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军事 >> 中国军情  >> 正文

北斗闪耀世界——写在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建成暨开通之际

www.taihainet.com 来源: 解放军报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北斗闪耀世界

——写在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建成暨开通之际

■解放军报记者 王社兴

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示意图。

“我究竟在地球上的什么地方?”

千百年来,人们一直在用各种方法寻找答案。

最早,人们发明了罗盘、指南针;接着,人们又发明了无线电、雷达……

直到有一天,全球卫星导航系统的出现,才让这个问题变得相对简单。

历史,将永远铭记这一刻——2020年6月23日9时43分,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最后一颗组网卫星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升空。

看着卫星搭乘长征火箭呼啸升空,观礼台上响起一片欢呼声、喝彩声。

人们有充分的理由欢呼与高歌!为了这一刻,北斗人付出了太多,中国付出了太多。至此,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星座部署提前半年完成。中国北斗开始以全新姿态闪耀世界。

回望中国北斗发展之路,并不是只有这一刻值得铭记!

从“一颗星”到“满天星”,在这中间,是一个又一个由决心与勇气、创新与高效连缀而成的高光时刻,是一段恢宏磅礴的“中国星座”建造史,是一个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铿锵步伐。

双星定位,“人才星座”辉映北斗星座

“点火!”“起飞!”

顷刻间,地动山摇,火光冲天。

2000年10月31日,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近300吨重的长征三号甲运载火箭喷射出熊熊烈焰,托举我国第一颗北斗导航试验卫星飞向太空。

仅仅50天之后,我国第二颗北斗导航试验卫星顺利进入地球同步轨道。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一代卫星导航定位系统建成并投入使用。

从这一天起,我国成为继美国、俄罗斯之后世界上第三个拥有自主卫星导航系统的国家。

一段历史,回首再看时,往往对它的认知会更加客观与清晰。

1994年,当北斗一号系统工作启动建设时,美国的GPS已在一年前完成了24颗卫星的在轨组网;苏联的“格洛纳斯”(GLONASS)卫星导航系统也在1993年正式启用。很明显,北斗卫星导航系统起步已经落后于欧美。

从零起步,6年时间,“北斗”问天,速度惊人。

这一辉煌成果的背后,凝聚着太多中国科研人员的智慧和汗水。多少个不眠之夜,他们埋首攻关;多少次跌倒失败,他们振臂重来。

可以说,正是因为我国先有了地面上的“人才星座”,中国自主导航系统建设才迎来一场又一场“及时雨”,并最终有了太空中的北斗星座。

拂去岁月的尘埃,人们会发现,北斗研制进程中有很多重要节点值得回味,这些节点的出现通常与一些人息息相关。

在1983年,以“863”计划的倡导者之一陈芳允院士为代表的专家学者创造性地提出“双星定位”理论,即仅用两颗地球同步定点卫星,就可以覆盖很大区域,对地面目标和海上移动物体进行定位导航,且有通信功能。

不了解当时历史背景的人,可能无法体会这一理论的重大意义。

20世纪80年代,当时的中国还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启动北斗系统建设。

20世纪90年代,中国科学家们深刻认识到,发展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已经刻不容缓。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时代背景下,“双星定位”理论的提出与成功实践,蹚出了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研制之路。

对北斗系统的建设发展来说,能够花小钱、办大事的“双星定位”理论不啻于一场“及时雨”。

从理论到上天运行,北斗一号系统建设有多难?参加过攻关的工程师们有个形象的比喻:“简直比登天还难。”

然而,这比登天还难的工程,在中国科研人员的手中如期实现。在国家规划的框架下,每位科研人员把自己变成了“天梯”的一根根横木,托举起第一代北斗系统。

时任北斗导航卫星总体设计师、现任北斗系统工程副总设计师谢军这样说:“时代选择了我,责任选择了我,所以我决不能怠慢,必须玩命干。”

这不单单是谢军一个人的心声,更是参与北斗系统研发任务所有科研人员的拼搏状态。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新闻
中国海事领域年内将实现北斗应用100%覆盖

中国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孙文剑23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海事领域年内将实现北斗应用100%全覆盖。   孙文剑说:“目前,长江干线1641艘船舶已安装应用北斗终端,其中842艘公务船、733艘客船实现应用全覆盖,另有其它船舶66艘已安装应用。全国已安装海上航标7383座,完成全部97个沿海北斗地基增强基准站的建设。海事领域年内将实现北斗应用100%全覆盖。”   ...

中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拥抱阿拉伯国家

相耀成辉的“天狼星”和“北斗星” 探索浩瀚宇宙是全人类的共同梦想。怀揣着对天地寰宇的敬畏,中华民族和阿拉伯民族从未停止过这样的探索,仰望头顶璀璨星空,思考深邃宇宙奥秘。 璀璨辉煌的阿拉伯文明,自古就有追逐星空的悠久历史与卓越成就。古埃及人以天狼星纪年,计算尼罗河水涨落,指导民众生产生活。在中华文明中,也有类似星座——北斗星。公元前19世纪中国夏...

我们的星座叫北斗

国防科技大学导航与时空技术工程研究中心讲师陈雷——   我们的星座叫北斗   在这个时代,我们应该能做得更好   今年是陈雷步入国防科技大学的第14个年头。从考上军校到学士、硕士、博士毕业,再到留校在电子科学学院导航与时空技术工程研究中心任教,他从未离开。   在这里,陈雷本硕博一路连读,头发从葱郁繁密变得稀疏,也遇到了那个更好的自己。   在学...

北斗建好了,许其凤院士却走了

中国卫星导航定位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导航与空天目标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许其凤,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7月2日在京逝世。 许其凤,1936年1月生,天津人,1958年从解放军测绘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长期从事“卫星大地测量与导航定位”领域的教学与科研工...

台媒:北斗挑战GPS

6月23日,大陆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北斗系统第55颗导航卫星暨北斗三号最后一颗全球组网卫星。(中新社)   大陆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大功告成,最后一颗组网卫星在23日发射成功,其服务范围将可覆盖全世界。   相较美国全球定位系统(GPS),大陆北斗系统起步晚,一代北斗性能无法与GPS相提并论,但二代北斗已有成功的推广应用。北斗具有双向短信功能,大陆将北斗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