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天下 >> 国内  >> 正文

国内的外国整形医生九成没有执业资格

www.taihainet.com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编者按:“整容这件事,是逆天的。天是最公平的,要想得到老天没有给你的东西,你必须付出代价。而这个代价,绝不仅仅是钱。它需要你接受手术带来的痛苦、疤痕,以及各种可能的远期并发症。”更何况,医疗美容在中国急速发展过程中,还滋生出“黑医美”这个恶之花。

  两年前,上海姑娘杨锦玟在“十一”长假期间去美容院做头发,其间,造型助理一直劝她趁着最近价格优惠做个隆鼻的微整形。明眸皓齿的杨锦玟,对自己脸部五官唯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鼻子,总嫌鼻梁还不够高。助理告诉她,微整形无需麻醉不用动刀,只需著名微雕大师往鼻梁上打一针玻尿酸,就能让鼻子挺拔起来。这些话说到了杨锦玟的心坎儿上。她一动心,就在美容院做了隆鼻注射。

  回去后不久,杨锦玟就感到鼻子剧痛无比,而且鼻梁接受注射的地方开始发白。她去找美容院,对方解释说这是打针后的正常反应,过几天就会消失。然而,接下来的几天里,杨锦玟鼻子的症状非但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严重。这时候,她知道再去跟美容院交涉也无济于事,便四处求医,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找到了北京丰联丽格医疗美容医院院长、中国美容整形协会美容与再生医学分会副会长王冀耕。

  “我看到小杨的时候,已经是她接受鼻注射的7天后,当时她的鼻子皮肤表面已变色,下面还有一个血痂,其实是里面已经烂了。对这种情况,只能是做手术,把注射物取出来,但并不能保证100%都能把异物取出。注射物已经扩散在鼻组织中,要取出来就会把鼻子自身的组织也带出来,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毁容。”王冀耕解释说。

  手术进行得还算成功。然而,做完手术后,杨锦玟的鼻子贴上了一块大纱布。伤口的恢复至少需要一个月,去掉纱布以后,鼻子上留下了一个非常明显的疤痕,疤痕的淡化又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杨锦玟原本是上海某银行的VIP客户经理,由于要闭门养伤,原先的工作没法儿再做了。她的心情长期郁闷、压抑、焦虑,“好好的一个美女,把自己折腾成这样。”王冀耕一边脱下乳胶手套,一边感叹说。

  如今,杨锦玟的鼻梁上依然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疤痕。如果想进一步修复,还需要再做一次鼻整形手术。王冀耕说,杨锦玟的医疗事故,问题出在针打在了鼻部血管上。

  杨锦玟遭遇了一家典型的“黑医美诊所”。她并不知道,打美容针这种所谓的“微整形”也属于医疗范畴,根据国家规定,需要在医疗场所由医生来完成。美容院根本不具备开展医疗美容项目的资质,属于非法行医。

  “现在‘黑医美’不是很多,而是非常多!”王冀耕说这句话时将重音落在了“非常”二字上。

  ▍从奥美定到微整形

  根据更美APP发布的《2017年医美黑皮书》,全国正规医美诊所只有9500多家,而黑医美诊所是前者的6倍,约有60000家,它们往往规模小、隐蔽性强,常隐身于生活美容店、住宅区与酒店中。黑诊所的手术量是正规机构的2.5倍,非法执业者是合规执业者的9倍,有15万人之多。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求美者往往更信任外国的整形医生,而实际上,90%的“洋医生”都是非法执业者,北京有近100个“韩国名医”,但合法登记者只有10人。

  2017年5月,国家卫计委(现国家卫健委)、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社部、海关总署、国家工商总局与国家食药监总局7部门联合开展了打击非法医美专项行动。然而,业界人士指出,除非发生医疗责任事故,那些非法医美的从业人员才会承担刑事责任,一般情况下,黑医美诊所被发现后的处罚都很轻——没收医疗器械,处以最高两万元的罚金。在这种情况下,黑医美很难杜绝。

  黑医美现象是医疗美容这个朝阳产业在中国急速发展过程中滋生的恶之花。与欧美发达国家人口平均8%~10%的整形率相比,中国人仅有1%的整形率,但从规模上看仍为全球第二大的整形美容市场,业内外无不为之振奋和垂涎。欣欣向荣又乱象丛生,是这个产业的基本画像。“医美江湖的水很深,‘黑医美’只是其中一个问题”,王冀耕意味深长地说。

  “30多年前,我做一台双眼皮手术的收费是20.50元,如今差不多要1万块钱。”医美这个年轻行业的发展之快,超乎了王冀耕的想象。

  1984年,刚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毕业的王冀耕,被分配到同年成立的解放军总装备部北京黄寺美容外科医院参与筹建工作,可算是中国医疗美容的最早一批开创者。

  当时,全国只有极少的大型综合三甲医院里开设整形科。成立于1957年的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又称八大处医院)是全国第一家也是长期以来为数不多的整形外科专科医院。那些三甲医院的整形外科医生们,眼里只有那些体表先天畸形或后天创伤造成的畸形及功能障碍的患者,并没有想到自己手中的医术,还能用在外型健全、正常但希望自己变得更美的“求美者”身上。

  在手段上,当时的医疗美容也仅限于开个双眼皮、做个隆鼻手术,如今的瘦脸针、丰面颊等注射美容,热玛吉、光子嫩肤等光电手段,以及吸脂、植发、私处整形等五花八门的奇技淫巧,尚未进入国内或被发展出来。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
相关新闻
来了!国家医疗保障局正式挂牌 胡静林任局长(图)

来了!国家医保局正式挂牌   人民日报客户端-李红梅   31日,国家医保局挂牌,胡静林任局长,施子海、陈金甫、李滔任副局长。   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出,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生育保险职责,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新型农村合作医...

台"立法院"初审医疗争议处理"法制化" 欲改善医病关系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立法院”社会福利及卫生环境委员会24日审查通过“‘医疗事故预防及争议处理法’草案”,将提报“院会”讨论。将来完成“立法”后,将使医疗争议处理“法”制化,改善医病关系。   据报道,初审通过的“医疗事故预防及争议处理法”草案明定,医疗机构应建立病人安全管理制度、拟定推动计划,鼓励内部人员通报安全事件,并对于医疗事故风险进行分...

陆奇离职:百度医疗竞价排名卷土重来 魏则西白牺牲了

百度一下,你不一定会死掉,但肯定会活得更难受。   5月18日,百度官方宣布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无法继续全职在北京工作,将从7月起不再担任上述职务。消息宣布后,百度股价两日累计下跌14%,市值蒸发约137亿美元。   陆奇   值得注意的是,从18日开...

厦门市医疗急救中心医务科:与死神抢速度,和天使比爱心

台海网5月22日讯 据福建日报报道 “嘀嘟嘀嘟……”120救护车一路疾驰,生死时速间,承载着紧急迫切和生的希望。   承担着厦门市院前急救、突发事件紧急救援和大型活动、赛事医疗保障工作,2017年,厦门市医疗急救中心共出车8.1万次,接诊病人4.8万人,处置110联动急救任务2.3万次;完成厦门会晤、国际马拉松赛、中国投资贸易洽谈会等重大会议、赛事的医疗保障共计23...

福建医疗步入“智能时代”

台海网5月16日讯 据福建日报报道,网上预约挂号、在线缴费、健康档案查询……诸如此类通过信息化手段优化服务流程、改善患者就诊体验的举措,如今早已不是新鲜话题。在福建省,随着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在医疗行业的应用,省市县乡村各级医卫机构数据共享、远程会诊、海量影像数据的在线存储与智能分析均成为可能,进一步提升了全省医疗服务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