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天下 >> 国内  >> 正文

一名返乡硕士的山区“茶园梦”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新华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四月,青翠的八户山,戴着斗笠的茶农们穿梭在茶园里,十指翻飞,说说笑笑。忙碌的人群中,一张白净的娃娃脸格外显眼。那是村里的年轻人——不在省城当白领却回山里采茶的贾茜。

  这是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维新镇古城堤村。村里有座八户山,主峰海拔约900米,三面环水,云雾缭绕,山顶有一大片茶园。

  2018年,30岁的贾茜回老家过年。这位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的硕士,已在长沙一家银行工作了5年,晋升主管。她和家人去八户山拜访老友王建国,第一次见到了这个茶园。

  两间矮小破旧的土砖房,上面挂着一块牌子,写着“石门县金仙阳茶叶专业合作社”,房里连椅子都没有,无处落座。负责人王建国说,合作社办了10年,茶却没走出过大山。

  令人心醉的茶园,也令人心疼。贾茜的心,留在了山上。

  没过多久,她辞职了。

  她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想回老家做些事。”

  石门县地处武陵山脉东北端,偏远且海拔高,有“湖南屋脊”之称。这里的气候、光照、土壤等都适合种茶。

  “业内有句话——高山云雾出好茶。可我来了一看啊,很灰心。”53岁的湖南农学院(现湖南农业大学)毕业生王建国,2007年来到八户山种茶。他记得,当时山上没有水泥路,物资靠骡子运,老百姓到代销店买东西要赊账,收了农作物才有钱还。

  王建国还是留下来了,因为舍不得这里优良的天然环境。他带头建立了合作社,带着农户们稳扎稳打,竟也艰难地发展起来,还在2016年成立了公司,打理着1200多亩茶园。

  公司刚成立那几年,石门县的脱贫攻坚战打得正酣,于2018年脱贫摘帽。眼看着八户山路通了,水也通了,公司发展却遇到了瓶颈,销路总是打不开。

  贾茜就是这时出现的。面对平均年龄超过50岁的股东们,这个年轻人直言不讳:“包装老气,又不做宣传,别人都开网店了,咱还靠‘口口相传’,怎么卖得远嘛。”

  就这样,她带着全部积蓄和新思路,像一股新鲜血液一样注入公司。今年4月,又当了法人。

  不懂茶,就泡在茶园,跟着茶农谦虚地学;没销路,就抱着茶叶,一家家敲门做推广;名声小,就到县里打广告,也发朋友圈“九宫格”;效率低,就引进更现代化的机器提高产能……贾茜下定决心,要改变“茶在深山人未识”。

  王建国不会用电脑,玩不转年轻人的“套路”。可无论贾茜怎么干,他都带着一帮老哥们全力支持,因为好效果已经有了——今年采茶季,上山游览、买茶的人,比去年同期翻了近两番!

  这意味着,茶农们能赚更多钱了。公司48名员工中,有19人是建档立卡贫困户;村民们以土地入股,每年都能分红。“茶叶卖得好,日子就会越来越好!”王建国说。

  这几天,贾茜正盘算着给茶产品换个时尚的包装,还要印上二维码,手机一扫,就能看到采茶、制茶全流程。

  在更远的未来,她还有更大胆的“茶园梦”——

  当年,矮砖房留不住客,是辞职回乡的初心源起。贾茜想在山上建个茶文化体验中心,再建个民宿,这样游客来了能住下。“我想让更多人知道,这里有最美的人间四月天。”(新华社记者袁汝婷、谢樱

相关新闻
一个深山村是怎样破解产业空虚与交通不便难题的?

2014年,大巴山深处的金岩村被列入重庆市级深度贫困村时,两大难题摆在城口县鸡鸣乡扶贫干部面前。   一是产业空虚:村民地里种的是玉米、土豆、红薯,卖不上钱;二是交通不便:一条4米宽的挂壁土路,运货主要靠骡马,骡马坠崖是常事,运货下山,每公斤运费就要2.6元。   高昂的运输成本,对发展产业提出了挑战。“只能搞经济价值高的产业,否则不划算。”金岩村...

西和半夏:从旱地“杂草”到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

第一次“邂逅”半夏时,吴均平从没想过,这种长在旱地上的“杂草”会改变自己和家乡的贫困命运。   吴均平的家乡位于甘肃省陇南市西和县,这里山大沟深,却也是中药材半夏生长的天然乐土。半夏原是田间地头常见的旱地“杂草”之一,因其块茎入药具有止咳化痰等功效被中药方剂广泛使用。   36年前,正是“杂草”半夏让吴均平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那时他刚做药材生...

山东菏泽:脱贫路上“一个都不能少”

光明日报记者 赵秋丽 李志臣   “大家间隔1米,排好队,按顺序一个个测量体温,登记信息。”山东省在菏泽市东明县焦园乡一号村台上,工人们测温登记后,马上进入工作状态,上百台工程车来回穿梭,一派繁忙景象。目前,菏泽市28个黄河滩区脱贫迁建村台已经全部复工。   黄河滩区边塔吊起落、扶贫车间里热火朝天、产业基地内生机盎然……一派繁忙景象,菏泽干部群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