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天下 >> 国内  >> 正文

崎岖的中国电竞英雄路:当年没想过以后能靠游戏为生

www.taihainet.com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iG夺冠背后:崎岖的中国电竞英雄路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隗延章

本文首发于总第881期《中国新闻周刊》

“我们战队的成员,打职业比赛前,在学校的学习成绩都很好。”上海世贸滨江花园的iG电子竞技俱乐部中,战队经理苏小落靠在墙上,对《中国新闻周刊》强调这一点。30分钟前,iG俱乐部的选手Baolan,在同一个房间中对记者说,他离开学校那会儿,成绩在全班是倒数。

谁会去在意一个光彩夺目的电竞世界冠军初中时的学习成绩呢?很多电竞行业的从业者在意。他们担心自己战队的成员曾经成绩不好这一点,再一次被人提起,这种谨慎的态度成为了很多玩家的本能。

iG夺冠那一刻,很多网友称,自己不被理解的青春此刻终于被正名。事实上,迄今为止,游戏作为一种单纯的娱乐,那些偶然的认可,只有在将游戏从娱乐属性中剥离出来,披上“教育”或“体育”的外衣的时刻才能拥有。

这次iG夺冠,权威媒体的一则评论先是表示祝贺,随之对“电竞”和“电子游戏”两个概念进行切割,提醒读者“电子竞技”和“电子游戏”不一样,后者依然是要防止“沉迷”的事物。

“我觉得游戏就是一种娱乐。由于社会将它视作洪水猛兽,一些同行会将游戏和教育、体育等比较正面的概念打包在一起宣传。但实际上,如果从中立的角度看,你赋予游戏那么多意义,其实反而说明你认同了那些对游戏污名化的言论。”知名游戏媒体《游研社》的创始人楚云帆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成功之路

“让大家明白电子竞技不是鸦片,让大家可以用正常的眼光来看这个事情,不希望我们变成一个边缘的市场。”iG战队经理苏小落在接受一家游戏媒体的采访时,这样转述王思聪对电竞行业的愿景。

2011年8月2日凌晨,王思聪在一则微博中宣布:强势进入,整合电竞。之后,他收购濒临解散的CCM战队,将其更名为iG。一位电竞行业从业者说,王思聪将旗下选手的收入提高一倍,在他的带动下,国内电竞选手的收入大幅提高。

王思聪入场电竞行业时,这个行业已显露出渐渐成熟的迹象。那些早年因禁令而无法在电视播出的游戏节目,成为了优酷等视频网站的宠儿。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也成为了电竞赛事的幕后操盘者,近年《英雄联盟》最有影响力的比赛,几乎都是由腾讯主办。

那时还在哈尔滨经营律所的苏小落,也嗅到电子竞技行业即将腾飞的气味。一次他在YY平台解说游戏,结识了iG俱乐部的高层,对方邀请他来上海从事电竞行业。他没怎么犹豫,便放弃了从事多年的传统行业,来到上海。

在苏小落看来,2014年到2017年之间,iG一直在做“填空题”。所谓填空题是指参照韩国,将国内电子竞技产业所缺少的内容一一补上,比如学习韩国战队稳健的运营式打法,以及为选手配备专门的健身教练和心理咨询师。

2012年,如今的世界冠军Baolan还只是江西鹰潭一所初中的学生,本名叫做王柳羿。他坐在教室后排,由于近视,看不清遥远的黑板,有时只能在课堂上睡觉。

他是一个沉默的小孩,每天唯一说话的对象是他的同桌。校园里的孩子,总是自然而然地划分为好学生圈子、坏学生圈子。Baolan说,他不想成为坏孩子,不想和坏学生圈子接触,但由于成绩在班级里是倒数,也融不进好学生圈子。

更早的时候,他还不是这样。他在上小学时,成绩一直是班级前5名,受老师、同学的欢迎。那时,他的零花钱多于同龄人,常在周五下午大扫除结束之后,去网吧玩游戏。他们一起玩网页游戏时,同学的游戏装备多是由他花钱购买的。

今年11月15日,在上海的iG电子竞技俱乐部,Baolan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抱着一只红色的企鹅玩偶说,“我觉得自己从小的性格,就有一种‘辅助’性格,喜欢帮助别人。我是那种如果自己有15块钱,会借给同学14块的人,自己只留一块坐公交车的钱。”

最初,他开始玩《英雄联盟》的时候,玩得不算好,段位在白银和黄金之间摇摆,这在这款游戏的段位中不过属于倒数第二和第三级。那时,他的ID也不叫Baolan,而是一串非主流符号。

直到他见到选手Madlife的游戏视频。Madlife是一名韩国辅助选手,他的视频让Baolan惊讶,“辅助也能打得这么好”。他身边的游戏少年们,很少有人愿意玩辅助。对于一局《英雄联盟》游戏来说,辅助的作用更多是帮助别的选手,不能彰显个人英雄主义。

之后,Baolan开始玩起辅助的位置。他只用了两周,将段位从铂金打到钻石,随即升至王者——游戏中的最高级别。极少玩家能抵达这个段位。Baolan成为世界冠军之后,一位他的校友在百度贴吧中回忆,“那时听说我们学校有一个人是王者,我一点都不信,现在才知道他是Baolan。”

Baolan打进王者段位之后,系统自动分配给玩家的对手中,很多已经是职业玩家。在一次游戏结束之后,一位天津的职业选手问Baolan,“我们战队缺一个辅助,你来不来?”

在同学、老师眼中沉默寡言的Baolan,几乎立刻做出决定,去往天津做职业选手。他没有和任何同学商量这件事,“那时隐约还是觉得,做职业选手、打游戏,是一件挺不光彩的事情。”这也与他内向的性格有关,在成为世界冠军之后,他仍然说,“自己没有什么知心朋友。”

他只和母亲讲了这件事。起初,母亲没同意。一周之后,母亲还是答应了。他和母亲一起坐上了去天津的飞机,这一年,Baolan 15岁。

Baolan的母亲相比多数家长都更开明,Baolan小学时,母亲曾开车载着Baolan和他的同学去网吧。

并非每个家长都能这样。苏小落在招聘战队成员时,有时需要和选手、选手的家长坐在一起谈。相比说服选手加入,更难也更重要的是得到家长的应允。不过,随着电子竞技选手近年收入的飙升,事情开始变得容易。

Baolan在天津的俱乐部很快解散,之后他又辗转了多个俱乐部打TGA比赛。这段日子里,他的比赛成绩难称满意。TGA是《英雄联盟》的一个较低级别的比赛,战队选手水平参差不齐。Baolan作为一个辅助选手,如果队友水平不行,即便他的水平很高,也很难在比赛中力挽狂澜。

意识到这一点时,Baolan很快又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和当时的战队老板说,他要去LPL打比赛,希望对方介绍相关战队,否则就辞职。LPL是国内最高级别的《英雄联盟》赛事。这颇能体现Baolan的性格特点,虽然平时内向、柔弱,但在需要做出重要决定时,总是迅速而果决。

之后的故事已经尽人皆知。Baolan加入了iG俱乐部,并在两年之后,他以iG俱乐部辅助的身份,参与拿下了2018年S赛的世界冠军。S赛是《英雄联盟》多个全球性比赛中,含金量最高的比赛。

iG夺冠那天,消息迅速成为微博热搜,在朋友圈刷屏。俱乐部的一举一动备受关注:王思聪在微博庆祝iG夺冠的抽奖活动,让微博一度瘫痪;iG庆功宴的抽奖活动中,一等奖是价值400万的阿斯顿马丁;Baolan要离开iG,王思聪挽留Baolan……

中国的电子竞技冠军,从未像iG夺冠这样备受瞩目。在他们备受瞩目的背后,是一段艰难的历史。尤其是,更早出现的那些游戏高手们,远没有这样幸运。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新闻
厦门“电竞女神”带男队夺下全球冠军(组图)

台海网12月14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林墨涵/文 采访对象供图)“电竞?哦,你是打游戏的啊!”一提到电竞,不少人的第一反应是这样的。而在有些人的潜意识里,认为电竞是男孩子的专属,“女生的思维跟不上”。真的是这样吗?   日前,国家体育总局主办的全国电子竞技大赛(NEST)总决...

电竞比赛都只认“一个中国” 喊“东奥正名”的人看清现实吧!

11月3日,中国iG战队在2018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以3:0的成绩战胜Fnatic战队,夺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这也让电竞在近期成为一个大热点。然而,最新关于电竞的热点讯息却是和台湾有关,近日,英特尔极限高手杯大赛正在举行亚洲赛区公开资格赛,不过,岛内绿媒爆料称,台湾地区...

韩国瑜联手高思博聊电竞 抢攻年轻选票

台海网10月27日讯 据厦门卫视报道,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旋风持续在南台湾发威! 26日上午,韩国瑜和国民党台南市长候选人高思博在高雄同框,两人以电竞产业为主题,进行联合造势行动。   战魂电竞馆馆长张俊渊vs.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 韩国瑜:中指向前,按住右键。   戴上耳机,玩起电竞游戏,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的动作看起来不太协调,对自己的电竞对战...

厦门体博会暨电竞展与20家合作伙伴战略签约

签约仪式现场 台海网9月10日讯 据东南网报道 9日上午,第二届中国厦门体育产业博览会暨中国厦门移动电子竞技产业博览会(以下简称“体博会”“电竞展”)战略合作伙伴签约仪式在厦门国际会展中心举行。 签约仪式现场,组委会与世界休闲体育协会、晋江贸促会、西班牙国际足球培训学...

第二届厦门体博会暨电竞展签约20家合作伙伴

图为签约仪式现场。新华网 王雄 摄   台海网9月10日讯 据新华网福州报道 9日,在第二十届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开幕第二天,第二届中国厦门体育产业博览会暨中国厦门移动电子竞技产业博览会组委会(以下简称“体博会”“电竞展”)与世界休闲体育协会、晋江贸促会、西班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