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天下 >> 国内  >> 正文

消暑?我们该向古人学习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北京晨报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消暑?我们该向古人学习

  空调、冷饮、电风扇,是无数人抵抗酷暑、度过炎夏的利器。然而,比起古人荷花、凉亭、葡萄架、屋前屋后植树栽竹的纳凉消暑方式来,似乎少了许多诗意和优雅。

  最近,一篇《古人如何消夏》的文章在网上热传,引发了许多人对现代生活方式、对科技依赖的反思。

  然而,现代化生活中的人们,真的能像古人一样消暑吗?真的能回到自然的生活中吗?著名生态作家哲夫说,“回归自然只能是少数人的选择,对绝大部分人来说,仍旧要依靠科技产品获得更舒适的生活,但同时,也确实应该警惕,我们离自然已经太远,而科技不仅只有好处,它像神话里塞壬的歌声,让人在沉迷中步入险境”。

 

  自然是最舒适的

  人是自然的产物,春夏秋冬、四季变换,人体自由调节的能力,但同时,人也是脆弱的生物,不得不依靠工具来对抗酷暑严寒,哲夫说,“人的感官本身就向往更加舒适的生活,而科技的发展,则是为了满足人们对舒适的需求,所以人类发明了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的工具体系,让人们在任何时候,都能够享受到最舒适的生活”。

  然而,舒适是否要付出代价呢?一直有观点认为,长期生活在四季如春的环境中,人体本身的调节能力可能会退化,哲夫说,“其实这样的观点早就有,是不是真的如此,难有定论。自然是最适合人的,该出汗就出汗,该保暖就保暖,但今天的自然,其实并非真正的自然。我们也不可能真的像古人一样消暑,要种荷花,最起码要有一个池塘吧,但钢筋水泥的现代都市,哪儿有那么多土地,让每个人都有一个小池塘。生态情况完全不同。过去人们和自然离得很近,大片的森林、密布的河流,给人们提供着凉爽的环境,但现在哪儿还有呢?所以有些人往山里跑,远离城市,但毕竟只是少数人,绝大部分人,还是要靠科技产品来调节生活环境,空气干燥了,要用加湿器,太潮湿了用除湿器,冷了用暖气,热了用空调,因为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调节”。

  追求怎样的生活

  用科技产品,还是回归自然?不同的方式决定了不同的生活,哲夫说,“生活方式的问题,根本在于,我们究竟在追求什么,是追求舒适的环境,还是追求和自然相融?”

  对多数人来说,舒适的生活或许更加重要,哲夫说,“追求舒适,是人的本能,是可以理解的。但不得不注意的是,过度依赖科技产品带来的舒适,可能让人失去拥抱自然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所有的科技产品,都依赖资源、能源,但它们不是无限的。”

  “科技就好像希腊神话中塞壬的歌声,塞壬是一种海妖,它们用美妙的歌喉,吸引过往船只上的水手,使水手倾听失神,最终航船触礁沉没,只有英雄奥德修斯意识到危险,让水手用蜡封住耳朵,才得以安全通过。科技也是如此,很美好,很舒适,但如果沉迷其中,就可能让人类这艘大船沉没,走向毁灭”。

  “早有学者提出,人类必须过一种非常节制的生活,才能保持长久的生存和发展”,哲夫说,“这个节制,就是对自然资源使用上的节制,在满足基本生存的基础上,不要去追求太多的物质产品,因为那是不可持续的,每一点儿依靠科技产品制造的舒适,其实都在消耗这个地球的资源。我们必须学会像奥德修斯一样,封住耳朵,抵抗诱惑”。

  人应该约束自己

  《困境》《冲出宁静号》《极乐世界》……无数科幻作品中,都曾描绘地球资源耗尽之后的末日景象,“如果不加节制,科幻片中的未来,很快就会到来”,哲夫说。

  科技的问题,是否可以通过科技来解决?哲夫认为,到目前为止,恐怕还很难,“从科幻作品的角度来说,国外的科幻作品,悲观的多,但国内这方面的作品很少,许多科幻作品都持乐观态度,觉得未来人类可以解决能源的问题,水可以燃烧,因为水就是氢氧化合物,太阳能、潮汐能无限多,可以满足人类所有的需求。但事实上,我们至今也没有看到这样的可能,在可预见的未来,也很难实现能源无限多的幻想。或许,在所有资源都耗尽之前,唯一的可能是移民,但这同样困难,宇宙中并非到处都是‘地球’,人类宜居的星球,至今还只有地球一个,或许火星是一个希望,有科学家宣称在火星上发现了固态的水,但火星环境那么恶劣,想要改造成宜居星球,遥遥无期。唯一现实的办法,还是从自身想办法,克制自身的欲望,节制对自然的索取”。

  北京晨报记者 周怀宗

相关新闻
品味诗意端午 培育家国情怀

端午节是诗意的,体现出的是爱国的精髓。吃着飘香粽子的同时,不妨也品读一下这些优秀的诗歌,追溯先哲们的伟岸精神,激发和培育自己的家国情怀。   锣鼓敲响,粽香悠悠,迎着浓郁的诗意,端午佳节飘然而至。李隆基有诗云:“端午临中夏,时清人复长。”端午节,又称“诗人节”,是我国的重要传统节日之一。追溯端午的历史文化,不难发现,这个节日散发着一种浓郁诗...

沈惠文:移古人神韵 成自家气象

创作中的沈惠文   沈惠文作品 台海网6月11日讯 据福建日报报道 近日,记者跟随沈惠文走进他位于漳州画院的办公室:堆成小山一样高的名家书籍,近两米高的书画作品,一地墨迹未干的宣纸……画室里,物件随性摆放,就如同沈惠文的书画,看似意外,实则自成气象。   挥毫几十载,沈惠文不忘初心,在致力探索古书之余,立足福建文化与生态,积极参政议政、建言献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