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台湾 >> 海峡漫话  >> 正文

陈菊的颜色是绿色还是黑色?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台海网 林靖东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台海网7月21日讯 台湾《新新闻》周刊1324期“政治事”文章指出,洪智坤在脸书上PO文,直指李清福让党职选举出现黑道护盘;另一方面陈菊想尽办法让刘世芳递补中执委并争取中常委,整件事除了牵动下届高雄市长选举,更关系绿营的派系平衡。

   苏贞昌当民进党党主席的第一次中常委选举,竟然就传出有“黄赌毒”势力介入!

   民进党中执委洪智坤曾经是高雄市长陈菊的办公室主任,在陈菊连任后离开高雄市政府,这次洪智坤指控菊系在下榻的君悦饭店,隶属高雄“新黑派”的李清福找来黑道围事,让党职选举出现“黑道”护盘。他以李清福曾因贪渎案被判刑六年,还要求菊系挺他担任中常委,抨击李形象不佳,应该辞去中常委。

   洪智坤在脸书上PO文,“黑派不是黑金、黑金却成了黑派?民进党党职选举,高雄‘黄赌毒’黑道角头没有出动北上‘护盘’吗?我敢冒着生命危险公开此事,民进党中央敢不敢彻查?不查明此事,余登发老前辈在天之灵,也会感伤流泪吧?”

   菊系第一时间否认洪智坤的说法,洪平朗更以“胡扯”反驳,陈菊也表示李清福案件尚未定谳,过去经验显示民进党人被控贪渎多属诬陷,挺李姿态明显。

   洪智坤随后发表声明,“一、本人将向民进党中央具名检举,并提供相关资料,要求彻查○七一四当晚帮派分子参与介入党职改选案乙事。二、为顾及本党形象,本人呼吁李清福先生辞去中常委一职,专心打贪污罪官司。三、乌鸦虽孤,其鸣也锐。本人举发此事,愿意负起所有政治及法律上之责任,也愿意承担人身安全之威胁,务求民主进步党进行大改革,以符合台湾人民之期待。”

   邱议莹请辞 舞台让给刘世芳

   李清福现任高雄农田水利会会长,在余政宪“立委”落选后,除接收部分黑派桩脚与资源外,与前县长杨秋兴亦有交情。余政宪在“五都”选局时曾力挺陈菊,但因资格问题放弃竞选中执委。但也有一说是李清福因与余政宪有宿怨,对余投不下去,因此余政宪才被迫退出。不过泛菊系整军后,李清福成了菊系的中常委。

   据了解,陈菊原先设定刘世芳当选中执委后,再与新系合作担任中常委;菊系之所以如此思考,在于谢系推举管碧玲担任中常委,菊系必须推举一人与以抗衡,力阻管妈长驱直入未来的高雄市长。环顾嫡系内部,能与管妈等量齐观的就属刘世芳,毕竟李清福、邱议莹、洪平朗的火候还不够。

   只是万万没料到,刘世芳兵败中执委,进不去权力核心,便由黑派的李清福角逐中常委。关键是,“全代会”当晚有人向陈菊建议,可以劝退一人使刘世芳递补,因为刘世芳是落选头,这个建议当然颇让陈菊眼睛为之一亮,虽然她与幕僚先行返回高雄,但这个权宜之计已在菊系的心中酝酿。

   经过一夜沙盘推演后,确定由邱议莹以健康因素请辞,而照党内规定,中执委出缺采“递补”方式。知情人士指出,邱议莹身体状况有大幅好转,化疗已告一段落,正考虑要拿掉头巾,“以她的情况,担任中执委没有问题”,而且她当天看来体态丰腴许多,气色亦比过去红润有神,邱议莹请辞中执委,就是要把舞台让给刘世芳。

 

   反菊各派系 至今未整合成功

   但刘世芳的终极目标是中常委,中执委还不足以跟管妈平起平坐,那要如何让刘世芳进入中常会?党章规定,中常委出缺时由中执会“改选”,换言之,必须有人请辞或出缺,中执会才能重新选举。

   党内人士指出,按照派系的不成文规定,“一个萝卜一个坑”,派系若要越线,形同“宣战”;菊系要拱刘世芳,唯一的办法就是拉下“自己人”,然后重新选出刘世芳。这一点,“因为都是菊系,一上一下,席次并不影响,其他派系不太会介入。”因此也有人怀疑洪智坤的爆料,或许是为了党的“干净”,但提供素材者的用心可就不能以道里计。

   相关人士指出,整个事情牵涉高雄黑派、菊系、谢系等势力,重点是陈菊的接班人竞争已经逐渐台面化,地方盛传,陈菊有倾向黑派的副市长陈启昱,但新、菊系在高雄八年、甚至十二年的根基,愿意拱手让给非嫡系吗?而且陈菊还要连任,过早显现接班人,须提防提早跛脚。

   “平衡策略”是菊系核心的思考之一,刘世芳是副市长,能与黑派陈启昱维持均势;而拉刘世芳入中常会,主要还是抗衡管碧玲与谢系。让菊系担忧的是,当年“秋菊之争”,包括谢系、陈其迈、林进兴等系统与部分亲杨秋兴的黑派都是反菊阵营,至今还未整编成功。

   苏贞昌对“黑道说”表示,不怕家丑外扬、欢迎同志检举、按照党的机制调查;前“立委”郭正亮调查当天君悦饭店情况表示,从头到尾与黑道无关,是黑派对余政宪退选及陈菊强推刘世芳而耿耿于怀,以致跑票,因此郭要洪智坤“不要乱讲”。

   至于洪智坤所言有多少真实性,党中央若是调阅君悦饭店的相关录影画面,真相应该就能水落石出。

【相关评论】

   洪智坤发炮究竟是反黑救党还是排新护苏?

  本来,民进党第十五届第一次“全代会”出现了一番新气象,人们都以为可以与国民党最近的不济作为形成鲜明的对照,因而有可能会重演十二年前“究竟是向上提升还是向下沉沦”的一幕。但意想不到的是,令到民进党全党上下都感到精神振奋的“全代会”刚刚闭幕,兴奋的心情仍未消散,没有派系奥援但却以十七票高票再次当选中执委的洪智坤,就跳出来发炮,声称“黑道介入民进党内选举”,指控因贪渎案遭判刑六年的高雄农田水利会会长李清福,在中执委和中常委改选前一天,动用高雄“黄赌毒”黑道角头北上君悦酒店护盘,当面向高雄市长陈菊表态自己要担任中常委,几经协调,终而以“陈菊代理人”之姿顺利挤进权力核心。为此,洪智坤还向党中央呛声:“党中央敢不敢查?”一时间,引起民进党内外哗然,更令民进党陷入其曾经痛打的“黑金政治”之中,“向上提升”之势当即就转为“向下沉沦”,与发生“林益世事件”的国民党相比,堪称“半斤八两”。由此,洪智坤此举究竟是反黑救党,还是抹黑害党,党内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评论员富权在澳门新华澳报撰文指出,实际上,洪智坤的指控是极为严重的。想当初,“清流”是民进党自我标榜的政治资本,并一直摁住国民党的“黑金政治”来痛打,因而一路在公职选举中攻城掠地,最后实现“地方包围中央”的战略意图。陈水扁后来虽然背叛了其“清流”的理念,疯狂地贪贿,但毕竟没有与“黑道”沾上边。如今正当民进党眼看又有机会再次实现“政党轮替”之际,尤其是在自己所属派系“苏系”的“顶爷”苏贞昌当选党主席,并有机会“黄袍加身”率领民进党人进驻“总统府”的前景之下,洪智坤的指控却让民进党首次与“黑道政治”扯上了关系,甚至连曾坐过“政治黑牢”的硬骨头陈菊也屈服于“黑道”的淫威,任其在中常委选举中予取予夺,不管洪智坤所说的是否属实,光是其指控的内容就足以令民进党蒙羞,所受到的冲击的力度,虽仍难与陈水扁的贪贿案相提并论,但也够民进党困扰和尴尬的了。 

  其实,民进党的中常委选举不管是否有“黑道”介入,党中央的相关机构在这次中执委及中常委改选中的幕僚作业及候选人资格审查的疏失,让已被法院更一审判刑,并在上诉之中的李清福参选,本身就已是抵触民进党有关内规,尤其是最重要的内规《纪律评议裁决条例》的问题。无论是进行党职选举幕僚作业的组织部,还是审核候选人资格的中执会,都负有失职的责任。另外,即使是没有发生洪智坤所指控“黑道”向陈菊施压的情事,但作为高雄市长的陈菊,明知高雄地方法院已经就李清福被控诉涉嫌收受厂商贿款八百七十三万元一案,更一审判刑六年,并科罚金三百万元,不符参加党职选举条件,但也要运作他参选中执委,并进而安排他参选中常委,从而气走了带有高度政治意义代表性的余政宪,甚至还导致刘世芳落选,也应负有直接的政治责任。而且,让有“黑道”背景的人物进入“菊系”商量安排参选人选的内部宴会场合,尽管并非如洪智坤所指控的“介入选举”,但也是重大疏失。一是与“黑道”扯上了关系,玷污了民进党的形象,二是不避“瓜田李下”之嫌,终让洪智坤籍此“夸大其辞”(《美丽岛电子报》副总编辑吴子嘉之语)。

  但即使如此,平时就喜欢“放炮”的洪智坤,在民进党公布中执委候选人名单,及印制候选人《公告》时,就应提出李清福的参选资格问题,让中央党部有机会及时纠错,而不应等到李清福“意外”当选中常委才发炮。这本身也就是不负责任之举。不过,可能也是因为苏贞昌运作的蔡同荣意外落选,洪智坤“护苏心切”,才出此举。

  但无论如何,此一事件可能会搅动党内的反“新潮流系”的思绪及势力发酵。实际上,这次中常委选举,“新潮流系”是大赢家,而蔡同荣在抽签中成了“三号签王”而告落选,赢了的吴思瑶、颜晓菁就是属于“新潮流系”。另外,陈菊虽然被人们称为“英系”,但她真正的派系属性是“新潮流系”。她所拱抬的几位候选人,包括意外落选的刘世芳,都是“新潮流系”。陈菊本人及同是“新潮流系”的台南市长赖清德因是“直辖市长”,按“党章”规定是“当然中常委”。洪智坤是否因为眼看到“新潮流系”大举进驻党中央,担心本来就与“新潮流系”亲近的苏贞昌,会受到“新潮流系”的包围以至是“绑架”,因而才以“围魏救赵”的方式,实行“救苏打行动”? 

  洪智坤与“新潮流系”关系欠佳,非自今日始。不说以往的恩恩怨怨了,就说是去年的争取不分区“立委”提名的过程中,他就曾发炮猛轰列入安全名单的派系代表伤害党的形象,并指出最令人失望的是曾任“新潮流系”总召的段宜康,以“误餐费”来解释“走路工”,力挺有贿选纪录的人,这种做法和国民党传统地方桩脚没有两样,因而连署要求党提名委员会重新提名不分区“立委”参选人。

  去年底“总统”选战最激烈时,洪智坤又猛烈发炮,痛批蔡英文竞选总部总干事吴乃仁与执行总干事林锡耀是“哼哈二将”,并替谢长廷与邱义仁无法发挥选举所长而抱屈。而吴乃仁与林锡耀就是“新潮流系”,而且吴乃仁还是“新潮流系”的大佬。邱义仁虽然也曾是“新潮流系”大佬,但在他出任“国安会秘书长”后,已经脱离了“新潮流系”的活动。而现在林锡耀更是当上了中央党部秘书长,这让洪智坤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其实,洪智坤曾是陈菊的亲信,当过陈菊的高雄市长办公室主任,四年来在市府的地位堪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甚至连市议员请托人事、市府官员办事都要巴结这位“地下市长”的传闻。但在“五都”选举时,争取连任高雄市长的陈菊,本身就已经弊案缠身,再加上其爱将洪智坤的三栋豪宅资金来源交代不清,操守惹人疑议,使得陈菊自然成为另两位市长候选人杨秋兴、黄昭顺攻击的箭靶。洪智坤就遭到内外夹攻,逼使陈菊阵前换将,由陈菊的亲弟弟陈武进抢下军旗,坐上陈菊竞选办公室“大掌柜”的地置,陈菊的侄子李昆泽则成为“金库”的掌门人。洪智坤不但被自家人斗垮边缘化,更被菊家班逐出门外。因此,洪智坤近日的发炮,也有报复“菊家班”的意涵。

  洪智坤近年转向支持苏贞昌,尤其是在今年的党主席选举中,因而已被视为苏贞昌的人。他这次跳出来的用意,也有可能是不值苏贞昌运作的蔡同荣意外落选,让苏贞昌失算,因而要李福清辞职,让排在票选中常委得票第十一的蔡同荣得以“递补”,让苏贞昌“功德完满”。

 

相关新闻
让民进党大败下台 台网友:乖乖投国民党票

民进党“执政”后,许多政策惹议,民调直直落!台湾网友在PTT提问“终身不投国民党,如何让DPP(民进党)大败?”网友表示“现阶段不可能”不投国民党就要接受民进党“执政”。能毁灭国民党只有国民党,同理,能毁灭民进党只有民进党。   网友表示“真的会被民进党气死,钱沾、‘劳基恶法’、‘监委’、林全旋转门…资进党超级无下限,果然饿很久了!别人做都是错,自...

对蔡英文政策反感 民进党创党党员叹:民主悲哀

蔡英文当局上任后积极推动“不当党产”、“促进转型正义条例”,引来诸多争议。民进党创党党员陈武勋说他对这两项政策非常反感,并指出台湾民主已迈向末路。他感叹表示,当选后拥有绝对的权力却能为所欲为就是台湾民主的悲哀。   陈武勋接受中评社访问时指出,现在民进党所统治的台湾早成“民主独裁”的社会。他说民进党“完全执政”后所推动“不当党产委员会”跟“...

民进党护航“监委”全过 挨批“史上最烂名单”

台“立法院”昨天行使“监察委员”同意权,陈师孟等十一名被提名人全数通过同意票门坎。国民党批评,在民进党多数的护航下,通过史上最不适任的“监委”名单,这对台湾宪政史上是最大讽刺。   为不满民进党长期主张废除台“监察院”却提名“监委”,国民党团上午在党团大会结束后,集体进入议场拉起布条,讽刺民进党欺世盗名、骗选票,国民党“立委”赖士葆等人更推...

民进党高雄市“菊赵结盟”? 林岱桦:阴谋论

民进党“立委”林岱桦昨天完成登记参选高雄市长党内初选。记者周佑政/摄影 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民进党“立委”林岱桦昨天到民进党中央,完成登记参选民进党高雄市长初选。她强调,高雄市长初选不该陷入派系的角力、拔桩的厮杀,及财团的挂钩。她强调,参选的初衷,无非是唤起所有参选人对原高雄县区的重视,“若在参选人能具体提出对高雄县区的规划,都是...

菊赵结盟? 赵天麟:争取支持,不操作派系

民进党“立委”赵天麟(左)昨日上午在妻子陪同下,前往登记民进党内高雄市长初选。 记者陈正兴/摄影 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民进党高雄市长初选竞争激烈,民进党“立委”林岱桦、赵天麟昨日完成登记参选,对于菊赵结盟传言,林岱桦说,这是阴谋论。赵天麟表示,不应该因一场初选,让高雄市长陈菊公信力受到影响,他希望争取陈菊团队的支持,也不排除未来与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