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台湾 >> 海峡漫话  >> 正文

台湾“大舰队无用论”的短视之处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华夏经纬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作者 谭传毅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研究员、法国博士

最近台湾吹起一阵歪风,“大舰队无用论”甚嚣尘上。这股歪风应该是来自于军种间的竞争以及近年负担过重的防务支出。这股风之所以“歪”,因为上层领导人从不考虑战争本质的问题,而仅以现实军备问题作为建军政策指导。在海军史上,也曾有过类似的行为,就是法国海军。  

歪风盛行的法国海军

19世纪正当马汉理论风行于欧美之际,法国却出现一股“歪风”。我们把这股“歪风”命名为“青年学派”(Jeune Ecole)。顾名思义,所谓的青年学派就是对传统保守“大舰队思维”的反动。

青年学派兴起,要从1870年普法战争谈起。普法战争期间,法国海军所扮演的角色趋近于虚无,当时法国海军预算超过德国、意大利、奥地利与俄国海军经费之总和。法国海军对普法战争的贡献不是在海上,而是在陆地上,因为海军派遣了1万2千名水手支持陆军防卫巴黎。战后许多法国人不禁质疑,国家供养这些“奢侈豪华”海军的目的何在?   

青年学派赞助者奥伯(Hyacinthe-Laurent-Théophile Aube)将军发表了一篇宣言:“建造战斗舰的成本极为昂贵,它们甚至于无法保证国家经济安全...”“只要国家能够保卫领海安全,能够配备马力足、够威力的大炮、能够在海上撑住、并能进行海上偷袭战的小艇,就不会吃败仗... ”  

在这种情形之下,法国开始建造总数量达567艘、排水量约为35吨的小型鱼雷快艇与炮艇,奥伯将军打算以数量众多的鱼雷快艇与炮艇,作为对抗英国优势海军的工具。对于法国海军而言,这极符合“武力使用的经济性”,而且,完全以防御为主的法国海军并不需要数量庞大的海上战斗部队,是一种伐得来的不对称战争。

在短期之内,法国海上偷袭战对英国海军的威胁的确极大,但是下列三项因素却限制偷袭战的优势:第一,在夜间巡洋舰队亦可利用夜色掩护,攻击敌人。第二,巡洋舰可加强其侧翼装甲,减轻鱼雷对舰体的破坏。第三,快炮出现,有效的反制鱼雷快艇偷袭战术。

1887年佛瑞西内阁垮台,参谋总长奥伯去职,青年学派随之进入历史。之后的100年法国海军受制于预算,造舰规模就是不如英国,可见奥伯将军对法国海军伤害之深远。

台军对小舰队的认识

蔡英文上任前,军方已经出现大舰队无用论,而有推动建造微型飞弹快艇。产生大舰队无用论的思维,无非是蔡英文任内4年军购金额接近4000亿元台币,势必挤压其它军购支出,在不增税的情形之下,为了有效运用有限的防务预算,唯有暂缓海军建军计划,例如神盾舰或潜舰案。

这里尝试解析台军对于小舰队的认识:

第一, 考虑到建造大舰队的巨额经费,但却无法保证海上防务安全,那么就应该以现有成熟技术大批量建造价格只有神盾舰百分之一的小型飞弹快艇。

第二, 此时凸显岸防的重要,因此,台军必须沿着海岸大规模分散部署飞弹(例如鱼叉飞弹),以补足海上防御缺陷,是所谓“重层吓阻”的实践。

第三, 为维持作战效能与经济因素,实行海上偷袭战可能是击毁解放军舰队的最佳方式。因此,海军不必建造价格昂贵、技术还不成熟的神盾舰或是潜舰。

第四, 台海防御的大舰队编队作战时代已经过去,因为弱势海军将会以“毒蜂战术”从多方攻击入侵的大舰队,而不会与解放军进行代价高昂的舰队编队作战。

第五, 海军只要维持相当数量的大舰,例如现有的纪德级驱逐舰、康定级、济阳级和成功级巡防舰为基础,配合大批量的小型飞弹快艇,就足以对抗解放军海军。

小舰队的不幸

从法国海军不幸的经验来看,当初青年学派完全忽略了技术发展是无止境的,当某方发展出一种新的军备技术或战术战法,对方马上就会出现新的反制技术。俗话说,一年陆军、十年空军、百年海军。意思是想要重建一支陆军只要一年,建立一支空军需要十年,至于建设海军则需要一百年。为什么呢?因为海军有其特殊文化,首先就是海军庞大的支出,例如2019年美国海军预算就等于解放军三军全年的预算。想要建设相当规模的舰队需要漫长的时光,可是毁灭一支海军的时间很短,特别是自我毁灭。

其次,不能把大舰队简化成为海上决战的工具。一支伟大的舰队可以做很多事情,海上决战只是其中之一。现代海军的功能如下:警察权、外交权、军事权。这三种权力都必须依赖大舰队才行。

以警察权来看,内容包括了海防、主权彰显、保护自然资源、维护海洋公共秩序、维持内部稳定等等。

外交权内容包括:强制对手协商、保障并强化与盟邦的关系、保障并强化友好政权使其不受内部的挑战、当友好政权受到外部攻击的威胁时改变其行为、在危机期间向盟邦表达坚定支持的讯息、对友好政权表达支持或威胁、影响某国外交协商路线、集结外国海军遂行代理人战争、经常性的实施远距离武力展现以维护利益、展现国家威望。

军事权则包括:提供安全环境以增进外交政策利益、反制敌国的吓阻武力、常规吓阻与防御、保护国家邻海与远海利益、整合海军基层建设以支持战时作战任务。

舰队一旦小型化, 警察权、外交权、军事权通通做不了,例如台湾地区经常和日本或菲律宾发生渔权纠纷,固然可以派遣俗称第二海军的海巡船去处理,但是很多国家都会以正规海军在视距外从水上、水下、空中、太空监视,一旦己方的海巡或海警船失利,第一海军可以立即接应。

海上作战时间很短暂,绝大部分时间都是海上警察权、外交权、军事权的表达。更重要的是,即使海上作战失利也不能气馁,因为坚忍不拔、不屈不挠正是海军文化的展现。而现在战争未启,军方已经动摇屈挠!

不能把舰队当作岸防武器

坚忍不拔、不屈不挠的海军文化来自于制海权的获得与维持,因为制海权是相对、而不是绝对的,只有陆权才是绝对的,因为陆权涉及了主权,而海权属于舰队存在的一方。

把舰队当作活动炮台是对于海军最大的侮辱,就像1905年日俄海战俄国太平洋舰队被日本海军封锁在旅顺港一样,首先拦截并歼灭远赴重洋来救援的波罗的海舰队,接着歼灭在旅顺港等死的太平洋舰队。另外,台湾当局和军方对于岸置飞弹有个错误的迷思,以为用飞弹就可以解决解放军的攻击。他们好像忘了,当飞弹阵地本身成为第一波被攻击对象的时候将无法存活,已经注定失败的命运;况且,现代反飞弹方式极为多样化,就像当年反鱼雷手段一样。

除非台军主动以小博大对解放军采取偷袭战术,但是台军敢吗?战略被动往往是战败的代名词。

相关新闻
美国喊话打算削减驻韩美军 韩专家:只是谈判技巧且不会奏效

据《星条旗报》网站7月18日援引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由于美国与韩国在驻韩美军防务支出分担问题上分歧依旧未解决,五角大楼已经建议白宫选择削减驻韩美军数量。 (资料图:训练中的驻韩美军) 今年秋季,白宫将就在全球哪些地区撤回部分美军做出初步选择,包括亚洲、中东、欧洲和非洲...

特朗普“催逼”北约成员国增加防务支出

7月11日至12日,北约年度峰会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北约总部召开,特朗普针对北约盟国在防务上开支过少、分担不够“火力全开”:“多年来,许多北约国家欠了我们一大笔钱——把过去10年或20年的费用加起来,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特朗普急不可耐地“催逼”北约盟国增加军费,最直接的目的当然是希望降低美国的分担额度。北约现有成员国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

奥巴马削减军费? 执政8年防务支出为二战后最高

参考消息网2月6日报道 外媒称,奥巴马离开白宫时和入主白宫时的情况没有太大不同:军人们依然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为稳定这些遭战火摧残的国家而战斗。不过,在他掌权的8年期间,美国的防务和国家安全领域完成了一个剧变的周期,此外他还多次试图降低美国对海外战事的参与度。   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1月17日报道称,特朗普在1月20日成为美国三军统帅,在之前的8年...

中国打造大舰队,新装备不断入役(组图)

潜艇编队航行   中国大舰队,新装备不断入役   ———送给中国海军的生日礼物   在许多海军强国,海军的诞生日就是国家的海军节。今年4月23日,中国海军迎来66周年生日。让我们共同回味中国海军一路驶出的靓丽航迹,见证中国海军装备建设:从简陋到完备,从弱小到强大,从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