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台湾 >> 海峡漫话  >> 正文

解读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结果②:不是中国国民党“打败”了民进党

www.taihainet.com 来源: 中国台湾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中国台湾网11月30日北京讯   “胜不骄、败不馁,中国国民党不能一再期待从对手的腐化与堕落中汲取胜选的能量,我们必须更加努力,争取民众的信任、真正赢得民心,才能换得台湾的长治久安。”26日晚,当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结果大致底定之后,中国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写下这样一段话。在岛内政坛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洪秀柱,在中国国民党的“胜选之夜”,是该党内难得愿意“唱反调”的人,她还不忘自嘲“不惜再扮演一次不讨喜的‘乌鸦’”。

  根据台选务主管机关公布的票数统计,在26日晚已选举产生的21个县市长中(嘉义市因故延期投票),中国国民党获13席,并重新夺回了失去8年执政权的北台湾重镇台北市和桃园市。反观民进党,仅获5席。13:5的蓝绿县市长席次对比,也直接点燃民进党内新一波的派系内斗,蔡英文不得不黯然宣布辞去党主席职务。

  中国台湾网28日系列文章之《解读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结果①:“抗中保台”彻底失效,民进党真的“大败”了吗?》中提到,从得票数据上客观观察,民进党在本次选举中还是保住了基本盘,并非是如部分舆论描述的所谓“溃败”。不具名岛内选举观察人士向中国台湾网表示,中国国民党虽然在北台湾打了场翻身仗,但570万县市长政党得票数,仅比韩国瑜在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拿到的550万票略多。从这些数据浅显分析,中国国民党并未将“讨厌民进党”的选票完全收割,当然不能等同于是“中国国民党打败了民进党”,所谓“大胜”的说法更不成立。

  洪秀柱在接受中国台湾网采访时表示,民进党虽只剩5个执政县市,但县市议员席次反而增加30多席,总得票率增加了2.4%,而中国国民党总得票率只增加1.2%,县市议员则比4年前少了20多席。这些现象对于中国国民党而言,绝对都是必须正视的警讯。“因此我才会呼吁中国国民党,千万不要以为这次选举是所谓‘大胜’而变得得意忘形。”

  “民进党败选完全是罪有应得、咎由自取。”洪秀柱强调,台湾民众对民进党的这一记当头棒喝,并不代表是认同中国国民党。希望中国国民党要永远警醒、时时检讨、继续加油,争取更多台湾民众认同。

  中国国民党前副秘书长兼组发会主委张雅屏也认为,中国国民党在选前部分县市长提名时,能弹性或软性处理与“反绿”阵营间的利益冲突,以达至下架民进党的目的,而选举结果也证明,民进党失去民心,蔡英文输给了自己的傲慢,中国国民党则顺着“讨厌民进党”的岛内主流民意拿到多数县市长席次。

  中华海峡经贸交流协会理事长苏恒表示,民进党选举失利的原因有很多,但绝非是因为“中国国民党打败了民进党”。蔡英文领导的民进党当局施政不力,有党内派系为保存实力,并未在本次选举中精锐尽出和全力动员。再加之民进党因派系斗争而爆出的“论文抄袭”等选举丑闻,让中国国民党顺势捡到一把枪。她亦提醒,民进党基本盘并未松动,台湾政治版图则有走向绿大于蓝的趋势,尤其是过去被认为是“深蓝”的台北市,已开始慢慢变成“浅蓝”,会不会向“浅绿”移动,值得警惕。 (来源:中国台湾网 记者 李柏涛·李宁)

相关新闻
民进党惨败竟仅1人下台 岛内名医揭“输得不够多”

华夏经纬网据台湾“中时新闻网”报道 民进党在台湾地区县市长选举中惨败,但到目前为止只有党主席蔡英文宣布下台,行政机构负责人苏贞昌请辞获慰留,遭外界批评、各种酸言酸语爆多。时常针砭岛内时事的精神科医师沈政男则直言,民进党大败竟只有党主席下台,令人开了眼界。因此他认为,拯救民进党的唯一方法,就是让他们输得更多,懂得“见笑”,才可能看见自己的不...

民进党“九合一”选“输”了 连美国人都罕见向着中国国民党说话了?

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落幕,民进党遭逢创党以来最大挫败。(图片来源:台湾“中时新闻网”)   中国台湾网11月30日讯 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落幕,民进党遭逢创党以来最大挫败,外界认为,选举结果显示出民进党“抗中保台”牌的失灵。综合台媒报道,一向与民进党往来密切的“...

民进党选后忙着做这事 蓝营民代:没有想改变的意思

蔡英文(右)、苏贞昌(左)的选后动向,引起各界关注。(中时电子报资料照/陈麒全摄) 华夏经纬网据台湾“中时新闻网”报道 在台湾地区县市长选举大败的民进党,选后开始内斗抓战犯,台当局行政机构负责人苏贞昌口头请辞却还被慰留,让国民党民意代表赖士葆怒批,面对民意的实...

民进党败选 台湾民众要过好日子

据台湾当局选务主管机构的票数统计,除嘉义市市长选举因故延期以外,在已经选举产生的台湾地区21个县市长中,中国国民党获13席,民进党获5席,民众党获1席,另有2席为无党籍。台湾“中时新闻网”报道称,民进党遭遇前所未有的重大挫败,执政县市从所谓“三都”四县市缩水为“两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