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天下 >> 国内  >> 正文

用户退押忙“抽身”,ofo抗压不“退场” 共享单车行业将拐向何方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新华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用户退押忙“抽身”,ofo抗压不“退场”——共享单车行业将拐向何方?

  新华社北京12月24日电 题:用户退押忙“抽身”,ofo抗压不“退场”——共享单车行业将拐向何方?

  新华社记者吉宁、鲁畅

  曾经风光无限的共享单车企业ofo近日深陷“退押难”风波——线上线下,千万用户排队等待超过10亿元押金退还,让原本债务缠身、经营困难的ofo背负起更大的现金流压力。

 

  记者梳理发现,从去年底悟空单车“退场”到今年小鸣单车倒闭,共享单车行业“寒冬”持续,一场持续两年的“资本狂欢”似乎已进入尾声。共享单车行业何以急转直下?“最后一公里出行”该如何解决?记者进行了调查。

  ofo退押难集中爆发 千万用户排队等待

  “您当前已排到1320xxxx位,排队期间可正常用车,排序每日更新,将按照顺序依次退款……”这是一位ofo用户在线上提请押金退还后显示的画面。连日来,ofo退押难问题集中爆发,部分用户还陆续赶往ofo位于北京中关村的办公地点现场申请退还。

  记者日前在位于互联网金融大厦的ofo总部现场看到,用户从一层电梯口一直排队至楼外,人数超过200人。有用户表示,需要排队3到4个小时才能见到ofo工作人员,但均被告知无法现场退款。

  对此,ofo相关负责人表示,近日累计有几千名用户到现场申请退押,一些用户接收了网传的“误导信息”,认为现场可以直接退现,实际上从没有现场退还一说。“集中赶来的用户数量在逐天减少。”该负责人说,ofo每天会在统一时间段做线上退押处理,有序退还用户押金。

  记者了解到,ofo押金分为99元和199元两种,保守估计,目前ofo申请退押金的总额已经超过10亿元。

  去年冬天,小蓝单车、酷骑单车就因企业相关负责人失联、押金难退的问题,导致大量用户在公司所在地追要押金。记者注意到,近期北京市多个法院的多个案件中将ofo列入被执行人名单,涉及执行标的超5360万元,被执行信息多达20条。

  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在19日发布的公司内部信中表示,“为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的运营,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

  21日,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表示,正督促ofo畅通退押渠道、优化退押流程,加快线上退押进度,切实保障用户合法权益。同时让ofo公司多方开源节流,增强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

  共享单车怎由“热点”变“雷区”?

  据交通运输部不完全统计,我国已有77家共享单车运营企业,投放约2300万辆共享单车。然而,近一两年来数十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一些企业从“异军突起”到困难缠身,形势曾经一度大好的共享单车为何突然冷场?

  ——重投放、轻管理造成无序发展。业内分析人士指出,一些共享单车企业在短时期内大规模投放抢夺国内市场跑马圈地、进军国际市场,盲目扩张的同时又忽视了产品质量、后期维护、秩序整肃等,不但大幅度增加了运营方的维护和调度成本,对于城市公共管理造成的压力也不断加大。

  根据北京市交通委的车辆监测数据,北京一些区域近一半的共享单车处于闲置状态。今年上半年,有关部门开展为期两个月的占压盲道、散落水渠等车辆专项整治行动,累计清理整治车辆40余万辆。

  ——盈利模式不清造成资金链长期紧张。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18年,市场上的共享单车企业,累计融资额超过260亿人民币,在三年时间全部“烧光”。受访者指出,2018年以来,共享单车项目就很难再获得融资,主要因为共享单车企业运转多年,仍然没有找到有效的盈利模式,只能通过不断“烧钱”维持公司存续,形成了“融资、买车、投放”的固定模式。

  ofo相关负责人表示,受到资金流压力影响,ofo暂时停止了海外市场拓展,在国内的单车投放城市也没有继续扩张。

  ——政策“一刀切”不利于市场竞争。业内人士指出,在共享单车出现乱停放、损坏车辆得不到及时清理等一些问题后,部分地区采取长期的“禁投令”政策,将一些推行免押金、遵守社会秩序的优质共享单车平台拒之门外,形成了对新入场者的限制,造成先入场者的实质垄断地位,不利于市场竞争、优胜劣汰。

  共享单车市场怎样健康发展?

  业内有关专家认为,共享单车行业的良性发展,需要政府部门、企业等多方“共治”,相关监管机构应切实担起监管责任,控制行业的无序发展,监督押金的规范操作;共享单车企业和投资方也应履行义务,做好企业运维服务,切实防范因资金链断裂或挤兑危机等引发相关风险。

  针对共享单车行业存在多头管理的情况,专家建议综合运用法律、制度、技术手段,协调各部门关系,优化规划设计,近期可以通过建立联席会议制度,中长期可以考虑组建高位综合协调机构,构建各部门协作机制,统筹协调各层级、各部门之间关系,协调处理共享单车行业的发展。

  上海交通大学副教授黄少卿认为,共享单车企业的投资方也应履行出资人义务,监督企业运转,特殊情况下应承担主体责任。为完善押金监管机制,可借鉴针对银行等金融机构的监管办法,要求企业缴纳类似风险准备金的保障资金。

  专家同时指出,企业应优化制度设计,加强与相关部门衔接,综合调研投放区域的现状,完善升级单车基础设施,同时制定完善的报废共享单车处置方案,加强后续维修服务跟进,避免造成资源浪费、影响市容环境。

相关新闻
共享单车下半场:摩拜胡玮炜放手 ofo戴威苦苦支撑

本报记者 潘福达 孙奇茹   摩拜被美团点评收购8个月后,曾说“不会离开摩拜”的CEO胡玮炜还是离开了。   昨天,胡玮炜宣布因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CEO职务。至此,摩拜创始团队基本全部退出。   与此同时,负面新闻缠身的ofo仍在挣扎,“卖身”滴滴的小蓝车街头难寻……共享单车看起来正经历着过山车式的急速下坠。   分手 离开并非与美团不和   胡玮炜最终...

ofo“小黄车”可以黄 但共享单车不该黄

【一周焦点】“小黄车”可以黄,但共享单车不该黄   “信任崩塌”“至暗时刻”“没有奇迹”……上周,持续发酵的共享单车ofo小黄车押金挤兑风波进入高潮。17日,ofo发布退押金政策提醒,承诺依序妥善处理好押金事宜,希望广大用户耐心等待。   此前,从9月份曝出退押金难问题之后,ofo一直极力否认,并坚称没有挪用用户押金。同时,ofo采取了多次单方面拉长押金退...

“小黄车”如果破产 押金还能要回来吗?

“小黄车”如果破产,押金还能要回来吗   专家表示:押金所有权属于消费者,不是企业资产,运营公司有义务在合理期限内退还押金   2017年,北京的查先生手机下载了小蓝单车App,支付押金99元。还不到一年的使用时间,他遭遇了乱扣费用、车辆少等问题,直至最终连押金都难以退回,只好放弃讨回押金并卸载App,下载了新的ofo小黄车App,支付了199元押金。   然而...

ofo公司及戴威收到“限制消费令” 不得坐飞机、软卧等高消费行为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消息,12月4日,法院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作出了“限制消费令”,该公司及戴威本人不得坐飞机、软卧等,不能在星级宾馆等场合消费等。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限制消费令   (2018)京7101执294号   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本院于2018年08月31日立案执行申请人杭州货嘀物流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你单位合同、无因管...

ofo出现退押难问题 交通运输部回应:加快线上退押进度

近日,因线上退押困难,大量用户到ofo小黄车公司总部排队现场退押金,今天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表示,ofo小黄车公司出现退押难问题,交通运输部正督促其畅通退押渠道、优化退押流程,加快线上退押进度,切实保障用户合法权益。同时让ofo小黄车公司多方开源节流,增强企业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