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军事 >> 军事历史  >> 正文

董必武:长征路上“三不停”

www.taihainet.com 来源: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长征路上,后来成为国家代主席的董必武有件“万宝囊”。

  80多年后,人们在湖北省红安县的董必武纪念馆中看到它时,它已经边角泛黄、布满灰渍。

  32岁的纪念馆讲解员程星介绍,长征路上的“军中四老”之一董必武有个习惯,在这块厚帆布做的马褡子里,除了他最喜欢的书籍,还常常会装进一些捡来的破损的布、棕片,做成特制的草鞋。“把棕片拿布带一绑,就可以穿着它继续行军了。”

  一副马褡子见证了这位当时已年近五旬的长者艰苦卓绝的漫漫长征路。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被迫开始长征。出发前,党内元老何叔衡问董必武:“你是愿意随军,还是留在根据地?”董必武回答:“我愿意从军去。”何叔衡又问:“红军走得飞快,你受得了吗?”董必武说:“我在中央苏区已经经历过的,一天跑60里没问题。”

  当年年底,中央纵队成立了一个干部休养连,这支特别的队伍中,有音乐家、戏剧家、文学家,许多是年老体弱、生病负伤者。队伍里女同志单独编队,选来选去,当过中央党校副校长的董必武便成了妇女队的“胡子队长”。

  这就意味着他一方面自己要背着和年轻人一样重的东西,艰难行军;另一方面还得带领着30多名妇女干部(包括4名孕妇)、伤病员和60副担架进行长征。

  为躲避敌人袭击,军队夜行不能点火把,每逢雨天路滑,肩上扛着担架寸步难行。途中,董必武常常要从队前跑到队后鼓励大家,往返跑了比别人多很多的路程。他替她们换换肩时,太疲累了摔在泥坑里,还不忘逗几句“泥人董”的笑话,惹得大家一阵欢笑。

  这位前清的秀才甚至编出一首担架歌。“担架担架,既担又架。巾帼好英雄,须眉也认下……”

  妇女队员们也把他当做慈父看待,编顺口溜夸他,“有了必武,我们必胜。夜行八百,有盏明灯。日思万里,笑望前程。”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新闻
走进“列宁市”:一条老街的理想之光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走进“列宁市”:一条老街的理想之光   新华社武汉8月4日电 题:走进“列宁市”:一条老街的理想之光   新华社记者宋振远、孙少龙、徐海波   炎热的八月,位于湖北省红安县七里坪镇的长胜街平静如常日。   就在这条老街,曾诞生了一座以列宁命名的“城市”,孕育了革命的星星之火。   走进长胜街,映入眼帘的俨...

“红军走到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七仙女”的长征路

新华社武汉8月3日电 题:“红军走到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七仙女”的长征路   新华社记者王若辰、徐海波   “我们是来参加革命的,红军走到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   “回去?往哪去?难道回去重新去当童养媳? ”   ……   这一幕,发生在1934年11月,红二十五军出发长征的第3天。当时部队快要过平汉铁路,前有阻敌,后有追兵,形势十分险恶。参...

记者再走长征路|彝海结盟,擎起民族团结的旗帜

彝海结盟,擎起民族团结的旗帜 ■解放军报记者 郭丰宽 通讯员 姜永安 熊 鹏 7月下旬,记者走进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彝海结盟纪念馆广场。青青草坪上,3块“结盟石”岿然伫立,似乎在诉说“彼此愿永结弟兄,肝胆相照,团结如一,永不反悔”的铮铮誓言。 1935年5月,中央红军到达凉山,决定经冕宁过大渡河,北上与红四军会合。而此时的红军几乎陷入了与太平天国石...

记者再走长征路|金沙水拍云崖暖 抚今追昔皎平渡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抚今追昔皎平渡 ■解放军报记者 杨清刚 通讯员 金晓明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

赤子心红色情——潘庭宏的红色收藏之路

潘庭宏在位于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的中国红军长征民间文物收藏馆布展(7月17日摄)。红军长征过富源陈列馆的展品目前都在此展出。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 摄   这是潘庭宏收藏的红军用过的铜茶壶和饭盒(7月17日摄)。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 摄   这是潘庭宏收藏的红军使用过的电话机和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