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军事 >> 军事历史  >> 正文

左权的深情之“念”(2)

www.taihainet.com 来源: 红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在闲游与独坐中,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谈着,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一时在地下、一时爬在妈妈怀里,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闹个不休,真是快乐。”

  1942年5月22日,左权从前线给妻子写信,憧憬着团聚的甜蜜。他闭口不谈眼前危险,宕开一笔,谈生活,谈诗意。

  “我也种了四五十棵洋姜,还有二十棵西红柿,长得还不坏。今年没有种花,也很少打球。每日除照常工作外,休息时玩玩扑克与斗牛。”

  信末,他忍不住呼唤:“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何日相聚?念、念、念、念!”

  四个“念”字背后,是刻骨铭心的思念,更隐含着时刻准备牺牲的诀别之情。果然,信到达刘志兰手中时,左权已壮烈殉国。这封牺牲前3天写下的家书,成了左权深情的绝唱。

  念、念、念、念!一片深情赋予谁?是妻子,是女儿,更是所有劳苦大众,是党,是国家。

  今天,左权将军雕像,依然伫立醴陵西山上,军衣飞扬,目光如炬。当年他正是带着这份目光,告别家乡,就读黄埔;加入中共,赴苏深造;投入中国革命,献身抗日战场。

  在苏联学习时,左权写信给母亲,“恐十年不能回家”“将全力贡献革命”。然而直到牺牲,他都没能履行与母亲的“十年之约”。

  部队刻意向老人隐瞒左权牺牲。直到1949年全国解放,朱德总司令命所有经过醴陵的部队,务必绕道左宅,看望英雄母亲。当所有将士扑通跪下,山呼海啸般呐喊:“妈妈,我们都是您的儿子!”那一刻,天地垂泪,气壮山河。

  左母擦干眼泪,请人代书:“吾儿抗日成仁,死得其所。不愧有志男儿,现已得着民主解放成功,牺牲一身,有何足惜,吾儿有知,地下瞑目矣!”不久,老人安然辞世。

  左权的生命百分之九十属于党,百分之十才属于家人。

  与刘志兰结婚后,他终日奔波在抗日前线,时刻做好牺牲的准备。女儿左太北出生,他只能抽空回延安,匆匆而来,匆匆而去。1940年8月,一家三口拍下唯一的全家福,左权抱着不满百天的太北,太北挥舞双手,吱吱大笑,左权威严的脸上,绽放出慈父笑容。

  毛泽东曾评价左权,“他吃的洋面包都消化了”。扎实的理论功底、系统的实战经验,让他率部完成了党交付的所有艰巨任务。

  抗日战争陷入持久战,左权钻进枪林弹雨,再没见过妻女。满腹柔情,唯有通过长篇累牍的家书,传递给“亲爱的志兰”和“小北北”。

  他时刻准备牺牲。一封信写着:“四天三夜的生死战斗回来,我第一件事就是给你们写信,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此生别无遗憾,惟一遗憾的是我们的女儿北北,我不曾给她一点父亲的爱,没有尽到一点父亲的责任,只有拜托你替我多亲吻女儿了。”

  男儿壮志出乡关,革命未成誓不还。左权早年即在给叔父的信中言明志向:“我牺牲了我的一切幸福,为我的事业奋斗。请你相信这一道路是光明的、伟大的。”

  这是一位革命者的铿锵誓言:无惧牺牲,执着信念,勇毅行动,永远怀抱革命必胜的阳光底气。

  左权牺牲后,老战友彭德怀悲痛欲绝,亲自为他守灵。将星陨落,全军化悲痛为力量,前仆后继,最终取得抗日战争全面胜利,告慰了将军在天之灵。

  “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朱德悼左权的挽诗,高度概括了左权的精神风范。左权之光,是爱国之光、情怀之光,必将彪炳史册,闪烁在共和国历史的璀璨星空。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新闻
“志兰亲爱的”,左权将军信中这样称呼爱妻

深情一曲赤子歌 ——左权将军和他的13封家书 左权同志(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父亲牺牲的时候,我还不到两岁,哪里会有印象呢?” 首都北京一家社会福利院内,今年77岁的左太北坐在轮椅上,面前的小桌板上摆着七八本关于父亲的书,其中有两本是她自己主编的,一本是《我的父...

21个月写了12封家书——左权:烽火里的家国情怀

左权,抗日战争中八路军牺牲的职务最高的指挥员。他把生命过早地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所幸他为后人留下了一沓生动鲜活的家书,才使我们永远记住这位情感细腻的威风男儿。七十多年过去了,这些家书的纸张已变成了枯黄色,字迹也淡化了许多,然而,这字里行间蕴含着的绵绵深情却永远震撼着我们。 司令部里最繁忙的人 左权,原名左纪权,号叔仁,1905年生于湖南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