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台湾 >> 海峡漫话  >> 正文

“九合一”选举政治影响观察:蓝绿力量仍呈均势状态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华夏经纬网 陈丽丽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岛内两次选举情况对比 合成图

   作者 陈丽丽

   “九合一”选举结果呈现“蓝增绿降”与“蓝进绿退”态势以及岛内民意希望改变经济民生现状、寻求良治愿望。在县市长选举中,国民党大胜,民进党大败,政治结构与生态再次发生重大变化,并对未来台湾政局发展将生产重要影响。

   多年来,台湾政治发展呈现显著的“蓝消绿长”态势,蓝绿支持比例从早期7:3、6:4到5:5再到4:6的重大变化,政治结构由“蓝大于绿”变为“绿大于蓝”。“九合一”选举结果则显示,蓝绿政治力量发展出现“绿消蓝长”与“绿退蓝进”态势,蓝绿支持比例翻转,大致变为55:45。地方政治版图由上届“蓝天变绿地”变为“绿地变蓝天”,国民党执政县市由6个增加到15个,增加了9个;民进党县市长当选数由13个降为6个,减少一半以上(无党籍1席)。不过,民进党仍掌握“中央”与“立法院”,蓝绿力量对比总体仍呈现均势状态。

   在这次“九合一”选举中,统独小党纷纷投入县市议会等基层选举,并有不同程度进展,尤其是新兴“台独”政党时代力量党在县市议员选举中取得重要进展,并向全岛蔓延,是未来值得关注的现象。不过,统独小党还仍无法改变蓝绿二元政治结构这一基本格局,国民党与民进党之争仍是台湾政权争夺的主体,从“中央”到地方到议会不断呈现蓝绿轮流掌控,其他政党还远不具备挑战两大党的实力。

   在这次地方选举中,“韩国瑜旋风”对国民党走出困境发挥了重要作用,是国民党胜选的最大功臣,在党内地位与影响力显著上升,必然引起党内权力结构重组。不论韩是否角逐未来党主席选举或2020年大位,以韩国瑜、卢秀燕、侯友宜、朱立伦、江启臣、罗智强等为代表的中生代逐步崛起、成为国民党转型期内重要力量,已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很可能形成新的权力核心,吴敦义、马英九、郝龙斌、洪秀柱、王金平等老一辈在党内地位趋于衰落,很可能纷纷离开党内政治核心,扮演幕后角色。在当前形势下,谁代表国民党参加下届领导人选举将成为党内权力争夺的焦点。吴敦义在党主席任内没有建树,领导力严重弱化,但因韩国瑜旋风国民党实现了大胜,让吴处于有利地位。不过,世代交替已不可避免,加上韩国瑜现象刺激,可能有更多中生代或新生代精英逐步浮出台面,形成新的竞争局面,这对国民党是一个好现象。依据党内选举机制,未来谁出线,变数颇多,并不确定,但谁最终代表国民党参加选举,则结果大不同,会直接影响胜否结果。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新闻
"九合一"选举启示:两岸关系从地方回温

作者:霭琳    九合一选举落幕,全台22县巿,国民党拿到15个。选后高雄市长当选人韩国瑜率先表态支持“九二共识”且要成立两岸工作小组,一些蓝营执政县市也先后在两岸关系上表态。这意味着,两岸关系融冰,将从蓝营执政的地方县市开始。    民进党在“九合一”选举上惨败,...

蔡英文意志和民意新主流恐续分歧

大华网络报刊文说,“九合一”选举后的台湾政局显示,蔡英文团队对于民意新主流的感受度和反应力,仍然不足,其迟缓和误判,势将持续影响民意走向,以致进一步反映在13个月后的“大选”。    11月24日选举结果及民进党大败揭晓后,蔡英文即在中央党部宣布辞去党主席,并称要进行“党务改组”,同时她强调,“台湾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所以“在改革的关键期,政府...

“九合一”蓝大胜后 朱立伦吴敦义亮出2020起手式?

台海网12月3日讯 导报综合台湾媒体报道,“九合一”选举国民党大胜,新北市长朱立伦、国民党主席吴敦义被认为是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蓝营初选的两个有力竞争者。昨天,台湾舆论认为,朱、吴二人最新的动作,显示他们都已经各自亮出了2020年选举的起手式。 朱立伦下乡买菜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报道,岛内卷心菜价格暴跌,跌到每公斤4元(新台币,下同),云林县长...

北蓝南绿瓦解 台湾“九合一”选后政治板块不再铁板

台湾2018年底的“九合一”大选,犹如一场政治大地震,让台湾县市的蓝绿地貌出现明显错动。表面上,民进党原有13执政县市被腰斩,“绿地”仅存6县市,在数量上半毁,再进一步比较民进党此次选举与2016大选的全台总得票数,足足少了200万票,无疑动摇“党”本,后续发展已然悲观。 然...

“九合一”选举惨败的伤痕还未抚平,民进党就开始内斗了

摘要:民进党党主席具有提名权,谁将最终接任,无疑会成为民进党内推选谁“参选2020”的晴雨表。围绕这一职位,在下一届中常会召开前,民进党的内斗将一直继续下去。 “九合一”选举前,谁都知道民进党会输,但几乎谁都未曾想到它会输得如此惨。 选举政治生态中,选民用选票“教训”了执政不力的执政党,执政党内部自然也需要有人为败选负责,以彰显对民意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