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天下 >> 国内  >> 正文

胡万林前妻:没见过他学医 印象主要是犯罪和坐牢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成都商报 洛杉基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原标题:“和胡万林一起时,从没见过他学医”

台海网(微博)10月26日讯 据成都商报报道 任芳(化名)是胡万林的第一任妻子,并和胡万林生下了两个女儿。在胡万林第一次入狱后,她和胡万林离婚,改嫁他人。

任芳说,从前同胡万林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见过他学医,或搞过什么同医有关的事情。她对胡万林的印象除了犯罪和坐牢之外,很难说再有其他。

“我跟他一点关系没得,他的事我一点都不想晓得。”60岁的任芳(化名)正在地里替邻居插油菜秧子,一听到胡万林的名字,头也不抬地一挥手。任芳是胡万林的第一任妻子,并和胡万林生下了两个女儿。在胡万林第一次入狱后,她和胡万林离婚,改嫁他人。如今,她更加庆幸自己当时的选择……

近日,上世纪90年代名噪一时的“神医”胡万林又一次涉嫌命案被批捕。昨日,成都商报记者来到胡万林的老家四川省绵阳市石板镇,对话其第一任妻子任芳,还原这个饱受争议的人物的人生轨迹。

“从没见他搞过和医有关的事”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石板镇的18岁姑娘任芳嫁给了20岁出头的胡万林。任芳已经不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的情景了,“才十几岁,啥子都不懂,人家介绍的,我老汉儿(父亲)同意,就结了。”

在人民公社那个特殊的时期,年轻的胡万林在生产大队上已经小有名气。“活跃嘛,队上经常叫他干这干那的。”胡万林跟队上关系不错,经常呼朋唤友,但任芳对他颇有微辞,觉得他“跑来跑去,不落屋”。胡万林第一次被抓也是这么个场景,1974年的一天,队上让他去搬钢钎,这一去就没回来(编者注:1974年,胡万林因反革命罪被判15年有期徒刑)。那时,两个女儿一个四岁一个两岁。

因为“啥子都不懂”,跟胡万林的婚姻,任芳就没自己做过主,离婚也是。胡万林被抓之后,她便独自带着两个孩子,照顾胡万林的父母,不但自己要挣工分,还要帮两个老人挣,但这个媳妇还并不受公公婆婆待见,对她“不好”。

 

一个在镇上银行上班的亲戚看见任芳“又穷又累,惨得很”,便跟她的父亲商量,坚决让她和胡万林离了婚。直到现在,任芳还感激这位亲戚,“不然不晓得以后咋样。”离婚后,大女儿归了胡万林的父母带,任芳带着小女儿,不久后改嫁到了魏城镇。

任芳说,从前同胡万林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见过他学医,或搞过什么同医有关的事情。1980年胡万林出狱之后,还曾想复婚,但她坚决不同意。那时候,她再婚生的儿子都四五岁了。

对他的印象主要是犯罪和坐牢

胡万林出狱,离他第二次进去,期间不过两年,这也是他在当地最后的生活。在村子里,胡万林和第二个唐姓妻子,“杀死了一个做生意的,放在灶台底下”(编者注:1982年,胡万林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无期徒刑)。

任芳说,那两年,胡万林在外面到处转悠,根本说不清楚在干些什么买卖。第二次出狱之后便混迹于新疆、陕西、河南等地,然后第三次入狱,期间几乎没有回来过,现在这个妻子应该是第三任。

任芳对胡万林的印象除了犯罪和坐牢之外,很难说再有其他。她现在对他剩下的印象,是多年前的一个晚上。看新闻的丈夫把她摇醒,说胡万林又上电视了。在新闻里,任芳看见胡万林“拽着一个孩子的后脖子,‘弯’了一大圈,一腿把人给别住,手里‘多长’一把尖刀,明晃晃的”。

“八几年之后我就没见过他。”任芳说,胡万林最近一次回村,带着大女儿和现在的妻子。让她去吃酒席,她也没去,“不想看到他。”她说,离婚后,大女儿和她的关系也不好,几十年几乎都没给她打过电话,却几乎每个月都去探望胡万林。前两天胡万林出事大女儿才打了一个电话给她,但母女没说两句便不欢而散。

 

村民称他在村里从没提过医术

对于胡万林治死人的传闻,一些村民表示“很难说”。

“治病这种事,怎么说呢,肯定有治好的,不然怎么那么多人找他看。”一位住在胡万林家不远处的村民说,胡万林在村里从来没提过自己医术的事,他们也是在他出名之后才知道,觉得他“挺厉害”。“他年轻的时候身体就好,跑几座山都不累,特别精神。”这位村民说。但是因为胡万林之后基本再没回过村子,也没听说老家有人找他看过病。

胡家湾的一位胡大哥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胡万林第一次出狱后,在他家对面的山腰上建了房子。“上梁”的时候,胡万林放鞭炮庆祝,“震得隔壁几个村都听得见”。有人说,当时参与修房的人,每人都给发了一块表。

任芳的儿子还记得,有一次,胡万林到他们家来,说是赚钱了。“手里拿着厚厚一大叠十元的人民币,眉飞色舞的,在当时还是挺可观的。”

成都商报记者 蓝婧

胡万林去年回老家

大宴宾客庆祝出狱

虽然很少回老家,但胡万林在石板镇和魏城镇却是无人不知晓。只要一问胡万林住哪儿,大家都知道。胡万林最近一次回来是去年四月,他为自己出狱庆祝,在魏城镇的酒楼摆了酒席,让胡姓家族的人都去吃,石板镇的村干部也被邀请去了,摆了七八桌。胡家湾的村民记得,当时胡万林开着一辆轿车,和一帮朋友在乡政府门前停下,好不气派。胡万林头发和胡子都剪了,穿着一身休闲服,“面色挺好”。石板镇联合村李村长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因为胡万林名气大,去年他回乡之后,还想着让他给村里修下路,胡满口答应,结果之后影子都没有。成都商报记者 蓝婧

相关新闻
“神药”热销靠吹牛 虚假医药广告顽疾怎么治?

新华社北京12月8日电 题:“神药”热销靠吹牛 虚假医药广告顽疾怎么治?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张华迎、彭源   “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一年卖出2800万支,年销售额高达7.5亿元”……针对医务界部分医生对莎普爱思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的疗效提出质疑,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6日发出通知,要求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督促相关企业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

“虚假广告表演艺术家”要担责吗?专家:应承担连带责任

日前,江苏省淮安市公安局发布官方消息称,“广告神医”胡祖秦涉嫌虚假广告罪被刑拘,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这是以“刘洪滨”为代表的电视广告“神医”事件发酵后,由警方抓获并公开发布信息的第一人。   和胡祖秦一样,此前曝光的“神医刘洪滨”变换身份,多次以资深老专家角色,频繁出现在多个电视节目推销药品的新闻,引起了社会高度关注。电视节目中,“神医刘...

调查:养生保健领域为何多“雷区”?

电视里,几位银发“神医”以不同身份卖力地推销着“药品”;大街上,各类打着“中医养生”旗号的养生馆、美容美体馆遍地开花;手机朋友圈中,“草莓冻干后抗癌有效性增加10倍”“孩子吃了牛奶竟丧命”这类“雷人”的养生信息被频频转发……   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增强,养生渐成热...

“四大神医”之一李炽明:我问心无愧 依然出诊

李炽明此前曾以美国医学专家的身份现身一药品广告中   近日,随着刘洪滨(“滨”有时写作“斌”)被曝光代言违规医药广告,众多网友也陆续揪出来“虚假医药广告”的“四大神医”。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作为“四大神医”之一的李炽明仍在一家机构定期“坐诊”。这家机构的工作人...

“神医”广告江湖:患者专家或全假 群演一个7元

“神医”刘洪斌的“走红”,让一个由供货商、中间商、广告商与电视台构成的利益链浮现出来。   位居台前的“神医”只是“玩偶”或“名片”,绝非最大赢家。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调查发现,这是一场集体失守——从该生态的源头开始,一些生产商即承诺可找专家做养生节目、提供“话术”,并配合虚标成分。而在节目播出的最后一环,部分媒体机构亦迷信熟人和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