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军事 >> 军事讲武  >> 正文

信息时代陆军战术新演变

www.taihainet.com 来源: 解放军报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信息时代战争形态加速嬗变,新的作战方式不断涌现,传统的作战制胜机理、方式方法、战术运用已很难适应新时代新环境要求,迫切需要陆军战术在各领域加速创新。

战斗指导由“杀伤消耗”向“体系破击”转变

杀伤消耗型指导在陆军合同战斗中长期占据主导地位,我军历来视歼灭敌有生力量为直接目的和最高原则。信息化战场,陆军作战目的和胜负的衡量标准不仅仅在于歼敌数量的多少,而在于强调破坏敌作战体系。主要包括:

非接触机动造势行动,通过侦察监视、电磁信息压制、战术机动、时空控制等手段,在直接对抗尚未展开前,就注重采取地面及其他空间领域的机动造势行动,以形成先期部署的整体优势和对抗前的行动优势。先期远程破袭行动,综合运用远程无人机侦察与监视、电子干扰与火力突击、陆航前出机动打击或机降破袭等手段,控制或破坏敌机动、集结、开进、展开、构工、隐蔽等行动,迫使敌无法完成有效的战斗准备。信火、兵力破击与遮断行动,通过封锁、破袭、遮断敌作战体系目标和行动之间的联系,打乱敌作战节奏,破坏敌作战协同即可达成战斗目的。

战斗指挥由“关注直接交战”向“主动设计战场”转变

机械化时代,战斗指挥的重心大都围绕攻城略地的直接交战展开。信息时代,更加强调通过对战场、力量和战斗方式方法的有效设计,创造战场态势、交战条件、行动环境。

注重创造战场信息优势,提前掌握对方投入战场各类电子信息目标的工作方式和数据,预先掌握并针对敌电子目标实施攻击的力量布设情况,实时监控敌网络行为。注重营造战场情报优势,掌握敌对上通联和对下指挥的渠道、手段和方式,破解其通信密码、密语,尽可能掌握并跟踪其指挥通信网络;采取各种方式获取对手的作战企图、行动预案和计划。注重构设战场时空优势,塑造能“居高临下”的战术制高点,有效部署力量占据重要的目标或关键点;抢占能“锁住咽喉”的重要枢纽,切断敌体系要害的关键联系;主动设计“先敌一步”的关键行动,有针对性设计能提高创造有利态势的机动条件。

力量运用由“临机编配用兵”向“单元模块组合用兵”转变

信息时代依托网络链接,将平时特定作战功能的模块化单元进行随机组合,形成基于作战任务需要的模块集合、动态编组和广域配置的力量体系。一是力量构成小配属大支援。信息化战场,基于联合作战体系支撑下的小配属大支援格局基本形成,陆军合同部队只需小配属甚至不配属,自身力量进行模块化编组即可遂行任务。二是战斗编组平战一体。随着陆军兵种(专业)力量按建制平时模块化编组形成,战时以模块化的建制力量抽组编成若干突击或防守、火力、防空等群队,即可实现编组合成性。三是力量配置多域分散。未来作战受任务多变、战场广阔透明等因素制约,陆军战斗空间将由过去几平方千米向几十甚至上百平方千米拓展,战斗力量将呈现出非线式多维星点式分布状态。

战斗程序由“兵力顺序交战”向“火力主控并行作战”转变

传统由兵力主导的顺序作战,通过逐次消灭敌有生力量,逐点争夺、层层剥皮来达成作战目的。而火力主控并行作战,通过火力主导战斗进程、控制战斗节奏、决定战斗结局,战场呈现为行动方式非线式机动、交战态势犬牙交错。其主要行动包括:

聚焦目标的信火打击,通常依据敌体系目标的结构特点、战术价值,以及己方作战需求,采取信息引导火力、信火并行等方式,摧毁敌要害、节点,瘫痪敌作战体系,将其打散、打乱、打弱。基于效果的毁伤评估,通过捕获并评估重要目标的结构、外观、功能、通联、数量等详细信息的毁伤情况,评估敌目标毁伤情况、体系结构状态与预期的契合度。一旦信息与火力毁伤达到预期效果,则果断投入合成突击力量,夺取和控制陆上敌重要目标。运用后续力量实施追歼与搜剿、稳定与控制等行动,保持对作战地区重要目标、区域和关键地形的持续控制与防守。

战斗协同由“军种内部协同”向“内聚外联并重协同”转变

随着陆军部队合成化程度和参与联合作战融合程度的提高,陆军合同战斗要强化内聚与外联并重的协同意识,以适应小配属大支援模式下对作战协调的基本要求。协同主体由“内”向“外”拓展,陆军部队要更主动、频繁的与联合作战体系内其他军兵种兵力、火力、电磁等的协同,注重与联合信息攻击、联合火力打击和联合特种作战等关键行动的协调。协同空间由“平面”向“立体”延伸,更加强调空域与电子信息空间领域的协同与衔接,更加注重战术空域管控。协同重心由“行动”向“效果”兼顾,尤其是联合作战火力和信息毁伤效果,直接影响陆军合同战斗力量运用和行动进程。

相关新闻
连史,一笔亟待唤醒的沉睡财富

陆军原第13集团军军史馆里,那根刻着“长征记”的半截皮带,让无数参观者难以忘怀。 长征时期,红四方面军战士周广才和战友们进入草地不久就断了粮,他们只好煮皮带充饥。最后,轮到吃周广才的皮带时,看着被细细地切成一小段一小段的皮带丝,周广才忍不住拿着剩下的半截皮带哭着说:“我不吃了!同志们,我们把它留作纪念吧,带着它去延安见毛主席。” 就这样,这半...

硝烟弥漫,险象环生!驾驶员多课目跨昼夜连贯考核展开

战场救护硝烟弥漫、组合障碍(限制)路段驾驶险象环生、夜间车辆抢修危机四伏……4月下旬,陆军第77集团军某合成旅组织的一场驾驶员多课目跨昼夜连贯考核展开,一股浓浓战味扑面而来,驾驶员队伍的实战能力得到全面检验。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兵车辚辚向战场 ——陆军...

科研创新:建设现代化陆军的强大引擎

■马忠凯 引言 当今世界,军事革命在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推动下迅猛发展,战争形态进一步演变,作战方式方法发生深刻变化;军队组织形态加速演进,精干高效组织成为建设主流,小型基本作战单元强力发展;武器装备作战效能大幅度提升,隐形化、无人化、智能化作战力量得到广泛应用,新型作战力量成为战斗力提升的利器。新时代,陆军这一最古老的军种,面临艰巨的转型任务...

美陆军想要“软杀伤”武器:摧毁坦克但不伤及平民

美陆军想要“软杀伤”武器:摧毁敌坦克但不伤及周边平民     参考消息网5月7日报道美国《国家利益》杂志4月28日发表迈克尔·佩克的文章《陆军要摧毁坦克(但不要摧毁一座城市)》称,美国陆军面临一个问题。在城市战斗中,如果其装甲兵遇到敌人的装甲车,这些车辆就需要被压制。问题在于,任何威力足以摧毁敌军坦克的炸药——例如俄罗斯的T-14“阿玛塔”坦克——都有...

陆军探索工程防化部队训练转型新路

适应新体制新变化  规范新训法新考法 陆军探索工程防化部队训练转型新路 4月25日下午,长江某支流,第72集团军某旅舟桥分队数十名官兵,在指挥员指挥下组织舟车泛水,娴熟操作门桥单元,让一条近200米长、承重约50吨的钢铁浮桥迅速横卧江面。这是陆军着眼工程防化部队新编制新特点,推进工程防化部队建设,实现由支援保障向作战保障转型研讨演练的一个场景。 “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