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娱乐 >> 电影  >> 正文

动作电影传承,“人才在内地,经验在香港”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新京报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老牌武行退隐或转幕后,内地尚无行业标准,香港已有训练班挖掘后备力量

  动作电影传承,“人才在内地,经验在香港”

  熊欣欣在《黄飞鸿2:男儿当自强》中饰演九宫真人,并获得第1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新演员提名。

  熊欣欣在《黄飞鸿3:狮王争霸》中饰演武林怪杰鬼脚七,这个角色令他一举成名。

小侯在《十八般武艺》中饰演铁猴。

小侯在《霹雳十杰》中饰演方世玉,与动作明星刘家辉有很多精彩对手戏。

  香港动作片中各种“真摔”的镜头背后,体现出的是要强的“拼命精神”。

  “龙虎武师”这个称呼已经成为过去式,现在还叫“龙虎武师”的这批人都已经六七十岁。他们少数还活跃在电影行业,大多数已退隐,逐渐被观众遗忘。但当年,他们凭借一个“勇”字,创造了上世纪香港动作电影最辉煌的八九十年代。就像徐克导演所说,他们以前做的事情,往后没有人能够做得到。虽然,那个时代过去了,但是龙虎武师的拼搏精神,依然还要在武行中传承下去。

  无奈

  岁数大了要考虑转型“做不了凭什么吃这个饭?”

  在拍摄纪录片,采访一些龙虎武师时,魏君子都会抛出同一个问题:“你认为最厉害的龙虎武师是谁?”所有人都指向一个名字:小侯。

  2000年,邵氏公司出了一批DVD,魏君子看了其中一部《霹雳十杰》(1985),小侯演方世玉,他的身手让魏君子眼睛发光,“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厉害的动作演员,跟头翻得这么漂亮,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魏君子毫不吝啬对他的赞美,从此记住了这个名字,后来又看了他主演的《疯猴》(1979)《十八般武艺》(1982),还是喜欢得不行。

  小侯是粉菊花的徒弟,和董玮、林正英、孟海等是师兄弟。当采访中,众人都推举小侯是最厉害的龙虎武师时,魏君子便锁定将小侯等几位龙虎武师作为纪录片的中心人物,以一种写实的方式去拍他们的生活。魏君子知道,这些龙虎武师晚年生活并不是特别如意,很多人因为早年拍戏落下一身伤病。当魏君子确定了这种拍摄方式,与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以及他们本人沟通协调时,最后都拒绝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魏君子想了很久终于明白了,龙虎武师这个群体到暮年之后,跟其他行业的人最大的不同是,不许英雄见白头。他们当年巅峰时期就像运动员,成家班、刘家班、袁家班、洪家班就相当于4支运动队,每个人都想做高难度动作去拿第一,你从7楼跳下来,那我就从8楼往下跳,有种比学赶超的精神。他们年轻时候是非常有尊严的,永远要把最好的一面给你看,不好的一面,对不起,不会给你看。

  魏君子说,龙虎武师也是吃青春饭,20岁身体处于体能巅峰,30岁也可以,但一到40岁之后,身体机能明显下降。魏君子曾问元华,还能翻跟头吗?元华说,能翻,眼皮能翻。龙虎武师一旦体能不行,就要考虑往演员、动作指导、导演方面转型。

  小侯虽然身手好,但限于外形,并没有大红大紫。邵氏停产之后,他也学做动作设计,但他不像洪金宝那样,既能做身手,又能做设计,后来干脆就不往这方面发展,再后来戏也不拍了。

  谷轩昭很有远见,在做武行的时候,就考虑转型,因为他之前在香港电视台拍过很多古装剧,常常吊威亚,有非常好的训练,后来内地有段时间流行古装片,就转型做了动作指导。火星现在香港TVB做武术指导,也做演员,这两年在内地拍了几部网络电影。

  熊欣欣马上要60岁,他依然长期保持着运动习惯,控制着身材。“你长个大肚子,胖不溜秋,做什么动作演员,精神在哪里?”运动员出身的熊欣欣,依然保持着作为演员的良好精神状态。有时候做武术指导,光靠嘴巴说,别人不理解,就得示范给他们看,“有些武行这个动作做不了,我就试给他看,什么叫做不了,我都快60的人都能做,你为什么做不了,做不了凭什么吃这个饭?”不论是做动作指导还是演员,熊欣欣都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片场。

  过去

  从事武行太危险,赚钱多花得也快“保险公司不收赔不起”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香港龙虎武师很赚钱,薪水很高。纪录片中提到,有的龙虎武师当时一个月能拿2000元港币,而当时的白领每月才一二百元港币。熊欣欣1983年从武术队退役后,回到柳州担任武术教练,当时工资是40多元人民币,几年之后去香港发展做武行,每月360元港币。

  姜大卫最初做武行,动作片大导演张彻想签他做男主角,他不愿意,因为做一次替身150元港币,而做男主角一个月才500元港币,一天做3次替身就顶一个男主角一个月的薪水。姜大卫当然不愿意做男主角,后来张彻帮他协调加钱,但姜大卫还是不开心,因为还得演戏,天天在片场候着。

  尽管武行赚钱多,但他们大都没有存钱概念,全部花光,有今天没明天。纪录片中,这些武行们吃完喝完补贴完家用,就去赌博,赌马。用武行“鱼头允”刘允的话说,只要没活接的时候,基本都在赌。

  魏君子说,因为他们从事的行业太危险了,做这个动作之前,不知道明天会怎样,所以就把钱全部花掉,这是当时武行普遍的风气,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有事再说。

  武行没有存钱意识,保险也很难上。纪录片中,曾参演《少年黄飞鸿之铁马骝》(1993)的李辉,在保险公司投保时,说自己是体育老师,哪敢说是武行。火星表示,以前个人买保险,“保险公司都不收,因为武行受伤频率太高了,保险公司赔不起。”当时武行都没有保险,保险就是各个动作班底的大哥。做完这个动作受伤了,大哥真的养你。

  但武行中也有很多不属于动作班底的散工,薪水都是按天结算。有时候拍完一天打戏,回家之后才发现受伤了。因为一整天都在打,很累,等回到家,吃完饭,洗完澡,休息的时候,那个伤痛才显现出来。但因为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导演,已经来不及了,不能算作工伤,只能自认倒霉。

  火星说,早年有一个武术指导,拍戏时,从外边找了两个替身从三楼天台跳下来,下面有差不多三层纸皮箱,大概两米高,有一人跳下去时,尾椎骨上的神经摔断了,下半身不能动。因为是拍戏受伤,让电影公司赔,电影公司只赔了医药费,公司觉得人是动作指导请来的,应该由他负责受伤的武行,后来动作指导赔了很多钱。“我们让武行做动作,如果公司不负责,那我们还敢想什么动作给武行做,不敢的。”火星说。

  现在

  有特效可以不拿身体拼“但必须有拼命精神”

  随着电影特效的发展,很多高难度动作都可以通过特效完成,就算武行有很好的身手,也很难有机会去施展,动作指导不会让武行拿身体去拼,用特效就可以解决。

  谷轩昭之前去美国拍戏,外国人觉得电影应该是魔术,要学会去骗观众,但香港动作电影要给观众看真的。当谷轩昭做了动作指导之后,他转变了观点,不希望自己的武行兄弟受伤,在设计动作的同时,会想一些很安全的方法把动作完成。“现在让人从13楼摔到水泥地上,观众都当你是假的。用真的东西,别人当你是假的,干吗还要这样拍”,谷轩昭说,拍同样的戏,可以用另一种方法对动作进行包装。

  “也不能说他们不拼,我们也是在安全的情况下要求这些武行能够做到常人做不到的动作,我会设计这样的东西出来,我们不希望每个人受伤,但是你必须有一种拼命的精神,你才能做好武行,我觉得内地武行最需要这种精神。”熊欣欣说,内地的一些武行也愿意去玩命做动作,但由于技术条件的进步,和社会投资环境的变化,已经没有那种做动作的氛围了。

  上世纪90年代以来,香港武行北上内地,是先从制作古装电视剧开始的,电视剧追求短平快,武行就很简单,威亚荡过去随便过两招,跳个弹床,下面铺个榻榻米,演员摆个造型就能完成。有些项目赚到钱了,投资方就觉得,也不需要花那么多钱和时间去拍动作了,就慢慢养成一种习惯,觉得动作很简单,当一些动作指导对电影的动作提出要求的时候,他们就做不到了,认为拍动作戏不需要那么难。

  这是当时内地环境给熊欣欣的感觉。

  熊欣欣之前也拍过电视剧,两个小时就拍完一场动作戏,“这也算动作片?开玩笑!两个小时灯还没打好呢。”熊欣欣觉得行业内的导演、投资人、制片人、演员都在自我降格,把标准拉低。投资方可能觉得,戏有流量,能赚钱,没有必要再花钱请一些动作指导。

  内地武行的薪水偏低,跟一个化妆助手的价钱没什么区别,心里怎么能够平衡。并且内地武行没有像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这样的组织机构,武行薪酬如何评定,什么时候涨薪,工作时长等都没有规范。熊欣欣举了一个例子,投资方原本30万元请一位动作指导,结果另一个人10万元就接下来了。这对于整个行业来说,就是一种不尊重。

  未来

  动作电影有刚需市场“动作特技团队在世界发扬光大”

  随着香港越来越国际化,年轻人不太可能从事武行工作。曾作为“洪家班”敢死队的元武如今已经退休,没事也教一些学生去学戏,学生也只是当作业余爱好。魏君子说:“动作电影的人才在内地,经验在香港。”

  放眼内地,农村有广大的人口,很多父母也愿意把孩子送到武校。河南塔沟武校有10万子弟,个个都像王宝强一样在那练武,那动作的难度,不就是当年京剧班那拨人嘛。而内地的武术队也出了不少动作演员,比如张晋、吴樾、吴京、赵文卓、熊欣欣等。目前国内上映的主流商业电影,基本还是由林超贤、徐克、刘伟强等香港经验丰富的导演坐镇。

  在魏君子看来,内地对于香港动作电影是有刚需的,应该能够接到香港动作电影的大旗,多拍就能多锻炼这批人才,但是想恢复昔日的荣光是不可能的,而龙虎武师也就这一代,对我们来讲,最重要的是学习他们的精神。香港动作电影这么多年的经验,都是这批龙虎武师拿自己的命换来的。魏君子说,其实这个世界的动作潮流已经出现了,比如好莱坞的《疾速追杀》系列、《王牌特工》系列等,都是真实的身手,配合武行的特技,再靠编排的动作,看着就非常爽。“好莱坞现在非常在乎真人和特技的结合,这批动作特技团队也开始崇尚香港动作片最巅峰时候用的真实格斗动作,他们全是香港龙虎武师的徒弟,最终在全世界发扬光大。”

  2018年,钱嘉乐在香港办了一个培养年轻武行的训练班。作为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会长,钱嘉乐有责任去传承龙虎武师的精神。他用有针对性的,有点类似专业电影科班的教学方法去培育香港动作电影的后备力量。这其实需要大量的开工去学习,但香港动作电影不可能回到过去的辉煌,开工率不够,一年也没拍多少戏。谷轩昭说,每两个月,钱嘉乐都会给龙虎武师前辈们搞一个茶聚,让大家一起在酒楼见见面、聊聊天。每年过年的时候,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也会举办春茗,大家伙儿吃个饭,开开心心地过每一天。(来源:新京报)

相关新闻
8人同时从7楼跳下,这是香港曾经最危险的职业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9月8日电 电影《A计划》里有一个经典片段:   成龙从15米高的钟楼跳下,穿过几层雨篷,砸在地面上,被人搀扶起来时他说了一句:“我终于证明了一件事,这个世界上真有地心引力啊。”   人人都说香港动作片经典,而这些作品,是几代龙虎武师以命搏来的奇迹。...

深化厦门香港经贸合作

台海网9月7日讯 据厦门日报报道  昨日上午,市委副书记陈秋雄会见香港贸发局中国内地总代表钟永喜一行。 陈秋雄代表厦门市委、市政府对钟永喜一行来访表示热烈欢迎,并简要介绍了厦门经济社会发展和厦门香港经贸交流合作情况。他表示,厦门和香港两地互利共赢,经贸往来、人文交流密切,香港是厦门重要的外商直接投资来源地,也是厦门主要的境外投资目的地。厦门营商...

港媒:“港独”组织“热血公民”宣布解散 两名成员辞去区议员职务

据香港“东网”9月3日报道,“港独”组织“热血公民”成员郑松泰因不符合选举委员会界别分组选举的候选人资格,8月26日实时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时隔一星期,“热血公民”9月3日在社交网站宣布即日起解散。郑松泰3日在声明中称,另外两名区议员黄兆健及王頴思也于当天辞去区议员职...

“时代精神耀香江”之仰望星空话天宫活动在京港两地联动举办【组图】

9月3日,正在天宫空间站执行任务的神舟十二号乘组与香港科技工作者、教师和大中学生进行天地连线互动。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 吕小炜 摄   9月3日,正在天宫空间站执行任务的神舟十二号乘组与香港科技工作者、教师和大中学生进行天地连线互动。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

4名菲佣抵港后确诊 至今录得3宗病例涉Mu变种病毒

(抗击新冠肺炎)4名菲佣抵港后确诊 至今录得3宗病例涉Mu变种病毒   中新社香港9月3日电 香港3日新增4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均为已接种两剂新冠疫苗的菲佣。另外,香港特区政府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公布,至今共录得3宗病例涉及Mu变种病毒。   新增的4宗确诊病例,均为输入病例,涉及4名菲佣,年龄介乎32岁至45岁,她们均已接种两剂新冠疫苗。至今香港确诊病例累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