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娱乐 >> 体坛动态  >> 正文

陈虹伊花滑世锦赛完美亮相 短节目滑出个人赛季最佳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新华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新华社日本埼玉3月20日电(记者李嘉、沈红辉)身材高挑、脸小精致,陈虹伊一袭白裙,20日在成年组花样滑冰世锦赛上完美亮相,短节目58.53分是她的赛季最高分。当日女单短节目共有40名选手参加,比赛进行了近6小时,陈虹伊最终名列第15,顺利晋级自由滑比赛。平昌冬奥会冠军扎吉托娃以82.08分领先。

16岁的陈虹伊当日第一个出场,表演的曲目是《天鹅之死》,曲风舒缓,她干净漂亮地完成了所有跳跃,步法流畅,旋转优美,赢得了在场观众热烈的掌声。

“我今天滑得自己比较满意,滑行和表现力比平时都好。我刚比完世青赛,相对比较疲劳,世青赛也出现一些问题,所以技术上稍微改动了一下。前几天在家训练量还比较大,来了(日本)以后才调整的。虽然参加这么多(比赛)觉得疲劳,但经验比以前多很多,上场没有以前紧张,自己也越来越成熟了。”陈虹伊说。

“去年世锦赛我还在家看电视呢,哪能想到今年自己能来比赛。”她说,“双人滑的两对大运动员和冰舞的选手都是我的偶像,这次可以一起来比赛。我这次就希望能滑出自己的训练水平。”

陈虹伊在队里有“劳模”之称,世锦赛前她连续参加了2月的四大洲花滑锦标赛、全国冠军赛和3月初的世青赛。从世青赛结束到出征世锦赛在北京只待了5天。她在四大洲赛名列第14。

“18场,这个赛季一共参加了18场比赛。”带了陈虹伊8年多的教练赵阳说,“我们系统训练的时间没有连续超过10天的时候。对她来说很辛苦,尤其她还在上学。”密集的赛程除了体力要求,陈虹伊还要在青年组和成年组之间做好无缝对接,青年和成年的节目动作要求不一样,表演时长也有区别。

“世青赛时她有的动作被裁判降级了,针对这个问题回来后我们进行了调整,她从世青赛回来我们在北京待了5天,当天下午两点回到首钢,7点我们就开始训练了。”赵阳说,“来到日本以后才开始减少训练量。”陈虹伊在世青赛只获得了第19名。

“这次她抽签第一个出场,今天早上情绪有点低落,我们就陪她做了一些智力游戏,让她情绪平复,然后今天上场热身时状态就不错,滑出了训练水平,也是本赛季最好成绩。”赵阳说。

陈虹伊目前在海淀实验中学上高一,只能课余时间练习花滑。

“以前在首都体育馆的时候就午休和放学去练习,现在搬到首钢下午就回不去了。”她说,“我们老师都很支持我练滑冰,有时间就给我补课,但是现在和初中不一样,以前落几天课好补回来,现在学业紧张了,还有高考和合格性考试,我也没想清楚以后(怎么安排),现在能学就往下学,不想因为花滑放弃学业。”

赵阳透露,陈虹伊训练极为刻苦,每天坐40分钟公交车去北京西边的首钢冬训中心上冰训练。平时每天三场冰,一场一个半小时左右。

“她是第一次参加世锦赛,我们对她没有成绩要求,就是来学习的,希望她自由滑也能发挥训练水平。”他说。

相关新闻
花滑世锦赛综合:隋文静/韩聪短节目暂列第二

花滑世锦赛综合:隋文静/韩聪短节目暂列第二 扎吉托娃领跑女单短节目 新华社日本埼玉3月20日电(记者沈红辉 李嘉)2019年花样滑冰世锦赛20日在日本埼玉开赛。首个比赛日结束后,中国双人滑名将隋文静/韩聪和彭程/金杨发挥非常出色,分别以79.24分和75.51分排名双人滑短节目第二和第三。俄罗斯平昌冬奥冠军扎吉托娃以近乎零失误的表现,力夺女子单人滑短节目第一,中国...

世锦赛:羽生结弦进行赛前训练

3月19日,羽生结弦在训练中。 当日,日本花样滑冰选手羽生结弦在日本埼玉进行2019年花样滑冰世界锦标赛的赛前训练。 新华社记者王丽莉摄 羽生结弦在训练中。新华社记者王丽莉摄 羽生结弦在训练间隙。新华社记者王丽莉摄 羽生结弦在训练间隙。新华社记者王丽莉摄

世锦赛:陈虹伊进行赛前训练

3月18日,陈虹伊在训练中。 当日,中国花样滑冰选手陈虹伊在日本埼玉进行2019年花样滑冰世界锦标赛的赛前训练。 新华社记者王丽莉摄 陈虹伊在训练中。新华社记者王丽莉摄 陈虹伊在训练中。新华社记者王丽莉摄

中国花滑队举行备战世锦赛公开课 赵宏博坦言隋/韩不在最佳状态

新华社北京3月12日电(记者李嘉、张寒)距离2019年花样滑冰世锦赛开幕还有不到一周时间,正在紧张备战的中国花样滑冰队12日下午在首钢冬训中心举行了公开课,隋文静/韩聪和彭程/金杨两对即将出战世锦赛的双人滑组合都参加了公开课。 公开课上隋文静和韩聪表现并不好,特别是隋文静的单跳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中国花滑队总教练赵宏博坦言:“隋/韩并不在两人的最佳状态,...

教育部长陈宝生亮相“部长通道”,谈了这些教育热点话题

刚刚   教育部长陈宝生   亮相“部长通道”   他谈了哪些教育话题   先看答问速递   ↓↓↓   ★我们的减负工作,原来叫做“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现在叫做“线下减负、线上增负”。这是一个新问题,战场转移了,阵地变化了,方式变异了。   ★线上线下综合治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