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军事 >> 中国军情  >> 正文

打通“玻璃门”,将科技创新成果转化为战斗力

www.taihainet.com 来源: 解放军报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第72集团军某防空旅在西北大漠组织实兵对抗演练。 李小明 摄

黑科技并不“黑”

回忆起组织首届“金头盔”比武的情景,令时任空军司令部军训部部长的亢卫民最为难忘的,是那个悬殊的比分:42比0。

这个比分是当年还没有什么名气的飞行员蒋佳冀打出来的。悬殊的比分令大家刻骨铭心,也令对手很不服气,说他用了“歪招”。

其实并不是什么歪招,也不是什么鲜为人知的“黑科技”。蒋佳冀给记者介绍说,团里的战机在参加比武之前,请某科研所的工程师加装了电子干扰系统,在电子干扰方面先人一步抢了先机,做到了人无我有。

当年,外军使用电子干扰系统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而在我军还没有引起大家足够的重视,在实兵对抗演练中也很少使用。蒋佳冀当时所飞的机型在同代战机中并不是最先进的,可由于率先使用了电子干扰系统,结果大获全胜。

蒋佳冀的获胜,改变了大家在实兵对抗演练中不重视“电子干扰和抗干扰”的历史,从此“无电抗、不升空”便成为空军各部队在实战化练兵中的“法则”。

2017年在朱日和训练基地的某蓝军旅蓝军研究中心,记者与几位年轻军官探讨实兵对抗演练的心得,一位年轻的军官给记者讲了这么一件事:在一次红蓝实兵对抗演练中,一位参演的红方部队营长,手头握有7种通信工具,可他在蓝军强烈的电子干扰下,演练开始到结束,始终未能与旅长建立有效联络。

干扰与抗干扰是通信联络领域最为激烈的较量样式,再加上地形和天候等因素影响,战场上的通信联络便成了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并非我军独有。但是,谁能掌握通信的主动权,谁就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谁能在通信技术方面领先一步、率先取得突破,谁就能抢占现代战争的制高点。

解决通信联络的难题,当然不能等靠要。在近两年的朱日和红蓝实兵对抗演练中,蓝军旅屡战屡胜,旅长满广志谈到其中的原因时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较好地解决了通信联络问题。他的体会是:不能就通信抓通信,不能头疼医头,脚痛医脚。因为练得再好的报务员在对手的强电磁压制下,要保畅通也是非常困难的。因此,必须换一个思路,将通信与电抗分队融合使用,在电磁领域来个攻防结合。

我们不能唯武器装备论,但中外无数战例都在反复证明这样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科技创新改变着战争的形态和模式。马镫子的出现,使骑兵战斗力获得了质的提升;蒸汽机取代风帆,使海战改变了作战样式;坦克诞生后,短短数年便拉开了“闪击战”的帷幕……如今,不管你愿意不愿意,电磁技术“毫不留情”地把我们推进到了信息化战争的漩涡。

面对科技方面的难题,我们是绕着走,或者是找一些权宜之计,还是下决心集智攻关,向阻碍战斗力提升的技术难题发起挑战?选择后者作答,我们责无旁贷。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新闻
聚焦未来战场塑造“明天的军队”

“整体大于部分之和”,是亚里士多德的一句名言。它揭示了一个基本规律,即科学的组织形态可以使系统功能大于各要素功能的简单相加。一支军队,同样蕴含着结构质变的道理,先进的军队组织形态可谓战斗力生成的“强杠杆”。 军队组织形态实现现代化,可以促进人与装备优化的组合,充分发挥力量体系的最大聚合效应,极大地弥补技术和武器装备落后的劣势,创造以劣胜优的...

驻港部队副参谋长:把战斗力建设当事业干

潘浩明,1984年入伍,曾参加“和平友谊-2016”中马联演、“香江卫士”系列演习等多项重大任务,先后7次荣立三等功,被评为“全军优秀指挥军官”,被原广州军区评为“优秀指挥军官标兵”“优秀参谋长”“优秀共产党员”。 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把战斗力建设当事业干 —...

河南省把退役士兵安置当作战斗力工程

“只有安置好退伍士兵,才能激励在伍士兵、鼓励应征青年。”近日,谈起退役士兵安置工作,河南省复员退伍军人安置领导小组办公室处长李军对记者说,退役士兵安置工作是一项政治任务,也是一项战斗力工程,河南省委、省政府采取刚性手段,把退役士兵安置工作纳入政府任期目标考核内容、纳入双拥模范城(县)考评体系,切实维护退役士兵安置政策的严肃性,确保符合政府...

善于推动科技向战斗力转化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站在历史和时代的高度,就科技兴军作出一系列重要论述,为贯彻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动强军兴军提供了理论指导和行动指南。作为部队一线的指挥员,贯彻落实习主席重要指示,最重要的就是找准自身定位,在推动科技创新成果转化为实实在在的战斗力上,担负起应该担负的责任。 当好科技头脑的“拥有者”。习主席深刻指出,各级领导干部既要有政治...

陆军增添战斗力跃升“新引擎”

原标题:空中突击部队成为陆军部队转型发展标志性力量 陆军增添战斗力跃升“新引擎”   空中突击步兵进行索降。   悬停、开舱、抓绳、离机……国庆前夕,豫北某飞行训练场,第83集团军某空中突击旅一场空地协同演练正在紧张进行。只见10余架直升机搭载空中突击步兵在目标上方果断悬停,百余名突击队员迅即出舱、索降落地展开战斗队形,犹如一把尖刀插向“敌”之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