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军事 >> 中国军情  >> 正文

“国旗红”,反恐尖兵的生命底色(2)

www.taihainet.com 来源: 解放军报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破门、攀登、占领射击位置……在街区突入射击课目中,我方队员们配合默契,动作一气呵成。但是由于对新枪性能不熟悉,我的第一发弹就跑了靶,周围3名队友的成绩也不是很理想,最终我们以20中15的成绩暂居第五。

  此时又有外国选手向裁判投诉:中国队员防弹衣太轻,应该追加惩罚时间。一下子,我们的排名被拉到了第八。

  “接下来迎难而上,打一场翻身仗。”看着面色有些沉重的队友,我不停鼓励大家。随后,比赛来到难度最大的高塔攀登射击课目,队员们需要连续完成爬坡、攀登、狙击、索降和奔袭等多个环节,还要在800米任意距离上进行大俯角狙击射击。

  我按照比赛要求一口气冲上顶端,豆大的汗珠顺着头盔的边角一直滑进护目镜里。为节省时间,我顾不上擦汗,只能边占领射击位置边努力瞪圆了眼睛。

  测距、测风速、修正弹道和风偏,砰砰砰……6声枪响后,远处目标应声倒地,索降绳降落到地面,我奋力冲向终点。此时体能已接近极限,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从喉咙蔓延到肺部。

  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冲刺时,在我感到最苦、最累、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我又想起了大队长的那句话——“一定要对得起上臂的国旗!”我咬牙冲过终点,余光瞥见了裁判伸出的大拇指。

  那场比赛,我们拿下了这个课目的单项第一。终于,五星红旗在最高领奖台上升起!“中国军人,好样的!”颁奖仪式后,外军选手纷纷向我们祝贺。

  为祖国培养更多国际一流狙击尖兵——

  “努力成为国际一流水平的反恐特战劲旅,永远做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2014年4月9日,习主席为“猎鹰突击队”授旗时发出的战斗号令,我始终铭记在心。

  2015年6月,第14届世界军警狙击手射击锦标赛,我第5次为国出征。这一次,我带领队员们包揽了全部5个课目的冠军,创造了赛史纪录。

  队伍需要传承和接续,年轻的队员们也需要机会去淬炼和成长。归国后,我选择了从赛场退役,向组织申请担任教练。但是,退居幕后并不意味着放弃出征。为祖国培养更多国际一流狙击尖兵,是我给自己定下的新目标。

  受这些年参赛的启发,我大胆创新组训施训方法,紧贴实战随机设置狙击条件,不断从难从严培养队伍。数年下来,我先后带出了10名世界冠军,培训反恐骨干数百人。我们的狙击队伍屡次在国际赛事中摘金夺银。

  2016年,中国举办首届“锋刃”国际狙击手射击竞赛,吸引了来自白俄罗斯、匈牙利等国家的100余名狙击精英。

  设计比赛时,我们不仅融入了精准狙击、运动狙击、潜伏狙击等实战理念,还研究设置了千钧一发、暗箭刀锋、生死对决等12个实战化比赛课目。

  侦察判定射击课目中,选手要通过5米长的排水管道,再利用模拟无人机战场监视画面,判断出隐蔽在幕后的半身靶位置,然后进行精准狙击。

  “射手看到的画面是从目标靶背面拍摄的,与肉眼视觉正好相反!”匈牙利选手虽然在这个课目中判断错了方向,依然连连称赞中国的特战理念,“我参加过很多射击竞赛,中国举办的比赛是最贴近实战的!”

  赛后合影留念时,一些外军选手找到我,表示要把先进的特战理念带回自己国家好好学习研究。那一刻,我抚摸着上臂的那面国旗,心里腾起的自豪感丝毫不亚于在赛场上夺冠。(帅刚社、原堃翔、本报记者代烽采访整理)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新闻
我家有抹“国旗红”

张自轩拿出一面新的国旗,进行每天的例行检查。崔靖 摄   张运兴夫妇仰望着飘扬在自家屋顶的五星红旗,思儿的心绪如潮水般翻滚。作者提供   11月19日,中央电视台《挑战不可能》节目中,武警北京市总队十支队国旗护卫队挑战“百步筑梦”项目一举成功,震撼人心。   就在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