) 台海网1月10日讯 据东南早报报道,昨日,早报聚焦泉州网络订餐“送出去的隐患”,对外卖“隐形店”、配送餐箱、外卖人员交通违法等问题进行了报道。昨日上午,泉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食品总监肖朝晖、市政协委员林栋梁做客早报“一线通两会...

开启跨国恋情画“非遗”品牌 法国画家老皮的鼓浪屿情缘

▲老皮和他的作品鳗鱼丝画   台海网1月10日讯 (海峡导报记者 林少蓉 文/图)当浪漫的法国艺术家,邂逅诗意的鼓浪屿,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他会将油画作品融入中国元素,还会为鼓浪屿非物质文化遗产品牌站街,甚至和鼓浪屿姑娘来场“一见钟情”的跨国恋情。 法国教授迷恋中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