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军事 >> 军事历史  >> 正文

83年前百名红军战士被投“酒海井” 今日入土为安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央视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83年前百名红军战士被投“酒海井”杀害!今天,让烈士入土为安

  央视网消息:酒海,指的是一种大型盛酒容器。在广西灌阳县新圩镇,有一个天然形成的“酒海井”,井口直径约2米,上小下大,下有一条地下暗河相通,因其形状故而得名。近日,在这口老井里,发现数量不明的骸骨,经专家鉴定为1934年遇害的红军遗骸。

  9月16日,灌阳县相关部门在酒海井举行了简短的起运仪式,将连续一周时间内发现的遗骸从井下运至井外,针对遗骸的清洗和鉴定工作也随之展开。与此同时,清淤人员继续在井下开展清淤工作。专家根据最新检测结果认定,发掘出来的红军烈士遗骸数量至少为20例。

  9月22日上午,灌阳县召开湘江战役·灌阳新圩阻击战酒海井红军烈士遗骸鉴定结果情况通报会,认定从酒海井里清理出来的人体骸骨就是1934年被国民党反动派丢进井里惨遭残忍杀害的红军遗骸。

  新闻背景:新圩阻击战

  1931年至1934年,红军三次经过灌阳,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浴血奋战,6000多名红军将士壮烈牺牲。新圩阻击战,是湘江战役阻击战的第一战,也是一场最惨烈、最悲壮的战役。

  1934年11月底,红军以两个团、一个营共约4000人的兵力,与国民党桂军两个师和一个独立团共10000多人浴血奋战三天两夜,完成了掩护中央纵队及红军主力渡过湘江的艰巨任务,共伤亡2000多人。

  红军战士被丢进井里杀害

  根据灌阳县委宣传部外宣办提供的文字材料显示:战斗结束后,由于形势紧迫,红军来不及将重伤员及时转移,重伤员便被安置在设在下立湾村“蒋氏祠堂”的临时救护所。国民党反动派伙同当地土豪劣绅将救护所里的100多位红军重伤员捆绑起来,残忍地丢进酒海井里而致全部壮烈牺牲。

  上述史实有老红军的口述可以佐证。一名叫刘来保的老红军曾口述称,1934年,他在战场上身负重伤,倒在酒海井附近的山上,目睹了百余名红军遇难的悲剧。

  刘来保回忆说,当时,他躲在山附近的树下,看到上百名红军被绳子捆起来,甚至绑上石头,后被丢入酒海井遇难。

  刘来保说,当时心情很痛苦,“这都是我的战友,在打仗时期一个个倒下去”。他希望政府能够修一个烈士纪念塔,2004年已经实现了这个愿望,如今,烈士遗骸也被打捞出来,老人的心愿都实现了,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

  最小牺牲者年仅15岁

  通过刘来保的回忆、口述资料,以及当地村民的口耳相传,对照红军过灌阳的历史背景和史料记载,结合上世纪70年代因干旱,当地村民曾抽水后发现了一些骸骨等情况,今年8月13日,灌阳启动酒海井红军烈士遗骸勘探打捞工作。

  9月16日,灌阳县将井下发掘出的骸骨运送出井,一些骸骨有的被棕绳捆绑,同时,还从井里清理出局部腐烂的黑色打结棕绳,和被棕绳捆绑后留有清晰痕迹的坠石等。

  通过专家鉴定,9月17日得出初步结论:共清理出至少20例人类骸骨,初步判定骸骨为年龄在15岁-25岁之间的男性,均是青壮年,个体身高在1.37-1.63米之间,体重未超过55.67公斤。

  这些遗骸的资料与当年红军情况相符,可以认定,从酒海井里清理出来的人体骸骨就是1934年被国民党反动派丢进井里惨遭残忍杀害的红军遗骸。

  第一批烈士遗骸今下葬

  今天,广西灌阳县将举行隆重的安葬仪式,将酒海井第一批红军烈士遗骸安葬到红军墓中,让红军烈士入土为安。

  灌阳县人民政府县长卢嵩表示,这一次发掘出来的红军烈士遗骸只是散落在灌阳境内的一小部分。通过这几年的努力,已经在灌阳全境发现了2560具红军的遗骸,散葬在各个地方,灌阳县委县政府准备用一、两年的时间把这些散落散葬的红军遗骸全部归葬在新圩酒海井红军纪念园,供后人瞻仰。

(原标题:83年前百名红军战士被投“酒海井” 今日入土为安)

来源:http://www.chinanews.com/gn/2017/09-24/8338771.shtml

 
相关新闻
8名长眠孤岛烈士遗骸迁入陵园安葬

原标题:军地厚待为国捐躯英雄   8名长眠孤岛烈士遗骸迁入陵园安葬   8月12日9时,随着一声悠长的汽笛拉响,南部战区陆军某海防旅船艇大队码头,一艘交通艇解缆起航。与以往执行的运输任务不同,这艘船艇专程驶向伶仃洋深处的座座孤岛,将长眠孤岛50余年的8名海防烈士的遗骸接下小岛,送到珠海市凤凰山烈士陵园安葬。   上世纪60年代,在抗击超强台风、侦察测量...

进藏先遣连烈士的亲人们,你们在哪里?

寻找,寻找,寻找……   这个简单的动词,对于70岁的陈永泰而言,将毫无悬念地贯穿一生。   2010年,在西藏阿里狮泉河烈士陵园,陈永泰终于“见到”自己苦苦寻找的父亲——长眠在阿里高原的烈士陈忠义。   陈忠义牺牲时,年仅34岁。如今,他的儿子陈永泰已满头白发。那一刻,在这座位于世界之巅的烈士陵园里,这对失散了半个多世纪的父子终于“团圆”。站在烈士...

红军长征到达陕北的第一支部队:红25军

新华社北京8月5日电题:红军长征到达陕北的第一支部队:红25军   新华社记者梅世雄 解放军报记者张磊峰   “我们红25军是红军长征到达陕北的第一支部队,为红一、二、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创造了条件。”83年前的伟大远征,是102岁的开国少将詹大南最引以为豪的人生经历之一。   作为当年红25军副军长徐海东的保卫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詹大南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90年90个第一丨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的第一个大胜仗

新华社北京8月5日电题:山城堡战役: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的第一个大胜仗   新华社记者梅世雄 解放军报记者杨祖荣   1980年6月,原福州军区副司令员邓克明带着工作人员,风尘仆仆地来到甘肃省环县山城堡公社,察看当年战斗的阵地,开始撰写山城堡战役回忆文章。   3年之后,这位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的老红军就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山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