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天下 >> 国内  >> 正文

流浪汉突成“神医”诊费从5元涨到100元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国际在线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刘大田给人开药方。

  达州市达川区南岳镇,一个月前,原本在外流浪多年的七旬老人刘大田突然摇身一变,成了“神医”。网传每天凌晨两三点,就有人排队找他看病,一天工作12个小时,除了一日三餐和睡觉外,都在开药方,而诊费,也从5元上涨到100元。

  在当地流传的“故事”中,刘大田曾将一名被医院判断“时日不多”的小孩治好,也曾将偏瘫病人治得“能下地赶场”,然而,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第一个故事查无实据,第二个故事也属虚假。

  经当地卫生执法监督大队查证,刘大田无行医资质,目前已将其行医场所取缔。

  流浪汉摇身一变成“神医”

  11月29日,记者来到达川区南岳镇天宝村,在一个院子里,一帮男男女女围着一位白胡子老人。

  老人穿着绿色大衣,左肩上搭着一张洗脸帕,头戴风雪帽,正埋头一笔一划地开药方,时不时问前来开药的人一句“还有哪些病”,“他开方子很慢,一张大概要20分钟。”50多岁的蒋女士说。

  在现场,记者通过了解,这位开药方的老人就是传说中的“神医”, 本名刘大田,已经74岁。

  刘大田在老家开药方,前来找他开药方每天大概在30人左右,侄儿刘胜(化名)在现场喊号排队,维持秩序。“每天30个,已经拿到12月3日,没有拿到号的3日来拿4日的号。”刘胜说。

  当天,前来找刘大田看病的人陆续增多。记者观察发现,刘大田看病和其他医生不一样,并不在乎对方是不是病人,不管什么病,只要说得出病症,就能开药。

  记者找到他开的几幅药方,拿来做了简单的对比,开的药方分量都是都是一两(传统老式开药计量单位),一副药方至少10多味中药,最多25味中药,在药方中也有中药开重复。

  刘大田所在村组的村民伍泽俊介绍,刘大田曾经在达川区平滩乡和安吉乡一带干“赤脚医生”,家境还不错,年轻的时候,家境突变,妻子离开,只剩下他和弟弟两人生活,后来刘大田在外流浪,流浪时间约有50多年。村里老书记郭廷元介绍,刘大田一直在南岳镇附近一带流浪,成为了南岳镇有名的流浪汉,到处找剩菜剩饭带回家给弟弟吃。

  而关于刘大田开药方的事情,南岳镇的人都知道。11月30日,在南岳镇居住的一女子前来开药方,她告诉记者,“神医”刘大田在街上开单子时,每天大概有100余人排队找他前来开药方,有的凌晨两三点前来排队,刘大田除一日三餐和睡觉外,几乎没有休息过。

  居民邓胜柏介绍,刘大田半个月前到自己家屋檐下睡。当时,找他看病的人每天有200人左右,把自己门口围得水泄不通,有人来自成都、重庆、广安,还有人来自达州城区和附近乡镇。据周围居民介绍,刘大田在邓胜柏那里行医一周左右,天天人爆满,因为无证行医,南岳镇政府和达川区卫生执法监督大队取缔其行医场所,之后,刘大田才回了老家。

  11月29日晚上11点,记者来到刘大田的老家,3名女子正在等着刘大田起床开药方。

  “我们两人来过几次了,都没有开到药方,(29日)早晨没有吃早饭,中午饭和晚饭也没有吃,就为了排个号开个药方。”南岳镇的女子郑芬(化名)说。11月30日凌晨1点过,达州城区的4名女子租车前来排队,两个小时过后,又有几人前来找刘大田开处方,直到凌晨5点过,刘大田才起床。

  刘大田坐下之后,开药方要先给钱,达州的4名女子给了300元,刘大田说:“400(元),把我瞌睡耽搁了,不然不开”。4名女子现场找熟人借了100元补齐,刘大田共开了4张单子,然后4名女子乘车离开。

  郑芬向记者介绍,11月29日是50元一张药方,11月30日就涨成100元了。邓胜柏向记者介绍,刘大田在自己家门口看病开药方时,那时5元一副药方,有的给10元。这个收费并不固定,有钱的人给100元、200元,他就先开,其他人给钱少的就排队等。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新闻
厦门一流浪汉拒绝救援 还用灭火器喷民警

台海网10月15日讯 据厦门晚报报道 昨天早上7点多,和平码头的工作人员报警,称码头二楼的一处房间内,有一名流浪汉闯入,请求民警帮助。   接到求助后,市公共交通公安分局巡特警大队民警赶到现场,此时那名男子只穿一条内裤,蜷缩在角落里。民警上前询问情况,男子突然情绪激动起来,拿起墙边的灭火器,朝民警喷去,然后爬至二楼至三楼附楼外侧的玻璃平台上。担心...

厦门和平码头流浪汉摇摇欲坠 民警一把拉回来

台海网10月15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林利萍 通讯员 韦广清)昨日上午7点左右,和平码头工作人员报警称码头二楼有一流浪汉模样男子闯入一间正在施工的房间,请求帮助。   民警赶到现场看到,码头二楼一男子,只穿一条内裤,蜷缩在墙角。看到民警,男子突然情绪激动,顺手拿起墙边灭火...

偷来的家:流浪汉砸车窗盗窃 与“弟弟”草丛安家

偷来的“家”   22岁的流浪汉马昊迫切地想要留住这个家。   这个头发黏成一团、衣服散发臭气的男人,在去年年末陆续砸了30余辆汽车的车窗。烟酒、数码产品甚至食物,他悉数偷走。他需要钱,他要养活一个家。   去年年末,亮亮在指认现场   “家”就在陕西渭南市郊的一片草...

漳州:救援队救助流浪者 流浪汉当志愿者上山救人

台海网7月26日讯 (海峡导报记者 刘龙)他到处流浪,食不果腹,得到救援队救助。前天,他当了一回志愿者,救助别人。 救援队救助流浪者   6月29日,漳州市蓝天救援服务中心在漳浦县绥安镇金绿欧洲小区开展“夏日送清凉”活动时,在小区一供电房处看到一名男子衣着邋遢,食不果腹...

“僵尸车”内惊现一具男尸 事发龙海石码镇

台海网7月17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王龙祥 文/图)昨日上午,龙海市石码镇锦江道锦江明珠小区附近的一辆小轿车内,被人发现一具男尸。   目前,龙海警方经初步调查,排除外来暴力致死。 现场:涉事车辆已停放很久   昨日中午,导报记者闻讯来到事发现场。   此时,那辆黑色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