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天下 >> 国内  >> 正文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www.taihainet.com 来源: 环球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港版国安法”呼之欲出,让许多“港独”分子预感时日不多,于是有的弃保逃亡海外,有的忙着转移资产准备移民,还有的开始就地“绣红旗”忽然爱国,但仍然有一些苟延残喘、上演末日疯狂的,甚至把黑手伸向了校园。以“打国际线”“我最棒”自居的“港独”组织“香港众志”,其头目黄之锋、郑家朗就是这样的恶魔。

“毒童新魔”——郑家朗

6月7日,香港众志副主席、“中学生行动筹备”平台发言人郑家朗在facebook发帖,叫嚣国家在香港设立国安机构,在香港教育中加入国家安全内容,是“以严刑峻法规限港人的思想自由”,同时造谣称“在国安法下,可以预见政权对教育的干预更加无孔不入,凡是当权者觉得碍眼的都足以入罪,学生教师命悬一线,学术自由荡然无存”,鼓动在校学子“决不能置身事外”,并表示6月8日至13日,“中学生行动筹备平台”将在香港各区设立街站,蛊惑香港中小学生积极参加6月14日“公投”。

“港版国安法”打击的对象,中央已说的非常明白,主要是针对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等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以及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针对的是极少数人。可在郑家朗的口中,怎么就成了“觉得碍眼都可以入刑”的”严刑峻法“?

在香港教育中加入爱国内容,是为了加强学生对国家观念与国民身份的认同,防止“港毒”污染校园空气。这种关怀和保护之举,是让“教师学生命悬一线”?恐怕应该是黄之锋、郑家朗及其港毒“黄师”,担心“潮水褪去”失去掩护,陷入“裸泳”受到严厉制裁而“命悬一线”吧?!

还有那个“公投”,实属于一无宪制性法律依据,二无法律效力的“双无产品”。更何况以“成功标准”为“1万名中学生的有效票,并有六成赞成票,就筹备罢课” 的所谓“民意”来反对“港版国安法”,数量上根本没法和300万香港市民签名拥护“港版国安法”的真正民意相比!

其实,郑家朗也知道这些都是烟雾弹、障眼法,搞不成啥大事。他的本意只是借此吸眼球、博出位,让美国粑粑注意,好走一走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等人的老路,以得到主子的赏识,兴许能混个名校上上,赚点美元花花!

真是白日做梦容易碎。6月7日当天阴谋一出,郑家朗就遭到特区政府的严厉谴责。不知悔改的郑家朗一意孤行,他一边安排人在备受学生青睐的“照片墙”软件中大肆散播煽动口号,一边继续“键盘革命”。

6月8日,他声称联络到“二百万三罢联合阵线”将于6月14日进行“罢工罢课公投”。

6月11日,他妄称相信“学生愈打压愈顽强”,同时表示“有信心公投将取得至少1万名中学生的有效票”。

6月12日下午,眼见天气预报说6月14日的乱港“公投”,可能被台风“鹦鹉”吹走,郑家朗发帖通告“罢工罢课联合公投延期至6月20日”,同时以“两办及政府党媒一齐出声批评罢工罢课公投,更加证明中共对公投非常关注,我们一定要更多人参与,展现决心”而自欺欺人,并怂恿大家不要退缩。

可是预告的台风并没有说的那么强悍,不甘寂寞的郑家朗于是怂恿几个“炮灰”当晚去香港东角道站街,结果中学生“手足”没招来多少,倒是让香港警方快速反应,当场没收反动文宣物资,拘捕了三名乱港分子!悻悻不已的郑家朗,无奈之下伙同毒果日报“碰瓷”港警,乱叫抓捕行动过于粗暴。

更为讽刺的是,面对特区政府、教育界以及国务院港澳办、中联办的严正警告,郑家朗竟然将其作为“业绩”四处炫耀,并声称截止6月15日,8天内6次被中央及特区政府“点名”,感觉就如受到“轮奸”一样爽!真是脑子与节操都碎了一地。

“害童生意精”——黄之锋

“小弟”郑家朗上蹿下跳的表演,让忙着撕扯毒果日报刊登“难忘反国教报道黄之锋打国际线靠《苹果》”稿件,是想借机”抢走“香港众志“潜在捐款的“生意人”黄之锋,又看到了“商机”,他一边卖力转发,一边各种恬不知耻地向美国粑粑示忠。

6月14日,眼见郑家朗的祸乱行径已招致国务院港澳办点名批评,达到了预期的“宣传效果”,黄之锋赶紧在facebook发帖文“被国务院港澳办点名的第五人 —— 郑家朗”来蹭热度。

帖子回顾了郑家朗的“成长史”,对郑家朗在自己缺位时“主动担当”,积极组织“手足”发起联署、出席公听会等活动,并表现出“有耐心”等“优点”进行了点评,同时话锋一转,把大篇幅放在展示自己的“功劳”上,大讲去年“修例风波”即使自己被收监、身陷囹圄,却还是忙于开拓“国际线”,并晒出近期“功劳簿”,声言“同步拓展国际线、新媒体、囚权和维持各种社运议题推进”。

黄之锋的帖文意思很明白:郑家朗是我“小弟”,是我一手扶持成长起来的,我才是“香港众志”真正的老大;郑家朗主导的“罢课公投”只是“香港众志”系列乱港行动一个小插曲,另外还有“国际线”、“新媒体”、“囚权”、“社运”等等大手笔都是我在组织运作,我黄之锋才是“统管全局、劳苦功高”;我曾吃过几个月牢饭,而郑家朗仅是被罚款一千元,这点“毛毛雨”怎能和我蹲大牢的“功勋”比!

黄之锋引以为豪的“国际线”推进的怎么样?卖力吹捧德国,妄图让其对中国进行制裁,结果德国外长马斯称黄之锋的政治立场“包含了分离主义倾向”,这与德国政府的对华方针不符;“碰瓷”韩国总统文在寅,奉承人家“对人权和民主的理解比任何人都要高”,结果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黄之锋隔空通过节目向韩国总统文在寅喊话

“新媒体”呢?也不过就是每天发几则帖文,或是搞搞视频直播,带着几个小弟智障一样的胡言乱语,抑或是街头搞个被大风随时吹走的牌子,把自己河童的标准照放在上边?能成啥气候?!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新闻
荼毒“花蕾”为哪般?香港众志的“手足生意”

“港版国安法”呼之欲出,让许多“港独”分子预感时日不多,于是有的弃保逃亡海外,有的忙着转移资产准备移民,还有的开始就地“绣红旗”忽然爱国,但仍然有一些苟延残喘、上演末日疯狂的,甚至把黑手伸向了校园。以“打国际线”“我最棒”自居的“港独”组织“香港众志”,其头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