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台湾 >> 海峡漫话  >> 正文

“停滞性亲美时代”结束,台湾人“反美”情绪缓升中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海峡之声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停滞性亲美时代”结束,台湾人“反美”情绪缓升中

编者按:作者是台湾专栏作家,本文为作者对近期台湾社会变化的观察、总结、思考,供读者朋友参考。

统一的最大障碍是什么?个人认为,台湾缺乏“反美”力量,就是最大障碍。唯有“反美”意识普遍存在于一般民众的心里,和平统一才谈得上水到渠成的可能。即便“反美”太高标,退而求其次,“疑美”也对统一十分有帮助。

现在,岛上的“疑美”风气已经势不可挡,转变成“反美”的情绪,也在升高,全因为美国在俄乌冲突中的“强横”表现。

俄乌冲突,是韩战(编者注:朝鲜战争)以来台湾民众最关心的外部战事,主要原因在于,一方面,完全不相关的台海问题被美国媒体与俄乌冲突放一起讨论,让台湾人有“既视感”;另一方面,社群媒体发达,一般民众与媒体人抒发己见的管道变多,信息走向多元化与戏剧化,使得重大事件纷纷呈现“戏感”,吸引目光。

一般而言,探索民情依赖民调,不过台湾内部民调既多且杂,良莠不齐,值得参考的数据其实非常少,几乎没有公开民调能呈现细腻的民情,只是充斥着政治化、方向性的低劣诠释。

例如,绿媒民调指出,俄乌冲突后,“支持独立”占比逾五成不变,但“不信美国会协防台湾”的占比又暴增至六成。矛盾之处在于,“独立”意识往往建立在“美国保护”的基础上;既然不信“美国保护”的占比暴增,“支持独立”的占比却没下降,可见民众心态的复杂性,绝不是简单诠释就能说明的。

因此,有时“目测”还比民调准,所谓“目测”,就是在有留言区的网络媒体上,大概体验一下讨论风向。虽然执政党勤于花钱买“网络佣兵”带风向,但有经验的人会筛除“1450”的“有价”评论,得出约略的真实民情。

我每天阅读外媒信息的比例远多于台媒,因此大约知道网民对俄乌冲突的反应与西方媒体的差距。有鉴于台媒多转述西方媒体的观点,在这种认知氛围下,网民的逆风观点就十分有趣,而其数量还不少。

观察结论就说在前头:在岛内,“1450”的效应递减,“反美”情绪正在升高。

俄乌冲突揭开美国真面目

美国不出兵东欧,影响台湾民众最深,过去“台独”洗脑“美国保护”愈大力,现在“疑美”的程度就愈高。可笑的是,美国还与民进党联手,放手让网军大吹“靠自己”的风向,这只会加深“疑美”的社会心理。

“疑美”是“反美”的基础以及必要过程,美国在俄乌冲突里的表现是“促战”而非“止战”,当然使得台湾民众联想到万一发生台海冲突时,也会坠入类似情境。因此,恶心于美国的拱火,便成了“疑美”者转成“反美”者的主因。

近年来,网络平台上衍生出愈来愈多“疑美”甚至“反美”的网红、专家学者与资深媒体人讨论国际事务,而他们的主要观众群是海外的大陆民众,但也因此连带使得其固定的台湾观众也开始熟悉大陆的世界观,这一批台湾观众就成了“反美”的主力。

透过市场力量的信息传播最有效,也最快速,“反美”的观众很快便蔓延到各网络平台的留言区驻点,包含著名的“塔绿班”据点PTT。

俄乌冲突之所以在台湾备受关注,与这些活跃的“反美”派有直接的关系。他们在新闻事件下所传播的主要观点是:

1. 美国是俄乌冲突的最大受益者,巴不得延长战事好套利。

2. 乌克兰就是美国棋子,一如台湾。

3. 搞完乌克兰,下一个搞台湾。

4. 欧洲应该摆脱美国支配,提高自主性。

5. 美国媒体都是虚假信息。

6. 美国只想让其“朋友圈”分摊促战与战后成本。

7. 乌克兰民粹误国,北约包藏祸心。

8. 不支持乌克兰就被骂“不爱台湾”。

9. 美国为选举挺乌克兰。

10. 最坏的就是美国猪,美国是世界乱源。

11. 美国垮台即世界和平。

12. 美国巴不得欧洲打烂。

以上观点,都很接近大陆民众的主流想法,可能有人会觉得,这些“反美”网民是大陆人不是台湾人,然而,留言看多了就能分辨是台湾人或大陆人,因为语气与用词仍有细微的差异。两岸留言区我也阅读不少,可断言台湾留言区的“反美”派绝大部分都是台湾网民。

诚实地说,“反对美国”与“认同大陆”远不是一回事儿,但和平统一不是一蹴可及的事业,在美国完全支配的状态下,只能先求降低台湾人对大陆的“抵触”,再求认同,而这个工作,大陆方面怎么做都是事倍功半,还得靠美国“自毁长城”,才能事半功倍。

此外,民进党既然与美国深度捆绑,那么其执政劣迹也会恶化民众对美国的观感,因为“美国支持腐败的代理人”。只要此一印象深植人心,“台美关系,坚若磐石”这口号,也能转化成“台美共谋,沆瀣一气”。

正所谓“物极必反”,愈是吹嘘“美国对台湾好”,在检验中得到反证就愈鲜明。

当台湾社会苦缺疫苗时,美国的协助不如台湾人预期;当台湾缺快筛剂时,美国不闻不问。倒是为推销“莱猪”,美国的冷血与威胁,让台人印象深刻。种种失望累积至今,“口惠不实”已成了许多台湾民众对美国的基本印象。

与大陆民众不同的是,台湾人对选举弊端有最直接的体验与更深刻的感受,“台美”都是“普选”制度,因此为转移选举焦点、祸延无辜的手段,台湾选民比较熟悉。

蔡英文第二次“大选”“狂胜”后,台湾社会几乎可说是不问是非的地方,但当议题牵涉到切身利益,基本是非就会被逼出来。美国执政党为救选情而牺牲乌克兰人,并大概率会如此对待台湾人,是非就极为明确,也特别让岛民有感。

“普选”能有效将民众的认同与思路一分为二,甚至一分为三,愈是热情投入选举的社会,就愈保证了分歧的扩大。分歧,会强化选民对选举手段的反感,辨认选举手法的虚无;然后,对政治冷感的中间选民会逐渐淡出,只剩下两极的选民。这种现象加上美国的支配愈形明显,等于在对美态度上制造“反美”的土壤。

“豪猪战术”背后的美国嘴脸

对台湾民众而言,美国真面目现形,也呈现在美方的“豪猪战术”。

在俄乌冲突前,这个议题隐而不彰,表现在媒体上的高峰期,就是“新式教育召集训练”,也就是对后备军人的“再整顿”。

俄乌冲突后,“豪猪战术”更是显现在美“对台军售”上,台湾要的美方不给,美方想给的台湾不要也得要,盘点美方开出的菜单,其战略思维就是要台湾人做肉盾、打巷战,以拖延战事好方便美国套利,“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机亮晃晃地暴露在台湾人眼前,毫不遮掩。

台湾民众只要不是“塔绿班”信众,稍加留意世事即知美国如何视台人如粪土,而民进党还跟着唱双簧兑换选举利益。

这种司马昭之心的暴露,也是“反美”的沃土,从上述网民对俄乌冲突新闻事件的反馈,即可了解为何民心正在转变,哪怕这种转变仍嫌缓慢,也与过往台湾社会的“停滞性亲美”呈现两样情。

那么,“1450世代”的台湾青年怎么想?

两岸观察者都很关注台湾青年的思想动向,而此族群也是“1450网军”集中“维稳”的对象,毕竟白纸最容易染黑。坦白说,青年对美国态度的松动迹象并不明显,甚至可以假设其思路没有改变,即“美国足以威慑中共,两岸不会发生战事”。

对于这个被关在“台美梦幻水井”里的族群而言,俄乌冲突还不足以让他们大规模“出井”看真相,尤其,在西方将自己塑造成正义一方的信息战大获全胜时,台湾青年没有多少意愿站在所谓“侵略者”那一方。

正义感相对高,是青年的特征,但也只有正义感特高的年轻人,才会对美国不向乌克兰派兵表示反感,一般青年仍愿意听信西方的说词——不出兵是为了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战”。

总而言之,有理由相信台湾的“反美”情绪正在升高,但青年族群是否也加入了“反美”队伍,得保守看待。但也不能排除,更年轻的族群因面临兵役延长,而开始“反感美国”。

结语

事实上,美国在乌克兰内部操弄“反俄民粹”后,乌国内部就迅速分歧到内战的程度。理论上,台湾也会走上同一条路,只是会不会演变成内战,端视大陆如何处理台湾内部与日俱增的“反美”情绪。

俄乌冲突后,美国的对台政策走向“完全支配”,在这种环境里,一方面社会的“疑美”与“反美”情绪会上升,另一方面执政者对“反美”力量的压制会加重。两种力量的碰撞势将累积社会的“反政府情绪”,直到爆发时机点的到来,再做一次性宣泄。

不过,不能低估民进党压制异议的能力,也不宜乐观评估美国利益终将在此受损,前者是不择手段的,后者则只需确保“所有在野党都亲美”即可。

除非,“反美”情绪已然失控,升高到所有政党都控制不住的地步。在出现这种极端情况以前,不排除会出现高举“‘疑美’旗帜”的政治人物吸收“反美”选票,也只有这样的政治势力的出现与壮大,台湾社会才可能产生有意义的质变。

目前看不到这种政治人物,但民间的“反美”情绪确实在酝酿与升高,“停滞性亲美”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