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天下 >> 国际  >> 正文

“这个国家的领导层已经失去了应对危机的能力”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央视新闻客户端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纽约时报》日前以上述标题发表的社论文章,道出了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围绕“债务上限”问题频频上演政治闹剧的荒谬和危险。

△《纽约时报》文章标题截图

经过几个月的相互攻击和威胁,加之联邦政府可能将很快无钱可用的危险逼近,美国国会参议院上周通过一项短期法案,将政府债务上限提高约4800亿美元,以确保美国财政部可履行支付义务至12月3日。

但这一短期“续命”的权宜之计并未真正化解两党的债务上限之争,只是将美国可能发生债务违约的日子延长了两个多月。用《纽约时报》文章中的话说,这项本该由参议院议员们提供的公共服务现在搞得就像“一名潜在纵火犯在远离稻草的同时把火柴盒藏在了口袋里”。

△《纽约时报》文章截图

“国家领导层已经失去了应对危机的能力”

产生于百年前的“债务上限”,是美国国会制定的联邦政府为履行已产生的支付义务而举债的最高额度。一旦触顶,美国财政部便无法继续借钱付账。但随着美国政府举债规模越来越大,债务上限之争逐渐从一个经济议题变成了党争工具。

经过多次提高和暂停,债务上限(相当于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规模)现已超过28万亿美元。在最近一次暂停程序今年8月1日结束以来的几个月里,处在执政地位的美国民主党人一直在呼吁两党共同解决债务上限问题。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不止一次警告,政府储备资金或于10月18日用尽,如果届时债务上限问题仍无法解决,政府将发生史上首次债务违约,而这将给美国带来严重的经济灾难。

有美媒总结了五种处理债务上限问题的方式。除最后一项灾难性的“债务违约”和其他仅在理论上可行的“歪招”外,剩下的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参议院通过常规立法程序通过法案,但这需要至少三分之二多数议员(60名,其中需要至少10名共和党人)在表决中投赞成票;另一个选择则是民主党人将债务上限问题作为预算支出决议的一部分,凭借“预算和解”程序以一党之力单独投票通过这一揽子法案。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截图

然而,受明年国会中期选举等因素影响,两党虽然口头上都同意应该全力避免政府债务违约,但对如何实现这一目标却各怀心思。

共和党一直指责民主党“花钱太多”,坚称不会跟着一起背锅。这意味着在两党各占50个议席的参议院,民主党想争取至少10名共和党议员的支持几无可能。

事实上,在参议院通过短期调高联邦政府债务上限法案后,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已致信总统拜登,明确表示共和党未来不会再次帮助民主党提高债务上限,民主党只能利用“预算和解”程序独自解决这个问题。

△《纽约时报》:短期提高债务上限的两党协议是在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做出部分让步后的第二天达成的,但他随后已表态不再与民主党合作。

但对于民主党来说,使用“预算和解”程序耗时耗力,很难及时成事。更重要的是,他们不愿单独背负“让美国政府债台高筑”的历史责任和政治压力,这样可能会让共和党在明年的国会中期选举中“翻盘”。

△美国《财富》杂志:民主党人仍然坚持表示不会通过“预算和解”程序来解决债务上限问题。参议院多数党党鞭迪克德宾说,“这是一个长期的混乱程序,而且它从来都不是为债务上限而设计的”。

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在下次债务上限触顶前,谁都不知两党还要怎样恶斗。正如《纽约时报》文章所说,与公共卫生等其他领域一样,在公共支出问题上,“国家领导层似乎已经失去了做出避免未来危机所需决策的能力”。

△《纽约时报》文章截图

绑架全球经济的美国党争游戏

如果美国两党不能在12月短期法案到期后提高或暂停债务上限,从而引发美国政府首次债务违约,后果无疑不堪设想。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日前在接受美媒采访时再次警告,国会两党的债务上限之争可能会导致“灾难”。“这将是一场自我制造的危机,影响我们在走出疫情后的经济复苏,这是自己造成的伤口”。

△美国广播公司(ABC):耶伦警告,美国一旦发生债务违约,将导致“5000万美国人得不到社会保障金,军队不知何时或能否拿到军饷,获得儿童税收抵免的3000万家庭也将处于危险之中”。

穆迪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上月撰写的一份报告预测,债务上限问题若陷入长期僵局,其引发的股市暴跌将使美国家庭财富蒸发15万亿美元,失业率将从目前的约5%飙升至约9%,多达600万个就业岗位将就此损失。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哪怕只是存在债务违约风险,也足以使市场受到巨大冲击。

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温蒂·埃德尔伯格和路易斯·谢纳在一份最新报告中警告,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债务上限僵局只持续短暂时间,美国经济也可能遭受“持续的、完全可以避免的损害,特别是在疫情对经济健康构成挑战的情况下”。

△布鲁金斯学会官网报告截图

2011年8月的债务违约危机是美国距离“技术性违约”最近的一次,曾引发资本市场剧烈波动,导致美国首次遭到主权信用降级。当时美国短期国债被大量抛售,引发利率飙升、股市大跌,美国纳税人因此损失了约13亿美元的财富。

更值得警惕的是,债务上限之争不仅是美国自身经济的风险源,其外溢效应也通过美债、美元和金融市场扩散到全球,威胁世界经济复苏和全球金融市场稳定。

△《纽约时报》:如果美国债务违约,几乎肯定会给全球市场带来重大后果。其直接影响将是,全球投资者持有的各种美元资产投资组合将面临市场暴跌。即使在债务上限僵局解决后,全球投资者仍将要求美国国债支付更高的利息,因此政府未来的借款成本可能会变得更高。

多方认为,债务上限之争暴露了美国政治极化、治理失灵等严重制度性弊端。在华盛顿智库“尼斯卡宁中心”看来,美国国会两党围绕债务上限的最新一轮争斗只是华盛顿政治混乱的最新迹象。

该智库发文指出,债务上限当初是为应对战争引发的借款需求而采取的紧急措施。但从此后的实践来看,即使美国实体经济没有变化,国会也必须定期投票提高它,这就为两党借此采取边缘政策创造了机会。“如果美国想要一个更负责任的财政政策,就需要减少对政客短期冲动的依赖”。

△尼斯卡宁中心官网文章截图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相关新闻
深陷僵局!美政府拨款法案未通过面临“关门”威胁

美国国会避免政府关门以及债务违约的时间不多了!据美国CNBC网站27日报道,当天,参议院共和党人阻止了民主党提出的一项为政府提供运作资金并暂停美国债务上限的议案。如果这一法案不能通过,美国政府不仅面临部分停摆的危险,经济复苏还可能受到影响,甚至还可能引发全球金融市场...

美国财政部长警告:美政府债务违约将造成广泛“经济灾难”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19日警告,如果美国国会不迅速提高联邦政府债务上限或暂停其生效,联邦政府在今年10月可能出现债务违约,并会造成广泛的“经济灾难”。 耶伦当天在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刊登的文章中说,如果国会不提高债务上限或暂停其生效,美国财政部的现金余额将在10月降至不足水平,届时联邦政府将无力支付账单,美国将出现债务违约。民主、共和两党的经济学家...

当债务上限这一“美国特产”越长越歪

随着漫长夏季休会期的结束,美国国会两党议员们陆续返岗,准备迎接美媒所称的“灾难性立法月”。首先,在9月30日美国本财政年度结束前,国会必须通过拨款法案来保证政府继续运行。为此,他们需要决定是否提高政府的债务上限,因为这直接关系到政府还能不能继续借新债还旧债,以及会...

美国债务已超28.5万亿美元 债务上限谈判再度成为两党争斗问题

当地时间7月31日,美国债务上限即将到期。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要求国会在当前债务上限到期之前提高或暂停美国债务上限,否则美国政府最早可能在8月发生债务违约。分析人士认为,尽管债务屡创新高,但债务上限的谈判再度成为美国两党争斗的问题。 截至今年6月,美国债务已经超...

加拿大等国政治闹剧凸现其在人权问题上有三个“差”

日前,加拿大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7届会议上挑头搞所谓涉华共同发言,代表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人权状况说三道四,就涉疆等问题对中国妄加指责。随后,加总理再次炒作涉疆谣言,诬蔑新疆存在所谓“人权问题”。上述行动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是对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肆意践踏,是对国际公平正义的严重挑衅,是对14亿中国人民的公然冒犯。中方对此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