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军事 >> 中国军情  >> 正文

军旅人生丨王勇:甘为人梯 托举“飞鲨”战海天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央广军事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王勇,安徽舒城人。1983年出生,2000年考入空军长春飞行学院,现任海军航空大学某试训基地训练团团长、飞行教官。入伍以来,他苦练飞行技能,坚持向战而行,先后参加歼-15空中加受油训练、舰载机随辽宁舰编队实战化训练等多项重大任务。成为飞行教官后,培养了一批批高素质舰载机飞行人才,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3次、三等功2次,荣获“中国青年五四奖章”。

  早春的清晨,风寒料峭。海军航空大学某基地的舰载机飞行学员,在晨光中有序展开陆基模拟着舰飞行训练。训练团团长王勇站在着舰指挥台旁,神情严肃,格外专注。王勇是出了名的“黑脸教官”,学员在飞行中的任何问题,哪怕是毫厘偏差,也难逃他的眼睛。

  王勇:飞行学员只做到“合格”还不够,他们做的飞行动作哪怕只差一点儿,或者在飞行技术上只犯了很小的错误,我都会严厉地指出来,给他们讲清楚,这个动作要领是不正确的,你离标准还差多远,正确的动作应该是怎样的。

  大学时期的王勇

  “只有平时苦练精飞、严格要求,才能在战场上直面强敌、克敌制胜。”这是王勇始终坚持的飞行信念。王勇告诉记者,不畏强敌的“海空卫士”王伟是他的飞行引路人。2001年王勇在空军长春飞行学院读书时,王伟的牺牲让他感到万分悲痛,但也给予了他无穷的前行力量。

  王勇:我认为,王伟在海军航空兵部队和所有飞行员的心里都是英雄。他牺牲的时候,我正在空军长春飞行学院上学。听到他的事迹以后,我就在心里埋下一颗种子,我要成为一名像他一样能打仗的战斗机飞行员。

  有英雄引路,王勇在飞行学院期间,无论是学理论基础还是飞实践技能,都会全力以赴,努力提高胜战本领,时刻在为“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做准备。

  王勇:飞行不仅是体力劳动,更多的时候是脑力劳动,要求飞行员必须要善于思考、总结。因为我想尽快成为一名战斗员,迫切地想要提高自己的飞行能力,所以我更愿意去研究飞行、琢磨飞行。

  大学毕业即将奔赴一线部队的王勇

  日复一日的勤学苦练,让王勇成为教员和战友眼中的标杆飞行员。王勇创造了初教机和高教机飞行都是满分、第一个被放单飞的纪录。临近毕业时,学校想让王勇留校任教,但王勇坚定地选择到一线部队历练。

  王勇:我飞高教机的时候,学校就想让我留下来任教,但我没同意,因为我想去作战部队锻炼自己。到了临毕业的时候,学校还是想留我任教,我就去跟大队长说,我好不容易就要毕业了,可以到部队去锻炼了,我更愿意去挑战一下。

  毕业后,王勇如愿来到了“海空雄鹰团”这支英雄部队,像“海空卫士”王伟一样,当上了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在高难度、高风险状态下担负战备值班,与敌机周旋、将敌机驱离国境线成为他工作的常态。回忆起那段时光,王勇眼神中透露着坚毅。

  王勇:担负战备值班任务时,我们经常有战斗起飞任务。每一次起飞、升空,都要求我们有战术意识。那时候,每当我听到电铃响,无论是睡觉还是在椅子上坐着,立马就穿上衣服往飞机方向跑,随时能够进入状态。

  2012年11月23日,“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戴明盟驾驶歼-15战机在“辽宁舰”上成功完成了拦阻着舰和滑跃起飞,成为中国航母阻拦着舰第一人。就在同一时期,海军筹备建设首支舰载航空兵部队,在全军遴选新一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王勇第一时间报了名。

  王勇:我当新飞行员的时候,戴明盟是我的大队长,也是我崇敬的英雄。有他这位榜样作指引,我就更愿意去挑战难度。我认为,舰载机事业更需要我们这些年轻人去参与、去发展。当得知上级选拔舰载机飞行员时,我就果断报名了。

  王勇(左二)现场讲评(姜涛 摄)

  舰载机着舰需要在时速两百多公里的状态下瞬间减速,然后在短短数十秒内完成多个动作,采用与岸基着陆完全相反的操纵方式,挂上拦阻索,精准地降落在航母甲板上,难度之大可想而知。王勇说,开始飞舰载机的时候,最难的莫过于改变根深蒂固的操纵习惯。

  王勇:刚开始学习驾驶舰载机的时候,我才发现,想把舰载机飞好确实很难,其中最难的是操纵习惯的改变。但这些操纵没有窍门、捷径,靠的就是大量、反复的训练。我们首先会通过大量的模拟机训练,通过后期大量的实装训练,不断地把自己的旧习惯摒弃,一个新的习惯、新的肌肉记忆。

  王勇整装待发 (姜涛 摄)

  正因为难度极大,所以舰载机飞行员是世界上公认的高危职业之一。经过千锤百炼,2016年8月的一天,33岁的王勇在辽宁舰上完成起飞着舰,顺利通过航母资质认证考核,也成了一名真正的“刀尖上的舞者”。

  2018年4月12日,新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海上阅兵在南海海域举行。王勇驾驶战机从航母起飞接受了习主席检阅。同年5月,已经连续两年取得着舰成绩第一名的王勇接到了新的命令——组建舰载战斗机训练团并担任团长。面对缺教材、缺标准规范、缺组训经验的困境,王勇和战友们开始了“拓荒”之旅。

  王勇:组建舰载战斗机训练团后,我们始终处于满负荷运行的状态。因为我们培训的目标非常明确。那时候,我们几乎是白天训练、晚上研究、周末编教材,形象地说就是“5+2”“白+黑”,每天工作都是满量的。

  王勇为学员授课(姜涛 摄)

  王勇深知,作为飞行教官责任重大,只有把标准立起来,新一代飞行员才能站在更高起点上去和世界一流海军抗衡。靠着搏击海天的血性担当和“拎着脑袋干事业”的英勇无畏,王勇带领飞行教官团队规范组训流程,开展培养模式研究,将一个个“首次”和“第一”写进航母舰载机飞行事业的大事记里。短短几年,就实现了舰载机飞行员培养时间大幅缩短,成长路径、培养链路全面贯通,真正闯出了一条中国自己的舰载机人才发展之路。王岩是训练团的大队长,说起团长王勇,王岩的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王岩:王勇团长的技术绝对过硬,可以说他是“飞行天才”,是飞行技术的“天花板”。他的技术以前在“海空雄鹰团”就是数一数二的,在现在这个单位,他的着舰技术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他还是一个工作标准特别高的人,我现在对我所在大队所有飞行员的要求也很高,这就是从他那儿传过来的。

  王勇(中)带领“飞鲨勇士”逐梦海天(姜涛 摄)

  王勇告诉记者,驾驶战机驰骋海天、守护祖国海疆,是他从军的初心和永远的梦想。但随着自己培养的“飞鲨勇士”越来越多,看着他们展翅翱翔、逐梦海天,执行作战任务,真的感觉比自己去飞更加欣慰、更加自豪。

  王勇:每当看着自己培养出来的飞行员逐梦海天,我就非常有成就感。这不仅是完成任务所带来的成就感,更是为整个舰载机事业付出得到的成就感。这几年,我培养了这么多舰载机飞行员,他们都逐渐成为部队的中坚力量,成为栋梁之材,这是我最感到高兴的。

  王勇(中)组织学员开展地面演练( 姜涛 摄)

  2021年12月28日,中央宣传部授予海军航空大学某基地舰载机飞行教官群体“时代楷模”称号。作为飞行教官群体的带头人,王勇说,成绩属于过去,在新的起跑线上,他和战友们将继续坚持以战领训、为战育人,为全面建成世界一流海军贡献力量。

  王勇:航母体系作战能力建设是海军转型建设的关键,而舰载机事业的发展和舰载机人才的培养又是重中之重。身处这个伟大的时代,我们这代舰载机飞行教官有幸能够接受党和人民的召唤,定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全面建成世界一流海军这个伟大目标砥砺前行、接续奋斗,这是我们的信仰,决不动摇。

(来源:央广军事)

相关新闻
视频 | “00后”单飞歼-10!

2021年,空军加快构建全新飞行人才培养模式,一批平均年龄22岁的95后、00后飞行学员,经过连续2年教练机的飞行和层层考核、淘汰,飞行第三年,就在空军石家庄飞行学院飞上了三代机,成为空军首批在院校直飞三代机的飞行学员。飞行少年们在磨砺中坚守,在探索中前行,近日成功完成了多个关键课目单飞,让自己的青春,在蓝天上实现了完美的蜕变。 (总台央视记者 刘笑宇 ...

“飞鲨”教官——记海军航空大学某基地舰载机飞行教官群体

海军航空大学某基地舰载机飞行教官群体。万全/摄   海军航空大学某基地组织陆基模拟着舰训练,助理LSO根据歼-15战斗机飞行姿态为学员打分。万全/摄   海军航空大学某基地组织昼间飞行训练,飞行教官在机务人员的帮助下登上歼-15战斗机。万全/摄   海军航空大学某基地飞行训练...

航线——记海军航空大学某基地舰载机飞行教官群体

特稿丨航线 ——记海军航空大学某基地舰载机飞行教官群体 ■中国军网记者 孙伟帅 通讯员 杨皓 短暂,又是永恒。 海天之间,“飞鲨”战机宛如巨椽之笔,划出了一道道令人震撼的不规则航线。 这一道道航线,仿佛伟大的艺术家激情挥毫创作出的先锋艺术。凝视这幅“画作”,激情,在眼...

海天之翼 重器之魂——记海军航空大学某基地舰载机飞行教官群体

一个奇冷的冬日,国产歼-15舰载机首次在辽宁舰成功降落,人民海军航空兵,实现由岸基向舰基的历史性突破。   冬去春来,年复一年,海军航空大学某基地的飞行教官们,扎根渤海之滨,探索奋飞之路,为战教人,放飞了一批又一批中国舰载机飞行员。   他们,见证人民海军向海图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