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天下 >> 国内  >> 正文

遭割颈阿Sir一家的艰难与坚强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新华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新华社香港12月2日电 题:遭割颈阿Sir一家的艰难与坚强

  新华社记者郜婕 张雅诗

  “其实差一点点,我的两个孩子就没了爸爸。”

  警嫂阿梅(化名)说这话时,丈夫阿力(化名)遭暴徒割颈的事已过去一个半月,但她仍止不住后怕,强忍眼泪。

 

  “我怎么也想不通,他(施袭暴徒)为什么要这样伤害一个人。我先生身为执法者,只是去做应该要做的工作。”

  10月13日,星期天,黑衣暴徒在香港多处肆意破坏。阿力与同事奉命到港铁观塘站处理一宗刑事毁坏案件。他们准备离开时,一群黑衣人尾随叫嚣。人群中突然伸出一只持刀的手,直刺阿力颈部。

  阿力回忆称,发觉右后方有人戳了一下他的颈部,回头看见一只拿着武器的手,于是上前制服那个人。那一刻,他没觉得痛,更不知道自己伤得严重。直到将袭击者制服,他才发现地上有很多血,他的上衣也被血浸湿。

  看到身边的同事表现紧张,阿力猜想自己伤势严重。到了医院,医生的诊断证实这一点:他的右颈被割开一道深5厘米的伤口,颈静脉和迷走神经切断。

  “差一点点就伤到大动脉”

  事发时,阿梅正在家准备晚餐,突然接到另一名警嫂来电,得知阿力所在冲锋队一名警长受伤。她立即给丈夫打电话,没人接听;发信息,没有回复。

  10分钟后,阿梅接到丈夫同事的电话,证实丈夫受伤,正送往医院,顿觉头脑“一片空白”。

  “我当天没有看新闻,不知道什么情况,只知道他颈部受伤。”她说,她请母亲帮忙照顾孩子,自己匆忙收拾丈夫可能需要的东西,慌乱中“不知道收拾什么好”。

  赶到医院,阿梅看到丈夫被多名医生围住,等待手术。“他望向我,想跟我说话,但是声音很小。”回想那一刻,阿梅声音颤抖。

  手术成功,静脉和神经线重新接上。此后几天,阿力待在重症监护室,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痛楚。

  他回忆:“我双手被绑住,因为医护人员担心我会抓到伤口。医生用吗啡帮我止痛。药效过后,那种痛我不知道怎么形容。”

  经历痛楚,阿力仍说自己“好彩”(意为“幸运”)。“医生说静脉、动脉和迷走神经是一组,庆幸的是我只是静脉和迷走神经断了。如果连动脉也断掉,伤势会更严重。”

  如果颈动脉割断,性命可能难保。这样的“如果”,阿梅不敢想。她说:“医生说过,差一点点就伤到大动脉……现在是不幸中的大幸。”

  “要确保队员齐齐整整离开”

  阿力从警20多年,不是没遇到过险情,但这次成为一名仇警中学生暴力袭击的目标,出乎他意料。

  他说:“我遇袭前,觉得香港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因为警察就应该维持治安、执法,无关政治。对这次袭击,我感到无言。”

  对于袭击他的那名18岁男子,阿力说,他不觉得愤怒,只是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几个月,有些大学生、中学生用很暴力的手段袭击警察、市民,破坏商铺。我觉得香港的教育出了问题。”

  在他看来,很多污蔑警方的谣言犹如“天方夜谭”,而有些年轻人竟会相信。“一个接受了这么多教育的人,应该有独立分析能力。我不明白有人会相信这些。现在香港社会出现太多歪理,而且有传播力,这是不好的风气。”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新闻
艰难起飞的轻型战斗机

8月26日,瑞典萨博航空集团公司宣布,为巴西空军研制生产的第一架JAS-39E“鹰狮”战斗机首飞成功,后续测试完成后将交付。据悉,此次巴西空军共采购36架“鹰狮”战斗机,均是“鹰狮”家族的最新改进型,这也是近年来这款高性能轻型战斗机在国际市场上的一次难得“露脸”。 轻而不弱 现代空战装备中,轻型战斗机被认为“相对较弱”,无论航程、载弹量还是雷达尺寸,甚...

价格超出大众支出预期 中国低空旅游艰难“起飞”

随着一架红色罗宾逊R44直升机载着游客腾空而起,湖北武汉后官湖低空游正式推出;山西大同低空旅游项目对外发布,10位市民登机体验,从空中鸟瞰家乡美景;在四川罗江低空旅游首航仪式上,为了致敬劳动者,两名环卫工被选作代表去“换个角度看世界”……近段时间密集发生的这一系列新闻,让“低空旅游”猛烈地撞进了公众的视线。   所谓“低空旅游”,是指人们在低空...

江宜桦扶正 吴敦义获利最大、朱立伦处境艰难

台海网2月4日讯 江宜桦扶正接任“阁揆”后,最让人感兴趣的,恐怕是探究国民党中生代权力接班的问题。这场在年前引发的人事异动,不但牵动明年的“六都”选举,也关乎2016年的“总统”大位,从目前情况看来,在蓝军最获民心、最具声势的新北市长朱立伦,反而面临了最艰难的处境,该如何突围?考验他的智慧。   据今日新闻网分析报道,江宜桦接任“阁揆”,是马英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