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天下 >> 国内要闻  >> 正文

英雄披甲征太空——记神舟十五号航天员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新华社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英雄披甲征太空——记神舟十五号航天员

神舟十五号飞行乘组在飞船模拟器内训练(2022年10月8日摄)。新华社发(孔方舟 摄)

2022年11月28日,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问天阁。

执行神舟十五号飞行任务的3名航天员首次公开亮相——时隔17年再度飞天的费俊龙、执着坚守24年终圆飞天梦想的邓清明、12年如一日艰辛训练换来首次太空之旅的张陆。

大漠胡杨寒冬日,英雄披甲征太空。

作为中国空间站建造阶段的最后一棒,他们将带着祖国和人民的期望重托奔向“天宫”,踏上为期6个月的飞天之旅。

作为即将入驻中国空间站的新家人,他们将和已经在太空出差半年的战友——神舟十四号航天员“胜利会师”,在中国人自己的“太空家园”里留下一张载入中国航天史册的“全家福”。

作为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的第十次载人飞行,他们还将在太空见证中国人自己的空间站正式建成的圆梦时刻。

费俊龙参加人船联试(2022年3月28日摄)。新华社发(孔方舟 摄)

费俊龙:“飞天就是我的职责使命”

2005年10月,费俊龙与战友飞赴苍穹,开始了我国真正意义上有人参与的空间科学实验活动。

第一次吃热饭热菜、第一次用太空睡袋睡觉、第一次脱掉舱内航天服进入轨道舱……他们在太空创造了许多个第一。

“龙腾九天”似在昨,一十七年如电抹。

17年后,费俊龙再一次作为指令长为国出征。他说:“我的职业是航天员,飞天就是我的职责使命。”

1998年1月,费俊龙从1500多名优秀空军飞行员中脱颖而出,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航天员大队的一员。

进入航天员大队那一天起,他和战友们就开始了难度极大、标准极高的训练。同时,训练本身又是选拔的过程。费俊龙说,每个人都时刻准备着——上天,一定圆满完成任务;不能上,就从头再来。

神舟五号任务中,杨利伟一飞冲天,落选的费俊龙训练更加刻苦。

为熟悉飞行和操作程序,他经常钻进飞船模拟器中,一待就是大半天,还把近40万字的飞行操作手册全背了下来,复杂的飞行程序、操作要领以及各种应急处置方案,全部做到了不查手册就能处置。

一次教员问:“导致某异常情况返回的故障模式有几种?”费俊龙不但说出了标准答案,还有理有据地进行了补充说明。

最终,费俊龙顺利入选神舟六号任务乘组,于2005年10月12日实现飞天梦想。

天外归来后,他走上了管理岗位,担任航天员大队大队长等职,但“飞天的使命职责”从未随时间的流逝而有半点动摇——17年来,他的各种训练从不停歇。

就这样,费俊龙顺利入选神舟十五号任务乘组。

任务训练时,他要求乘组一定要考虑到天地差异,一丝不苟将动作做到位。比如安装零件时,他从包里拿出一个小配件,就合上包,将包固定,再拿一个,再合上。他说,在太空,如果不合上包,配件就会飘出来,如果钻到舱内设备里,有可能会带来安全隐患。

水下训练是非常耗体力的一项训练,而水下验证试验比水下训练时间更长更累。

有一次做水下验证试验时,要进行舱间电缆堵帽安装工效验证,数十个堵帽依次分组安装。安装完第一组时,已经检验出工效不合格的地方,但他不想这么简单地下结论,坚持要将各个作业点的全部堵帽安装完。那天,他穿着厚重的水下训练服,戴着厚厚的手套足足花了一个小时,才把8组堵帽安装完毕。出水后,他顾不上休息,第一时间向科研人员分享自己的体验。

“能够再赴太空,内心仍然很激动。”费俊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无比期待“游”入宽敞舒适的太空家园,无比期待和神舟十四号乘组在太空相会,也无比期待走出舱外,漫步太空。

邓清明参加人船联试(2022年3月28日摄)。新华社发(孔方舟 摄)

邓清明:“宁可备而不用,决不用而无备”

2022年11月28日,身着蓝色航天服的邓清明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问天阁面带微笑,信心满满地回答记者提问。

这是他第三次出现在问天阁。不同的是,这次是他成为航天员后首次以主份的身份在这里亮相。

为了这一刻,他整整等了24年10个月。而当年并肩进入航天员大队的我国首批14名航天员中,8人圆梦太空,5人早已停航离队。

56岁的邓清明说:“逐梦苍穹的路上,我从没想过放弃。”

1998年1月5日,邓清明成为航天员大队其中一员。几年刻苦训练后,他取得了执行载人航天飞行任务的资格。

可当时,中国载人航天刚刚起步,飞天的机会寥寥无几。在隔几年才会到来一次的任务面前,所有航天员都要进行严格的训练和选拔,按照综合评价排名确定主备份人选。很多科目考核的第一名和最后一名成绩相差不大,甚至只有零点几分。

而就是这细微的差距,一次次让邓清明与飞天失之交臂。但每次任务结束后,他都要在最短时间内给自己“归零”,重新迎接新的挑战。

“在飞天逐梦的道路上,不管如何艰难,我从未想过放弃。”邓清明说,“无论主份还是备份,都是航天员的本分。”

2013年,神舟十号载人飞船发射升空后,邓清明作为“备份”马上收拾行李,准备回京给天上的战友做支持工作。这时,任务总指挥长走了过来,用拳头在他们3名备份航天员肩上轻轻捶了两下,又竖起大拇指。

邓清明说,这是一种信任,是一种肯定,更是一种激励。

第二年,5名战友停航停训,离开了航天员大队。从那时开始,邓清明便成了我国首批航天员中唯一一名没有执行过飞天任务、却仍然在参加学习训练和任务备战的现役航天员。

备战神舟十一号任务时,邓清明和航天员陈冬分在了一组,参加为期33天的地面组合模拟验证1:1试验。

33天,两个人几乎与世隔绝。不到10平方米的密闭舱内,他们吃喝拉撒睡都在里面,完全模拟神舟十一号在轨飞行任务的全部内容,其中包括近乎残酷的72小时睡眠剥夺训练。

最终,邓清明和陈冬高质量完成了任务,提出了很多具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为正式任务打下了良好基础。

遗憾的是,神舟十一号任务的最终人选确定,邓清明再一次与飞天无缘。

得知结果的那一刻,邓清明心里五味杂陈。在他看来,这可能是他离飞天梦想最近的一次,也极有可能是他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次机会。

发射任务结束后,他回到家,打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满满一桌丰盛的饭菜。妻子和女儿说:“欢迎英雄回家。”

看到这一幕,邓清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低头走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在“哗哗”的水流声中,对着镜子哭得酣畅淋漓。之后,他又洗把脸,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到饭桌前坐下。

这时,一直等在桌边的妻子对他说:“这些年的付出是值得的,你值得我尊敬,也为孩子做出了榜样!你永远是我们心中的英雄。”

守得云开见月明。

近两年来,随着空间站任务的实施,我国的载人飞行任务越来越频繁,仍在坚持训练的邓清明成功入选神舟十五号乘组,期盼了24年的飞天圆梦机会到来了。

可世界上哪有平白无故的幸运呢?邓清明说,只有经过磨砺,才能收获良机。

神舟十五号任务繁重,太空出舱的次数超过以往,需要加大水下训练强度次数。每一次,他都要穿着厚重的训练服,在水下一操作就是好几个小时。每次出水后,他的贴身衣服全都湿透了,手也抖得握不住筷子。

训练时,邓清明说的最多的就是“再来一次”。

第一次在水下练习上脚限位器时,邓清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脚塞进去一半,一不小心没稳住,脚又滑脱了。折腾了20分钟,他才成功。

“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当天的训练结束后,他要求再单独进行上机械臂练习,直到熟练为止。

“我一直坚信,宁可备而不用,决不用而无备。”邓清明说,“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感谢载人航天事业的发展,感谢几代航天人的接续奋斗、攻坚克难,让我们在太空有了自己的空间站,让我等到了圆梦的机会!”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新闻
英雄回家|铭记英雄 学习英雄 习近平这样倡导

9月16日上午,中韩双方在韩国仁川国际机场举行第九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仪式。88名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的遗骸及相关遗物,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运输机运-20接运回国。 “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长期以来,习近平多次就学习英雄模范作出部署、提出要求,号召全党全国...

跳进漳州海滩巨浪里救起4岁女童 三位英雄找到了

近日,福建漳州一处海滩上,一名4岁女童突然被大浪卷入海中。危急时刻,三名男子接连跳进海里,他们一次次被大浪冲倒,一次次被大浪席卷冲散,最终,还是拼尽全力将女童救回。 4岁女童被卷入海中 三人跳入巨浪接力救人 第一个下水救人的男子来了,他听到有人大喊:“孩子落水了!”就迅速脱去上衣就跳进了海里。当时,孩子离岸边已有二十多米,他急忙朝孩子游去,突然...

在这座英雄的城市,总书记再谈这件牵挂的事

6月28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湖北省武汉市考察。 荆楚大地,“英雄的城市”,有着总书记深深的牵挂—— 2020年3月,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时刻,总书记来到武汉,盛赞这座“英雄的城市”,传递出“坚决打赢湖北保卫战、武汉保卫战”的坚强决心。 2022年6月,总书记再次考察武汉,...

这盛世已如你所愿丨“断肠英雄”故事有新篇:半筐红薯与六张红军纸币

编者按:如果不是偶然的发现,或许这个故事永远不会为人所知晓,而那一小队红军战士,也会如千千万万革命先烈一样,默默埋藏于历史的烟尘之中。然而,正是千千万万默默无闻的他们,哪怕是在最艰难的时刻,哪怕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都在以自己的行动,演绎着军民鱼水情,播撒着革命...

用真情演绎平凡英雄

在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每一天都有动人的故事发生,每一处都有值得歌颂的平凡英雄。只要我们用心去挖掘、去表现,就会有所收获。   2021年12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一大、中国作协十大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希望广大文艺工作者坚守人民立场,书写生生不息的人民史诗。”我有幸现场聆听,深受鼓舞,更加坚定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创作方向。回想从影20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