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天下 >> 国内  >> 正文

大山深处的脱贫“突围战”——来自青海玉树囊谦县的一线调研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光明日报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光明日报记者 李慧 尚杰 张燕 万玛加

  驱车行进在青海玉树巴塘草原的214国道上,一座座风景各异的大山从两侧掠过,高耸入云的垭口和山脊、攀绕于半山腰的柏油路,诠释着海拔高和距离远给这片土地带来的发展障碍。高寒、缺氧、基础设施滞后、公共服务不足,让囊谦成为深度贫困的代名词。

  发展机遇和资源优势并存——这里是三江源自然保护区腹地,曾是玉树历史上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历史上茶马古道、唐蕃古道、古盐道的重要节点。

  现实困难和脱贫挑战巨大——这里南接横断山脉,北临高原主体,境内大小山脉纵横交错,山高沟深、环境恶劣、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的自然条件让囊谦成为脱贫攻坚战的“坚中之坚”。

  几年间,这片高原发生了哪些变化?在脱贫攻坚中又面临哪些困惑?记者为此进行了一线调研。

  产业发展后劲从哪里来——

  产业园建起来了,后续营销管理需要新思路

  位于囊谦县城东南部的扶贫产业园,两座高大的厂房拔地而起。厂房一侧,投资900多万元的现代化研发中心已经建成。展示中心大厅里,青稞制品、黑陶工艺品、藏香、藏酒、民族服饰……各种产品独具地域文化特色。

  “产业园于2017年建成,目前已有12家企业入驻,共生产6大类产品,对特色产业的发展和带动脱贫起到了关键作用。”囊谦县扶贫局副局长桑周介绍。

  囊谦县吉曲乡山荣村古陶器遗传工程中心就是其中的一个入驻企业。“原来,遗传中心设在距离县城近百公里外的山荣村,产品运销不便。搬到产业园,生产储藏条件好了,产品外销也更加便利。”山荣村古陶器遗传工程中心负责人才交仁曾介绍。

  拉坯、晾晒、修整、压光、绘制,22岁的白玛央措学习黑陶技艺已有五年时间,她和弟弟一同在产业园从事黑陶制作工作。“每天早九点上班,晚七点下班,月收入在3000到4000元。”白玛央措说,藏黑陶制作技艺不仅是囊谦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瑰宝,也是当地手工艺人重要的生计来源之一。

  而在黑陶制作技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白玛群加看来,囊谦黑陶产业要实现更好的发展,不仅要注重技艺传承,更需要创新产品设计。

  “囊谦的黑陶产品已经在业界小有名气,多次参加国内国际比赛并斩获大奖。我们制作黑陶不仅是为了发展产业获得回报,而且是要把这项民族传统文化传承下去。”白玛群加说。

  和白玛群加有着同样想法的是43岁的企业负责人才丁。一看有外地人来,他连忙迎接,递名片、推销产品。

  这位囊谦县尕羊乡迈麦村的致富能人,注册成立了一家地方土特产公司,目前以生产藏香为主。“现在开发有6个品种,大小型号的都有,还有专门的礼品套装,以及车用的香包、香囊。产品质量没的说,就是市场仍有待开拓。”才丁说。

  “目前扶贫产业园的企业以农民专业合作社和中小型企业为主,缺乏龙头企业带动,产品创新能力不足,设计包装营销人才匮乏成为制约产业做大做强的重要因素。”桑周分析说,正是这三大因素导致产业园面临产业选择难、对外销售难、后续发展难的问题。

  有了产业,脱贫才能有根基。为促进特色产业发展,2018年囊谦县全县产业扶贫项目总投资2亿元,重点实施了以到户产业、旅游扶贫、生态畜牧业发展和特色农业为主的产业项目,受益群众3万余人。

  “然而,在目前群众的增收结构中,大部分依然来源于国家政策支持。让产业做大做强,还要依靠创新的思路、高水平的人才、先进的管理经验来推动,为农业注入现代科技力量,为产业发展构建科学体系支撑。”囊谦县扶贫局局长郭晓荣说。

  教育扶贫难题如何破解——

  不仅要“有学上”“有教师”,还要“上好学”“教得好”

  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滚滚江水。车在泥泞的土路上爬行,从囊谦县城出发一个多小时后,记者到达了囊谦娘拉乡中心寄校。

  教学楼、宿舍楼整修一新,澡堂、卫生室、标准化操场正在建设中。“目前学校的硬件设施比较完善,除了本地区的学生,还吸引了西藏地区的100多名孩子就读。”33岁的校长尕玛土丁说,在乡里任教10年,近几年是学校硬件设施改善最快的时期。

  硬件不断在改善,学生年年在增加,但教师的数量却明显跟不上。“现在全校362个学生,一到六年级8个教学班一共有14个专任教师,每名老师要带两门主课,一些老师甚至要跨年级带课,工作量非常大。”尕玛土丁说。

  娘拉乡中心寄校的情况,折射出囊谦县教育的发展现状。

  在囊谦县城东南部、扎曲河畔,一个占地450亩的现代化教育园区正如火如荼地建设中。当地人习惯称之为“三四五六教育园”,因为教育园区涵盖了囊谦第三民族寄宿中学、第四完全小学和玉树州第五寄宿制民族高级中学,还有正在规划建设的香达镇第六幼儿园。

  “园区建成后,在囊谦‘有学上’的问题将得到全面解决。”囊谦县教育局长西然多杰说,尤其是总投资1.3亿元的玉树州第五寄宿制民族高级中学建成后,将成为囊谦县境内第一所高中。这意味着,学生们不必再奔走150多公里到州上甚至更远的地方读高中。

  脱贫攻坚战打响之后,囊谦县举全县之力抓教育扶贫,不断改善办学条件,让更多的孩子走进校园接受义务教育。数据显示,目前囊谦县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98.7%,初中毕业生升学率达96.43%,十五年免费教育和贫困家庭大学生、中高职学生资助覆盖率达100%。

  “29所义务阶段学校、在校生15820人、789名在编教师和260名聘用教师、99个‘大班额’,23个‘超大班额’……”作为一名已经在教育战线奋战了25年的“老兵”,西然多杰对囊谦的教育情况可谓了如指掌。数据背后,师生比失衡、教师资源不足、教育质量亟待提升的难题也凸显出来。

  与日益完善的硬件设施相比,教师资源缺乏和教育水平不高等“软实力”的不足,成为制约深度贫困地区教育发展的重要因素。“教师数量少、专业素质不高,教师队伍结构不合理、不稳定,严重影响了教育水平的提升。”西然多杰坦言。

  为了破解教师短缺难题,囊谦县财政拿出一半财力用于教师聘用,光明日报等定点帮扶单位也通过推进“互联网+教育”提供优质在线教育资源,常规化开设网络双师课堂,弥补当地教师力量不足短板。为破解牧民子女幼儿园“入园难”的问题,囊谦县还创新通过幼儿园“走教模式”,让更多孩子享受更优质的学前教育。

  “仅仅依靠囊谦本地的小财政来保障教育的大民生,困难很大。要实现‘上好学’的目标,需要在增加教师编制、资金支持上加大对深度贫困地区的支持力度,让深度贫困地区的孩子共享教育机会和教育资源。”西然多杰说。

  “造血”能力提升怎样实现——

  学会一种技能,带富一个家庭

  “觉得为时已晚的时候,恰恰是最早的时候。”在囊谦县慈行职业培训学校,门前牌匾上用汉藏双语书写的宣传语颇有深意。

  走进培训学校二楼,服装设计、烹饪技能、机械手工,各个教室里,教师和学员都在紧张忙碌着。“服装设计技工正在为县一中的学生们设计校服,烹饪技师正在指导学员学习特色藏餐制作。目前培训中心共有从16岁到45岁的学员87人。”培训学校负责人阿周介绍。

  新技能,为贫困户打开了新的就业之门。36岁的贫困户南加措玛就体验着这种变化,并从一名学员成长为培训学校的烹饪教师。

  以前,家在囊谦县吉曲乡改多村的南加措玛仅靠种地谋生,家中有两个孩子、年迈的婆婆、智障的丈夫需要靠她一个人供养,收入微薄。“如今,在培训学校一月收入5000元,家也搬到县城,孩子上学问题也解决了,生活更加稳定。”南加措玛露出欣慰的笑容。

  如期完成脱贫攻坚任务,离不开外界的支持帮助,更离不开贫困户自身脱贫动力的提升。从“输血”到“造血”,是一个发生质变的过程。

  培训一人、就业一人、脱贫一户。作为囊谦县的重点精准扶贫项目,慈行职业培训学校自2016年8月建成以来,在贫困户职业培训上不断发力,2017年到2018年共培训学员1130人。今年将再拿出1000万元,用于贫困户职业培训。越来越多的贫困户走进培训中心大门,并在这里获得一技之长。

  “学员就业面临的还是市场问题。为了拓展就业门路,囊谦计划在每个乡建一个摩托车修理店、补胎店、理发店。如果能再建立一个大型服装制造厂,贫困户的就业就将更有市场了。”阿周期待着。

  培训中心不远处,在青山绿水掩映中,崭新的异地扶贫搬迁村落已经建成。“这里的村民从40公里外的巴扎乡也巴村搬来,共有158户。住房标准按照一人25平方米、两人50平方米、3人80平方米、6人96平方米、8人以上126平方米的标准进行分配。”囊谦县副县长永江说,更为重要的是,为确保贫困户不仅“搬得出”还要“留得住”“能致富”,我们还督促贫困户每户学一门技能,从而帮助他们更好地实现就业。

  “眼下,囊谦县已经进入脱贫摘帽、绝对贫困‘清零’的最后攻坚阶段,作为贫困人口多、贫困程度深、贫困面广,全州乃至全省脱贫攻坚‘难中之难’‘困中之困’的地区,全县上下将以‘耽误不起’的责任感和‘懈怠不得’的紧迫感,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去破解,一户一户去攻克。攻坚路上一个都不能少、一项都不能丢、一步都不能迟,确保如期实现全县脱贫摘帽。”囊谦县委书记张琨明说。

  《光明日报》( 2019年08月03日 01版)

相关新闻
服务“三农”,助力脱贫,咱们农民自己的频道即将开播!

7月29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在梅地亚中心举行CCTV-17农业农村频道试验播出新闻发布会。CCTV-17农业农村频道将于8月1日试验播出,并计划在9月23日第二届中国农民丰收节当天正式开播。 △发布会现场   全新开播的CCTV-17农业农村频道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十九大精神...

苗山脱贫影像志——乌英苗寨的“娘子军”

部分参与乌英苗寨河堤修筑工程的妇女在劳动间歇合影(7月2日摄)。   乌英苗寨位于黔桂交界的大苗山深处,共有140户600多人,其中100户属广西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杆洞乡党鸠村,40户属贵州省从江县翠里瑶族壮族乡南岑村。这里地处偏远,山多地少,目前寨子里还有59户贫困户。  ...

科学家程积民扎根固原40年 带动30万贫困户脱贫

程积民在宁夏云雾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查看植被生长情况(6月18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新华社西安7月28日电 题:白发换青山 花甲槿正荣——农业科学家程积民扎根宁夏固原40年守望“平凡”   新华社记者沈虹冰、姚友明   宁夏固原云雾山区,绿意盎然。   64岁的西...

陕甘青宁四省区六盘山片区累计完成脱贫113万人

新华社银川7月24日电(记者张彬、杨稳玺)记者从24日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召开的六盘山片区政协精准扶贫交流推进会第五次会议获悉,六盘山片区脱贫攻坚已取得了决定性进展,截至2018年年底,陕西、甘肃、青海、宁夏四省区六盘山片区共完成脱贫113万人。   其中,陕西片区脱贫26.65万人,贫困发生率下降到3.18%;甘肃片区脱贫58.12万人,贫困发生率下降到6.62%;青...

五年来新疆累计231万贫困人口脱贫 多村发展乡村旅游致富

2014年-2018年,新疆全区累计实现58.87万户231.47万贫困人口脱贫、2131个贫困村退出、13个贫困县摘帽,2019年将确保实现60.61万人脱贫、976个贫困村退出、12个深度贫困县摘帽。   当前,乡村振兴战略是新疆三项重点工作之一。   6月下旬,“新时代·幸福美丽新边疆·新疆是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