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天下 >> 国内  >> 正文

三星堆最后“盲盒”揭盖:价值超越想象!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新华社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经过数月发掘,三星堆最后两个“盲盒”盖子终于打开,7号、8号“祭祀坑”露出厚实器物层,发现数百根象牙、玉器、金器、前所未见的青铜器,复杂程度前所未见,包含的历史信息和价值超越想象。

9月7日,考古人员在四川德阳广汉市三星堆考古发掘现场8号“祭祀坑”内工作。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记者近日来到三星堆祭祀区考古发掘现场,这里的进度和前几个月相比有了很大变化,尤其是面积较大、被专家认为是一组“CP”的7号和8号“祭祀坑”,神秘面纱终于揭开,坑中铺满了象牙、青铜器、玉器等珍贵文物,琳琅满目,层层叠叠,目之所及非常震撼。

据专家介绍,7号和8号“祭祀坑”的特点之一是象牙非常多,7号“祭祀坑”已经暴露出来的象牙已有180根,8号“祭祀坑”已有202根,这还不算埋在下面尚未露出的。

“尤其在坑中央的部分,象牙有好几层,几乎是密不透风的,下面什么器物都看不到。”负责7号“祭祀坑”发掘的四川大学教授黎海超说。

黎海超介绍,7号“祭祀坑”还有一个特点是玉器多,其中包括玉璋、玉凿、玉斧、玉瑗等,琳琅满目,美不胜收。“满满的一层几乎都是玉器,数量让人震惊。”

9月2日,在四川德阳广汉市三星堆遗址,考古人员在7号“祭祀坑”内清理“玉板”。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甚至还有好几件前所未见的玉器。其中一件还未完全出土的葱绿色“玉板”很有特色,看起来它镶嵌在一块镂空的青铜网格之中,形态非常罕见。商周时期称青铜为“吉金”,黎海超说:“这件首次发现‘金镶玉’,还需要进一步发掘确认最终形态。”

此前与其他“祭祀坑”同时发掘的8号“祭祀坑”是目前唯一有厚实灰烬层的,考古学家们花费了长达4个月的时间来清理,从灰烬里清理出3000多片青铜器碎片、280多件玉器、超过360件金箔器等。

在参观者看来,表层的碎片似乎有点可惜,价值不高。但专家们认为,这些碎片对研究当时的祭祀文化、流程具有很高价值,而且数量较大,经过修复也能惊艳亮相。

负责8号“祭祀坑”发掘的北京大学副教授赵昊告诉记者,一些大型青铜器在象牙层的表面开始露出来了,其中一件神坛造型之复杂,内容之丰富,就连考古学家都感到震撼。

这是9月2日在四川德阳广汉市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8号“祭祀坑”拍摄的青铜神坛局部。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太奇特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给它定名。”赵昊说。

根据赵昊描述,这件神坛与1986年三星堆发现的神坛完全不一样,因为神坛还未完全出土,目前只能看到局部,已经露出了三层正方形台基,台基上有姿势迥异、大小不一的青铜人像造型,有的身着飘带彩衣、翩翩起舞,有的小腿布满文身、肩扛祭品……神坛上还有一只戴着“项圈”的神兽。

这是9月2日在四川德阳广汉市三星堆考古发掘现场8号“祭祀坑”拍摄的青铜神兽。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这件神坛旁边还有一只目前发现最大的三星堆“神兽”,相当于成年的柯基犬大小,大眼宽嘴,细腰粗腿厚臀,看起来非常可爱。神兽头上的独角还顶着一个平台,平台上站立着一个青铜立人。

“为什么说神坛很重要?它不只是一个单独的器物,更重要的是它描绘了一个祭祀场景,代表着三星堆的人对于世界的理解。”赵昊说。

此外,8号“祭祀坑”还发现了见证中原文明和古蜀文明交融的朱砂彩绘青铜尊、面部彩绘的青铜人头像等。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冉宏林介绍,目前7号和8号“祭祀坑”也只是刚刚揭开“盖子”,更多精彩文物尚待揭晓,好戏还在后头。(记者:童芳

(来源:新华社)

相关新闻
三星堆最后“盲盒”揭盖:象牙、玉器琳琅满目【组图】

考古人员在四川德阳广汉市三星堆考古发掘现场8号“祭祀坑”内工作(9月2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在四川省德阳市广汉市三星堆遗址,考古人员在7号“祭祀坑”内清理“玉板”(9月2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曦 摄   这是在四川德阳广汉市三星堆考古发掘现场8号“祭祀...

从三星堆到金沙:展现中国上古精神世界的知识图景

从三星堆到金沙:展现中国上古精神世界的知识图景   【专家论坛】   四川广汉三星堆新发现祭祀坑的考古发掘,让世人再次感受到中国考古学在新时代的巨大成就和感染力。与举世闻名的三星堆遗址共享盛名的,还有坐落在今成都市城西的金沙遗址。金沙遗址是三星堆文明的延续与发展,具有许多和三星堆文明相同的文化因素,共同形成了中国西南早期青铜文化的基本风貌。...

三星堆遗址4号祭祀坑已发掘完毕 出土陶器或与祭祀有关

三星堆遗址4号祭祀坑已于近期发掘完毕,共出土1149件文物,其中包含了395片陶片。三星堆遗址4号祭祀坑发掘负责人、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助理馆员许丹阳介绍,出土陶器或与祭祀有关。   据介绍,包括1986年发掘的两个祭祀坑在内,三星堆遗址8个祭祀坑出土的陶器总体数量稀少,且器型单一。仅1986年发掘的1号坑内,有几件尖底盏及其配套器座,除此之外,就是4号坑内最...

三星堆遗址获专门立法保护

四川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闭幕会29日在成都举行,会上表决通过《四川省三星堆遗址保护条例》。   三星堆遗址是古蜀文明的重要标志,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起源和发展脉络、灿烂成就的重要实证。2020年9月,三星堆遗址被纳入首批国家文物保护利用示范区创建名单;2021年1月,四川省委、省政府成立了四川广汉三星堆国家文物保护利用示范区创建工作领导小组,...

几代考古人砥砺前行 “揭晓”三星堆

三星堆新发现6个“祭祀坑”出土一千余件重要文物的消息,让三星堆又一次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截至目前三星堆遗址已出土数万件文物,发现了城墙和大型宫殿建筑基址,不仅确认了三星堆及其代表的古蜀文明的重要价值,更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生动实例。   三星堆考古的重要成就,是我国经济社会不断向前发展的成果,也是几代考古人一铲一铲、青灯黄卷、接续努力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