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台湾 >> 岛内政经  >> 正文

蔡英文与马英九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海峡新干线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当我看到蔡英文提名黄健庭为台监察机构副职负责人的新闻时,心里一阵酸涩。他接受提名,无疑地给已经在2020“大选、罢韩二役中元气大伤的国民党再一记重槌,彷佛向同志们宣告“跳船时刻”到来。我心中也因此动摇着,是我们选错了,只能守着被老人霸占而越形困顿的国民党;还是他错了,没能看到中美战局前提下国民党的机会,而放弃坚持?

黄健庭认为台监察机构是“超越党派、独立运作”的机关,所以才愿意以多年历练报效台湾。此认知是“宪政学理”上的,但提名人选中,包括陈菊,曾任民进党籍民代、官员或与其关系匪浅者就有24位,占8成9比例,就可知实务运作上,必定党派色彩极浓。其次,台监察机构是合议制,就算黄个人可以独立行使调查权,但投票时,区区一票又如何抵挡几近全绿的整个台监察机构?反而这独排众议的一票,更可成就台监察机构“独立运作”的美名,这应是提名黄的最大效用了。

黄健庭最终放弃提名了,让我看到历史轮回的吊诡。在马英九初任台湾地区领导人时,亦提名沈富雄担任同样职位。两位跨党派的候选人同样地被双方政党炮轰;更有趣的是,两任台湾地区领导人皆保持缄默,或者隐性的切割,没有利用台湾地区领导人的“威望”捍卫,而让候选人独自面对。

我好奇的是,为什么看到马英九挫败后,小英仍做同样的反应?难道没从历史学到教训吗?我以为,小英内心深处或许看不起权力分赃,故屡屡以学者、事务官掌权,甚至偏好“反对党”中高风亮节之士,以突显她“用人唯才”的心态。然小英忘记民进党才是她权力的根柱,不分享权力是行不通的,阿扁即深得此中道理。阿扁当年已失去社会正当性,但靠着金援、权位分配维系其“政权”。

小英忽略了民进党人对权力的饥渴,台行政机构职位已被苏贞昌及蔡英文垄断,27席“监委”当然令人觊觎。尤其台监察机构副职负责人给了“外人”,等于“抛弃同志”,是可忍孰不可忍?而民进党斗争手段向来心狠手残,不把对手往死里整不做数。小英逼得派系不顾台湾地区领导人颜面,直接干架,岂非无智?小英又因迷恋于“纯净”光环,而吝于出手挺自己提名的候选人,从黄健庭事后的讲法看,她显然背弃当初邀请的承诺,岂非无义?

从一个提名事件,即可看出小英的人格特质,也正告国民党人,不是你的菜不要吃,否则只有遍体鳞伤。黄健庭决定舍弃,总算保全自己的政治声名,并化解对国民党伤害于无形。而疫情过后的民进党当局治理,小英千万别重蹈覆辙。

(本文摘编自台湾《中国时报》作者为台湾元智大学信息管理学系教授)

相关新闻
反对国民党两岸新论述建议案?马英九:呵呵 那只是草案

这个端午节,对于处在改革阵痛期的国民党来说,慎思明辨绝对是一大主题。虽已淡出国民党家务事,但身为“老蓝男”一份子的马英九,仍是锁定“九二共识”四个字,针砭时弊、对党内外“指点迷津”。 日前,中国国民党提出两岸新论述建议案,但这一新论述建议案对既有的“九二共识”态...

台媒:民进党当局恐引“火”上身

在岛内施政上,蔡英文及民进党当局此前挟“高民意支持度”进行政策暴冲,但近来却接连踩到雷,尤其是在台监察机构人事案上,“绞杀”国民党的黄健庭以及坚持力挺陈菊,都让外界观感不佳。 据台媒报道,“时代力量”24日公布最新民调显示,蔡英文满意度为61.4%、苏贞昌为58.3%,较前...

起底民进党“网军”

今年5月20日,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发表就职演说。同一天,亲绿媒体《自由时报》发表了一则并不起眼的新闻:民进党成立网络社群中心,由蔡英文2020连任竞选办公室发言人廖泰翔担任主任,曾成功操刀蔡英文网络社群的党副秘书长林鹤明领军督导。 这一刻,民进党“网军”班底浮出水面...

陈菊人事案一定过关 只是较难看

蔡英文所提“监察院”人事一波多折,被提名为“副院长”的中国国民党籍前台东县长黄健庭、被提名“监委”的前新北市副市长陈伸贤都已退出。“院长”被提名人陈菊失去“安全阀”,蓝军势必磨刀霍霍,直接冲着陈菊。   陈菊被提名为“监察院长”遭到蓝军炮打,国民党党团日前召开记者会表示,高雄市现在在“监察院”有58案,包括3件弹劾、30案纠正等,都是陈菊市长任...

提名之争,听见蔡英文权力裂帛声音

蔡英文的“监委”提名案,让蓝绿两党同时炸锅。蓝营的怒火比较不重要,黄健庭愤而退出“副院长”提名,凸显蔡英文的“政党合作”诚意是假,裂解蓝营的计谋是真。相形之下,绿营的反弹更值得注意: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和“立院”党团多人猛烈炮轰,直指蔡办幕僚政治操作让蔡英文背锅,甚至表态不会投下赞成票。如此强烈的反应,不仅重挫蔡英文的提名威信,也让她的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