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军事 >> 中国军情  >> 正文

一家三代边防兵,命运与喀喇昆仑紧紧连在一起

www.taihainet.com 来源: 解放军报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七月下旬,曹佳蕊(左)和妈妈吴佳,带着姥爷吴永强的嘱托,再次来到康西瓦烈士陵园。作者提供

那天,落日的余晖显得格外绚丽。已经退休的吴佳,正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为远在喀喇昆仑的战友们进行心理辅导。

60多年前,吴佳的父亲吴永强来到西藏阿里,成为一名高原骑兵。在他的影响下,吴佳30年前参军来到祖国西北边陲。去年,吴佳的女儿曹佳蕊军校毕业,毅然写下了赴边申请。

一家三代的命运,与喀喇昆仑紧紧连在一起。

甘肃武山,吴永强的家乡。渭河轻轻流淌,穿过这座西北小城。吴永强退役后,在这里生活了四十多年。

饭后,吴永强有时候会翻看过去的照片。每次回想起那段带着硝烟的岁月,他还是会激动不已。

那天清晨,吴永强所在的连队,奉命向某高地发起冲击。作为主攻排排长的他,带领战士们预先到达点位。前方一片平展的开阔地,是敌人布下的雷区。

“轰!”一名排雷战士向雷场纵深滚了下去,在一阵浓烟火光中为身后的战友留下一条近1.6米宽的通道。

吴永强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下令冲锋。伴随着阵阵喊杀声,战士们向敌阵地发起进攻。敌火力如潮水般袭来。其间,一枚炮弹落在了吴永强右前侧。他一下子失去了知觉,倒在血泊中。

当吴永强苏醒时,他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这次战斗中,他的双手和双腿都受了重伤。经历了十几次手术后,他被转运到当时的新疆军区第十三医院进行康复疗养。

在康复疗养的日子里,吴永强始终咬牙坚持,顽强与病痛作斗争。他坚毅的品质还打动了护士关凤兰的心。1975年,两人在战友们的见证下结婚。

康复理疗期结束后,吴永强谢绝了部队的优待,回到了家乡:“我不能给国家添麻烦,战友们都牺牲在了边防,我能活着已经很幸福了,人要懂得知足。”

后来,三个女儿的相继出生,为吴永强的生活增添了不少幸福滋味。

“每天晚上,我们姐妹三个写完作业,父亲都会帮我们削铅笔。如果我们作业做得不认真,他还会用铅笔敲打我们。”吴佳回忆道。她眼里的父亲,无论什么时候,都保持着坚毅的品格。

一次饭后,吴永强拄着拐杖走到沙发边,向后坐的时候,与沙发的距离没把握好,不小心坐在了地上。

吴佳上前准备搀扶,可吴永强说:“我自己可以。”那个晚上,他用拐杖抵住墙面,一次次摔倒,又一次次爬起。终于,他依靠假肢单腿站了起来,向后一步,坐实在沙发上。完成这些动作后,他的额头上早已满是汗珠。那晚,吴永强坚强的身影,深深刻在了吴佳的心里。

“吴佳的佳,两个‘土’象征连绵的高原,左边的单人旁,寓意边防军人屹立高原,保卫祖国。”吴佳入伍后,吴永强才告诉她名字的由来。这个看似简单的名字,寄托了吴永强对吴佳的期望。

吴佳军校毕业后,来到新疆军区某师医院内科,从事心电图彩超工作。后来,她听说有战士需要心理辅导,便开始自学心理学。为此,她跑遍了驻地大大小小的书店,购买资料书籍,开始潜心学习相关专业知识。她的电话簿里,还存了许多心理专家的电话号码,一有时间就向他们请教。后来,全师第一个心理卫生中心建成使用后,吴佳主动请缨负责中心的工作。

那年,吴佳与同单位的连长曹玉军结婚。一年后,他们的大女儿曹佳蕊出生。

吴佳和曹玉军平时工作都很忙。一个冬日,曹佳蕊放学回家,发现没有带钥匙,便去吴佳所在的医院找她。路上,由于积雪太厚,她脚下一滑,重重摔倒在地上。

后来,幸好一位路过的战士发现了她,并把她送到医院。那天,一进值班室,曹佳蕊便一头扑进吴佳的怀里哭了起来。吴佳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大院里的嘹亮军歌和战士们的铿锵口号,是曹佳蕊童年的美好回忆。可父母一次次答应她的承诺,似乎很少实现过。

从那时起,曹佳蕊便暗下决心,以后绝不当兵。

2015年,吴佳所在的部队按照计划上高原驻训。此时,曹佳蕊即将升高三。面对这样的情况,吴佳有些犹豫。

“你是党员,又是军人,没有舍家为国的思想准备,就对不起身上的军装。”电话另一头,父亲吴永强激动地说。最终,吴佳选择跟随部队上高原。

“亲爱的女儿,希望你能理解妈妈的选择……”那天,看到吴佳留在茶几上的信,一阵失落涌上曹佳蕊的心头。在出征仪式上,她赌气没去送即将上高原的母亲。

三个月后,曹佳蕊在电视上看到了吴佳。

节目里,蓝天、高山环绕着庄严的康西瓦烈士陵园。吴佳深情地读着吴永强写给牺牲战友的信。直到这时,曹佳蕊才知道了姥爷吴永强的战斗事迹。新闻播完后,她按下了回放键,又重看了一遍。

深思良久,曹佳蕊的心中有了新的目标——成为像母亲和姥爷那样的军人。

此后的日子里,一有时间,曹佳蕊就会给吴佳打电话,听她讲高原的故事。渐渐地,她更加懂得了奉献的意义,明白了军人的光荣。

曹玉军深知妻子吴佳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女儿的学业。从吴佳上高原开始,他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辅导女儿做功课。为了让吴佳安心工作,他每天都会把女儿的学习情况编辑成短信发给她。

在家人的支持下,吴佳全身心投入工作中,马不停蹄地奔走在各点位之间,把专业的医疗服务和温暖的心理疏导带给高原官兵。

高中毕业后,曹佳蕊顺利考入军校。开学前,吴永强对她说:“脚下是戍边前线,身后是万家灯火。”曹佳蕊将这句话写下来,夹在了学员证里,时刻提醒自己“为什么当兵”。

“敬爱的党组织,我郑重提出申请,志愿到最边远、最艰苦的地方去,接过母亲手中的接力棒,在祖国的边防建功立业。”军校毕业前夕,曹佳蕊主动向学员队党支部递交了赴边申请书。

不久后,曹佳蕊如愿来到了新疆。去年,在得知单位将选派干部赴高原工作的消息后,曹佳蕊没有半点犹豫,成为全营第一个向组织递交申请的女干部。

“妈妈,我要上高原了,今年休假不能陪你们了。”

“这是好事,没关系!”电话那头,吴佳为女儿感到骄傲。

曹佳蕊初上高原时,因为点位过于偏僻,手机没有信号,母女俩只能通过书信的方式交流。一次,吴佳收到了一封很有分量的“信”,那是一块来自喀喇昆仑的石头,曹佳蕊用红色颜料写下了吴永强对她说过的话:“脚下是戍边前线,身后是万家灯火。”看着这封“石头信”,吴佳红了眼眶。曾经在自己怀里哭鼻子的女儿,现在已然成为一名坚强的边防战士。

去年9月,康西瓦烈士陵园,庄严肃穆。吴佳带着一段父亲的视频再次来到这里。

驻足在墓碑前,吴佳打开视频,播放父亲对战友们深深的怀念。

然后,吴佳从康西瓦启程,向驻训点位出发,继续她的巡诊路。

巡诊路上,车辆行进在各个山坡之间。融化的雪水,从高处流下,穿过大小不一的沙石,积累在一片低洼处。车轮碾碎水泊中倒映的群山,很快又被波纹缝合。

攀登,向大山深处的训练场行进。突如其来的高反,让吴佳的每一步都迈得缓慢沉重。但耳畔似乎传来父亲的声音,催着她向前,再向前。

在进行团体辅导时,战士们纯真的笑容总是让吴佳充满感动:“在与他们交流的时候,我能看到他们每个人眼里独一无二的光。”还有一次,有名战士突患高原昏迷症,吴佳随军医将他送至医疗点。途中,昏迷中的战士情绪失控,躁动不安。为了防止车辆颠簸造成二次伤害,吴佳紧紧抱住了他。到达医疗点,这名战士醒来后,抱着吴佳放声痛哭:“谢谢吴妈妈!”

那一刻,吴佳回想起曾经的从医之路,不少战士都亲切地称她为“吴姐姐”。时光流逝,她的称呼变了,但为官兵服务的初心,始终未变。

天穹辽阔,星河璀璨无垠。几个月后,吴佳结束了三十载的军旅生涯,正式退休。临下山前的那一晚,吴佳坐在雪地上,想把喀喇昆仑的每一处光景都刻进心里。皑皑雪山,点点星光,凛冽的山风此刻也变得轻柔起来。雪落肩头,吴佳感觉自己仿佛渐渐和雪山融为一体。她忍不住想,或许以后很少有机会再上喀喇昆仑了。

今年9月,吴佳收到了思想解读类融媒体片《追光》节目组的邀请,请她作为新时代边防军人的代表参加拍摄。得到消息后,吴佳立刻告诉了父亲,吴永强同样激动不已。

“亲爱的战友们,你们还好吗……我的女儿和孙女继承了你们的遗志,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吴佳临行前,吴永强用残疾的手臂夹起笔,写下了这封给故去战友们的信。

那天,抚摸着口袋里温热的信,吴佳又一次站上了喀喇昆仑。这一次,她身边还有女儿曹佳蕊。曹佳蕊原本白净的面庞多了一些高原洗礼的痕迹,眼睛里闪烁着别样的光华。

安息着先烈英魂的康西瓦烈士陵园,庄重肃穆。吴佳拿出父亲的信,满含热泪地读了起来。一束束黄白的菊花静静躺在烈士墓前。曹佳蕊用手帕把每一块墓碑仔细擦拭……

陶佳乐 曾庆宇

(来源:解放军报)

相关新闻
强军征途|喀喇昆仑军旗红

昆仑是一把量人的尺 昆仑是一道难人的坎 没有那英雄胆 你莫靠那山边边   ——摘自喀喇昆仑高原老兵的《守防日记》 海拔5170米的天文点边防连组织巡逻执勤。 赵金石 摄 和田军分区某边防团 戍守在平均海拔5000以上的 喀喇昆仑高原 神仙湾 天文点 河尾滩 空喀山口边防连 4个海拔500...

文职姐妹花并肩守护喀喇昆仑:清澈的爱,只为中国!

得知医院同意自己上高原驻训的请战,联勤保障部队第940医院口腔科技师韩燕霞激动了好多天,既有憧憬也有忐忑。这是她成为文职人员以来第一次外出执行任务。 一周之后,韩燕霞的姐姐,内分泌科医生韩凤霞也接到了高原驻训的命令,心中波澜不惊。虽已不再穿军装,但转为文职的这些年...

童心飞向喀喇昆仑,这是一群牵挂高原哨所的阳光少年

童心飞向喀喇昆仑 ■解放军报记者 徐 娜 通讯员 胡世坚 高 翔 这是一群牵挂高原哨所的阳光少年。 半年多前,这群少年给喀喇昆仑高原哨所官兵写信。半年之后,他们再次提笔向全军海拔最高边防连——河尾滩边防连官兵表达祝福和牵挂。 半年多来,问候和祝福时常回荡在千山万水,流淌...

南疆军区某团火炮怒吼喀喇昆仑

↑南疆军区某火力团进行实弹射击。陈明 摄 新华社乌鲁木齐9月23日电(杨熙、潘昭)近日,南疆军区某火力团实兵实弹赴喀喇昆仑山脚下某陌生地域进行多火力单位演练。此次实弹射击过程中,这个团使用多种火力打击方式,在极短时间内密集倾泻火力,某新型火炮装备火力猛、精度高、机动...

走下108级台阶,还是喀喇昆仑的兵

走下108级台阶,还是喀喇昆仑的兵 ■李小龙 杜海兵 解放军报特约通讯员 唐 帅 8月底,雪域高原气温骤降。位于喀喇昆仑山脉中段的神仙湾哨所瞭望楼上,3名老兵的身影在寒风中显得格外挺拔。 在这3名老兵的军旅生涯中,这样无言的站岗执勤不知经历多少,但这次有些不同,因为这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