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天下 >> 国际  >> 正文

内部分歧众多,70岁的北约未来之路更尴尬?

www.taihainet.com 来源: 环球时报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马克龙对美国和土耳其不满,默克尔对法国不满,埃尔多安对西方大国不满,特朗普对法国和北约不满,北约所有人则对美国不满。”北约庆祝成立70周年的首脑会晤在争吵声中落幕,上述说法则形象地展现了北约内部的众多分歧。作为冷战“遗物”,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北约不仅挣扎着继续存活,成员规模也越来越大。但这掩盖不了北约内部的危机,过去20多年,“过时”与否的争论一直缠绕着它。眼下,它好像在十字路口更迷茫了——中国竟被其最新的宣言提及。70年过去,现在的北约与以往究竟有何不同?它会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吗?

北约“诊断书”:活着,但前景未知

“北约峰会后,应该看这6部电影。”7日,美国“国家利益”网站刊载一篇文章称,伦敦会议提醒人们,“北约与今日的安全环境仍有重大关联,而美国的领导对于该联盟继续取得成功至关重要。但过去70年,北约也有失败之处,即没能激发好莱坞创作出一部伟大的北约大片”。

该文认为,整合联盟成员一起作战并不容易,而以下影片可以有所启示:《十二勇士》(该片讲述“9·11”后美国一支小分队在阿富汗执行任务的故事)——“9·11”恐袭促成了一次最大的军事联合行动;《杜鲁门在波茨坦》——埃尔多安和马克龙在伦敦的针锋相对,远不能与当年美英苏领导人之间的争吵相比;《爱国者》(该片背景是美国独立战争)——尽管特朗普和马克龙的“兄弟情”可能已经告终,如果当年法国不帮助美国抗英……

过去没有做到,未来给好莱坞提供一个“伟大”的现实剧本好像更不容易。“北约70岁——一个混乱的大家庭。”英国剑桥大学塞尔文学院学者比诺伊·卡姆普马克7日撰文回顾上周北约峰会的情景,提及“背叛”组织的法国,三心二意的土耳其,制造的麻烦好像少了些的美国总统。

美国《纽约时报》6日则以“峰会结束,尽管成员国誓言团结,对于未来,没人敢下定义”为题,讲到德国外长马斯11月下旬的一场演讲。“北约依然强大,有行动能力。从头到脚,北约还活着,即使有不同的‘诊断’”,马斯说。这个“诊断”自然是指马克龙的“北约脑死亡”言论。但马克龙相信,他的话让欧洲国家领导人至少“不会再将头埋进沙子里了”。“当冰已经变硬时,需要有人当破冰者。”马克龙4日对媒体说。

事实上,马克龙并非没有支持者,他的话只是重启了一场古老的讨论:保障欧洲安全,应该与美国同行,还是靠自己?之前有美媒曝光称,多名欧洲官员私下或公开同意马克龙的说法,卢森堡外交大臣曾对德国媒体说,马克龙的话95%都是对的。

上个月,德国一名议员公开称,美国和土耳其是“北约的掘墓人”。作为北约最重要的国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竞选和就任之初就反复声言“北约过时”。去年的北约峰会上,他谴责德国总理默克尔,扬言要让美国退出北约。前年,他一把推开黑山共和国总理,批评“(北约)23个国家未能支付应付出的份额,对美国人民不公平”。

土耳其更被视为北约最大的内部挑战。多年来,一些西方政治人物不时呼吁将土耳其赶出北约。6日,土耳其国防部长胡卢西∙阿卡尔在安卡拉郑重声明,无论是财政还是军事贡献,土耳其切实履行了自己作为北约一员的义务。“从朝鲜战争到巴尔干半岛,从索马里到阿富汗,北约在全世界执行的任务、行动和演习,我们的士兵都参与了。”他说,一些人指责土耳其无视北约,“这是讲不通的”

也许正因为如此,纪念“70岁”,本该是个大日子,北约却有意低调,纪念活动仅在白金汉宫举行招待会,会谈只在伦敦郊区的一家酒店举行,北约发言人更是将峰会称为“一件小事”。试问,当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联盟峰会开始讨论“是死是活”时,哪还有心情热热闹闹庆生?但北约的困境是简单由美土几国导致的吗?

这70年,北约都做了什么

“当1949年北约在乔治·格什温的《波吉与贝丝》(又译《乞丐与荡妇》)歌剧声中成立时,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设立了一个目标——‘人人为联盟,联盟为人人’。”德国《焦点》周刊5日回顾说:“那是二战后的恐怖时刻,北约希望齐心协力对抗苏联及后来的东方集团。据北约首任秘书长黑斯廷斯·伊斯梅勋爵说,北约成立的目的是‘让俄国人离开,美国人进来,德国人在下面待着’。”

初成立时,北约只有12个成员。很快,北约吸纳希腊和土耳其加入,苏联则模仿北约,与东欧国家组成华约组织,两大阵营分庭抗礼直至冷战结束。其间,法国在1959年宣布从北约军事机构中退出。1963年,美国总统肯尼迪抱怨欧洲人为自己的防卫付出太少。1970年,北约在欧洲领土上部署中程导弹,导致欧洲人对该联盟的反对情绪增强。1989年柏林墙倒塌,随后东方集团瓦解后,北约真正陷入危机。

1990年,美国学者米尔斯海默在一篇文章中称,苏联的存在为北约团结提供黏力,没有这种威胁,美国有可能放弃欧洲大陆,它领导了40 年之久的防务联盟可能就此解散。这年7月,北约召开峰会,一面宣布冷战结束,一面讨论战略转型。同年底,美国国际关系理论结构现实主义创始人肯尼思·沃尔兹称,“北约是一个正在消失的东西”。据说,有一天,时任北约秘书长曼弗雷德·沃纳召集布鲁塞尔总部食堂的工作人员开会,以确保他们没有人需要找新工作。

但北约并没有消亡,而是继续扩容,把部分原华约成员国纳入组织体系,到2017年,北约成员国数量跃升至29个。英国广播公司称,北约东扩使该联盟的边界与莫斯科的距离缩短了1600公里。然而,这催生出一个更强大的北约了吗?在英国防务分析师迈克尔·克拉克看来并没有。他说,尽管成员众多,却不如以前稳固,“西方世界存在政治共识问题,可以说,我们正让普京先生感到更安逸”。

1999年是北约发展的一个转折点,因科索沃问题,北约军事介入巴尔干地区。2001年美国遭恐怖袭击后,多国联合打击“基地”组织。但两年后,当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时,德国和法国表示反对。2011年,美法牵头对付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德国、土耳其等国冷处理。直到2014年,北约成员才重新“团聚”——回应乌克兰危机及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

柏林跨大西洋关系问题学者奥利弗·福克斯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北约内部问题很多,导火索是特朗普,其奉行的“美国优先”与北约“人人为联盟,联盟为人人”的宗旨相背。另一方面,外部形势在变,中国崛起,俄罗斯复苏,许多北约国家希望与它们加强合作,北约已无法单方面维系自己的最大利益。

有分析称,世界已经发生巨变,迥异于北约为其冷战胜利洋洋自得的上世纪90年代。美国《时代》杂志评论说,北约面临着一些严重的生存问题,过去20多年,由于北约失去了明确的敌人,已经步履蹒跚。德国《世界报》称,刚刚结束的北约峰会通过提高成员国的花费发出“团结”信号,但大家没有讨论未来的战略,而是指望国家单边主义,“这可能是北约70年来最大的转变”。

未来不再唯美国马首是瞻?

去年底,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发现,对美国总统将“在世界事务中做正确事情”,从奥巴马到特朗普,德国人的信心下降了76%,法国下降75%,加拿大下降58%,澳大利亚下降52%,英国下降51%。

有分析称,如果特朗普实现连任,美国的盟友可能将不再视美国为可靠伙伴。伦敦大学全球政治学学者布莱恩·克拉斯近日在美国《华盛顿邮报》上撰文说,美国的海外声誉已经遭受毁灭性打击,只要看看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峰会期间精心编排的舞蹈中避免与特朗普成为舞伴就能知道。

美国《新闻周刊》认为,长远而言,欧盟如进一步一体化甚至建军,其对美国的依赖渐少,北约存在的必要性亦将减弱。即便北约不因此而解散,美国为主、欧洲为辅之形势亦将有所逆转。只是,欧洲增强战略自主权,是美国人想要的结果吗?

“虽然特朗普提出很多刁难,但美国不会放弃北约。北约是美欧之间的安全纽带,是美国全球战略的一个工具,美国通过北约在安全上控制欧洲,从而打造所谓的西方阵营。”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特朗普政府仍然对北约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就欧洲而言,至少短期内,北约是难以替代的。

其实,马克龙的“脑死亡”诊断引起巨大争议,一个潜在问题出现了:如果欧洲打破安全僵局,美国不再是北约的“头脑”,那么北约的“新大脑”是谁?奥利弗·福克斯认为,以德国目前对战略的思考和外交能力,还做不到;英国是美国最亲近的盟友,但脱欧让其威望不再;马克龙的雄心最大,但跟随者少,尤其他与莫斯科有比较近的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北约伦敦峰会最后的宣言提及中国,引发有关北约“制造新对手”的议论。崔洪建认为,北约有这个动向,但没有成为现实,北约内部存在明显分歧。“未来北约最重要的目标或许不是俄罗斯,不过也很难转移到中国这里来。”

“特朗普总有一天会离任,埃尔多安最终也会离开,但欧洲邻近中东和北非的地理位置意味着,只要这两个地区的政治和社会动荡不断,国家安全就将是其首要任务。”《时代》杂志称,展望未来,北约将显得不那么重要和有能力,但如果需要一起行动,它就不会被扔进历史垃圾堆。一个更加软弱的北约不意味着西方的末日,但它是西方继续陷入全球地缘政治衰退的一个标志。

【环球时报驻比利时、德国、美国记者 方莹馨 张梦旭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邵一佳 丁雨晴】

相关新闻
北约已沦为少数国家攫取利益的工具 深陷困境

北约已沦为少数国家攫取利益的工具   记者 丰家卫   刚刚落幕的北约70周年峰会分裂空前。   争吵从峰会前夕就开始,法国总统马克龙一句“北约‘脑死亡’”引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马克龙、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马克龙之间的相互谩骂。峰会中,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等人群嘲特朗普,特朗普撂下一句“特鲁多是‘两面人’”,气得提前回国。如此种种,让北约内部的分裂在...

美媒:“星球大战”计划卷土重来 普京担心美将太空军事化

参考消息网12月7日报道 美媒称,北约、美国和俄罗斯有一个新的竞争和冲突领域:太空。俄罗斯总统普京担心美国和北约在将太空军事化,而俄罗斯的担心不无道理。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12月5日报道,普京4日说,美国把太空视为“军事作战行动区域”,美国太空军的发展对俄...

促北约成员国多掏钱 特朗普扬言采取贸易行动

据“中央社”报道,当地时间12月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美国可能对捐助金额不够多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成员国采取贸易行动。 当地时间12月2日,即将出发赴伦敦参加北约峰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美国为一些“拖欠”军费的北约成员国承担了额外开支,他将在峰会上讨论这个问题。他在白宫说,“这对美国来说不公平,因为我们承担了太多支出。”就任总统以来,特...

北约“团结的大会”开成“分裂的大会” 普京壁上观

一如预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伦敦峰会在喧嚣中开幕,“团结的大会”开成“分裂的大会”。   超出预期,北约各成员国峰会期间不见收敛,斗嘴更甚,激烈碰撞不断上演。“集体冷静”变成“集体情绪失控”。   有媒体描述,西方国家已经习惯特朗普混乱效应,却未料到闯入此次北约峰会“瓷器店”的不只“一头公牛”,而是“很多头”。   准确说,是三位“硬核”总统:...

日本首次参加北约网络军演 日媒:实战意义重大

参考消息网12月4日报道 日媒称,2日,日本防卫省和自卫队首次正式参加了北约主办的大规模网络战演习。   据《日本经济新闻》12月3日报道,包括美国在内的北约成员国等30余个国家和地区参加了代号为“网络联盟2019”的演习。演习地点位于设在爱沙尼亚的控制中心,时间从本月2日至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