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天下 >> 国内  >> 正文

重庆打黑第二轮首个案件庭审结束

重庆打黑第二轮首个案件庭审结束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新华网 林靖东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重庆打黑第二轮首个案件庭审结束

  12月1日,团伙成员被押进法庭(第一排中陈知益,第二排中为邓宇平)。新华社记者 陈诚 摄


重庆打黑第二轮首个案件庭审结束

12月1日,陈知益、邓宇平团伙涉黑案审判现场。新华社发


  新华网重庆12月7日电 (记者朱薇) 作为重庆“打黑审判”第二轮首个案件,陈知益、邓宇平等26人团伙涉黑案5日在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庭审结束。

  此案揭露出的重庆地下赌博“黑帮”内幕触目惊心、令人发指。专家表示,该案是目前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以赌养黑、以黑护赌”发展新趋势的一起典型案件。

  豪赌资金近10亿元 每月最高放出近亿元高利贷

  在金科大酒店、戴斯大酒店、五洲大酒店等重庆多家知名豪华星级酒店,都有陈知益开设的赌场,这些赌场的赌客既有官员,也有富豪。其中,渝北区前副区长、南岸区前副区长、丰都县原县长刘信勇也是赌场常客。

  据指控,2004年以来,陈知益等人在重庆渝北区开设多处赌场,通过“啤酒机”“打豹子”、打麻将、“打托二八”等方式赌博,其赌场输赢金额近10亿元,从中非法获取暴利3000余万元。

  此外还查明,陈知益等人在赌场内发放的高利贷达到数亿元。2008年底到2009年初,受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影响,重庆经济发展处于“低谷”,但陈知益等人的赌场生意却前所未有地红火,在连续5个月时间里,赌场平均每个月放出的高利贷近1亿元。

  出老千、打假牌,是陈知益等人设赌局的惯用伎俩。据指控,今年4-5月,陈知益与秦加杰在渝北区奥蓝酒店开设赌场的房间内安装了针孔摄像头及监控设备,并对赌具麻将进行技术处理,通过打假牌骗取他人200余万元。

  在陈知益等人的赌场内,赌客输了钱可以走人,赢了钱就未必走得了。据指控,2004年10月1日,被害人蔡一格等3人在陈知益等人开设的“啤酒机”赌场参与赌球,投注2万元赢了8万元,赌场管理人员支付3万元后,陈知益等人立即赶往赌场,以蔡一格3人串通作假为由,叫手下将3人扣下并进行殴打搜身,从蔡一格身上搜出现金4.9万元及数张银行卡,用暴力逼蔡一格说出密码后从银行卡中取出7.5万元。

  在这个“黑赌”组织里,税务局职工邓宇平被陈知益封为组织的“财神”,因为邓宇平能够召集一些政府官员和资金实力雄厚的企业老板参与巨额赌博,并为组织筹集巨额赌资。据指控,邓宇平利用其掌控的重庆渝达建筑安装公司,为赌场的赌资及所获非法暴利提供账户并转移资金6000余万元,同时还利用成德典当公司为赌场提供资金并将赌债转为成德典当公司债务。

  此外,2003年10月的一天下午,陈知益“因打牌手气不好”,经包忠伦、张定容等人介绍,以3000元价格与一未满14周岁的女孩发生性行为。

  在庭审中,对于开设赌场罪的指控,陈、邓两人表示认罪,同时他们也承认发放高利贷的事实。作为陈知益控制的成德典当公司总经理,被告人郑迁承认说,多是通过成德典当公司拿到银行贷款后,再以现金或转账方式成为赌场上“水钱”放出去的。

  命案最多的“黑帮”之一

  据了解,陈知益团伙涉嫌故意杀人和伤害致死3人、2人重伤,是目前重庆打黑以来所公布背负命案最多、社会影响极大的涉黑团伙。

  2004年,陈知益得知其手下杨全被温益奎所伤,认为很伤面子,决定报复。同年9月4日,安排冯胡林、余汉明等人在街头持刀追砍温益奎,致其死亡。2007年6月末,该团伙成员郭建兵因其叔父与阳勇发生车辆擦剐而引发打斗。同年7月14日,郭建兵按照杨全的授意率人欲将阳勇押上出租车,在其挣脱逃走后用“板尺”刀将其砍死。2009年4月3日,杨鸿指使手下谢鱼等人向陈代建追收赌债,由于陈代建多方借钱不成无法还债,最后被刀捅破腹部失血休克而死。

  据指控,2001年以来,陈知益开始纠集杨全、郑强等人“混社会”,2004年以来逐步形成以陈知益、邓宇平为首要分子,以杨全、杨鸿、秦加杰、郑强、曾昭伟等人为骨干成员,以卿灵、刘全胜、熊财等人为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组织实施系列犯罪,在渝北区形成强势地位。

  此外还查明,该团伙还持有数支单管猎枪、仿“六四式”手枪及子弹数枚。

  陈知益等26人团伙,被指控罪名达22项,包括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犯罪、涉嫌故意杀人、抢劫、诈骗、非法经营、非法买卖枪支、敲诈勒索、开设赌场、嫖宿幼女等。对于涉黑指控,陈知益、邓宇平和多名被告人均表示“不认罪”,而对于其他指控,被告人表示承认犯罪事实。

  鉴于案情复杂、涉案人数较多,法院未作当庭宣判。庭审结束后,审判长与旁听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进行座谈,将充分考虑他们对案件的意见。

  西南政法大学法学教授汪力表示,该案是目前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以赌养黑、以黑护赌”发展新趋势的一起典型案件,为使赌债合法化,该团伙还设立典当公司。这是城市化急速转型所呈现的一种乱象,重庆在高速发展中面临的社会治安管理体制重建问题必须关注。

相关新闻
挂在崖壁上的重庆公园:高低落差100多米(组图)

上下栈道健身   挂在崖壁上的公园   重庆被称为3D魔幻城市,不仅有轻轨穿高楼,屋顶停车场,如今还有壁上挂公园。   昨日,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从渝中区获悉,虎头岩公园和下肖家湾公园当天投用。两个公园建于崖壁之上,高差分别达到100多米和70米,成为3D魔幻城市的新晋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