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台湾 >> 岛内政经  >> 正文

智商161的“冠军怪侠”能否再创国民党新局?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海峡新干线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1月15日下午,国民党召开败选后首场中常会,通过党主席吴敦义率一级党务主管“总辞”。原提案由政策会执行长曾铭宗代理党主席,却因曾的资格不符,出现戏剧性转折,最后推举曾任“国大代表”的台湾冠军建材集团董事长林荣德代理党主席。

决定“不再恋栈”的吴敦义,15日主持最后一次中常会,关于选战检讨报告、党主席及中常委一并选举案都顺利过关,直到讨论总辞案、曾铭宗代理主席案时,因曾铭宗的资格问题卡关,吴敦义两度裁示休息。

关于曾铭宗的资格问题,18位中常委请国民党考纪会主委魏平政确认,因曾铭宗不具中常委身份,依国民党党章及“人民团体法”不得代理主席。其间有中常委主张应依党章由第一副主席曾永权代理,但也有人主张既是“总辞”,曾永权也不能代理。而曾永权认为“总辞”已过,已先行离开会场。最后中常会决定由曾铭宗代理秘书长,通过总辞案。

待吴敦义总辞案通过后,18位中常委决定要自行推举代理主席,且代理主席不得参选下届中常委、党主席,也不得动用人事、财务权。据悉,当时林荣德、萧景田及吕学樟表达代理意愿,三人也辟室协调,无人愿意退让。最后由在场的中常委以无记名方式表决,推举获过半票数的林荣德代理党主席。

林荣德是谁?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台湾“中时电子报”写了一篇小文,告诉大家一个你不知道的“怪侠”林荣德。

林荣德是台湾冠军建材集团董事长,台湾工业总会常务理事。他在工总人称“怪侠”,但他最喜欢的外号是“史艳文”,因为“小时候大家都说我长得像史艳文。”

林荣德初中入学测验智商高达161,高中却换了5所学校才毕业,就因为他好“打”抱不平、爱行侠“仗”义。老爸林田村眼见儿子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召唤他到公司,从第一线的生产开始学起。

1992年,公司上市,林田村决定提早交班,让林荣德接掌董事长。林荣德把公司经营得十分出色,接手经营后市占率由原先的排名第八,直接跳升到第一,而且一直保持着“冠军”的头衔。

在公司营运顺遂时,林荣德跑去选“国大代表”,他的侠义性格在“国大”很受欢迎,对朋友的要求,也向来不懂拒绝,只要是朋友开口要求的投资,他轻指一拨,就是5千万元(新台币,下同)以上。那时候他有钱,公司获利又好,5千万对当时的他根本没感。

可是很多个5千万累积下来就很惊人,不少投资是因为信任朋友,没有细细评估,1998年国扬等“地雷股事件”爆发,林荣德跟着受累,光是业外投资损失就有几十亿,十几年来赚的大部分钱全赔了进去。还好林荣德有侠客的硬颈精神,同时在父亲“钱可以再赚、信用不能破产”的理念支持下,咬牙苦撑,他负责任的态度,受到岛内全部银行的支持,信用没有损伤,林荣德撑过来了,公司也转亏为盈,活得好好的。

“怪侠”林荣德在国民党风雨飘摇中代理党主席,能不能像他的人生路途,开创新局?认识他的人其实也很好奇。

本文综合整理自台湾《中国时报》。

相关新闻
国民党醒醒吧,不要被民进党牵着鼻子走

台湾“大华网络报”16日发表台湾资深媒体人清道夫的文章说,人在失败的时候,很容易自我否定,怀疑自己存在的价值。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现在的国民党。失败的时候,当然要检讨,失败的原因当然也不只一端,目前提出来的建议,包括了“年轻化”、“更改党名”、抛弃“九二共识”等等。这些主张都来自于所谓的“青壮代”,但除了年轻化可取之外,其它都可看出国民党“青壮...

国民党改革:别忘了!40年前吴敦义也是青壮派

在青壮世代中常委相继请辞抗议的怒火下,国民党中常会昨天通过主席吴敦义的请辞案,为姗姗来迟的党内改革打开闸门。   台湾《联合报》评论指出,不可否认,国民党这次败选,是由于因应迟缓、战略错误、人选欠佳、误判形势等诸多原因所造成。但这么多因素加总,全都可以归结到党机器失灵。尤其党主席私心太重而无法公正领导、无法整编队伍,造成内乱不断,拖垮政党选...

吴敦义辞去国民党主席 中常委林荣德任代理党主席

▲国民党中常会15日推举中常委林荣德(中)代理党主席、中央政策会执行长曾铭宗(左)暂代秘书长   台海网1月16日讯 (海峡导报驻台记者 洪伟晟)昨天下午,中国国民党召开2020败选后首次中常会,会上通过了党主席吴敦义率副主席、秘书长及一级党务主管请辞案,还决议在完成新主...

高喊“老贼下台” !国民党青年军突袭中常会爆冲突

国民党代理主席林荣德 国民党15日下午举行中常会。国民党中央人士指出,会上先进行了选战检讨报告,检讨报告中列出败选7大原因,包括两岸论述未能掌握话语权,无法因应当下变局、恶质网军带风向,候选人品牌形象饱受挑战,难以争取中间选民认同等。还有,高雄市长胜选模式无法复制...

国民党的危机又岂是人的问题

经历最新的一轮大败之后,国民党内行礼如仪般又提出检讨和改革的要求,如同以往每次失败之后所呈现的那样。问题在于,如果改革如此容易的话,那么国民党也不至于沦落至此,更何况,这种所谓检讨与改革的呼声,依然只是聚焦在寻找“战犯”以及要求中生代接班,归根结底依然是探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