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福建 >> 漳州新闻  >> 正文

86岁的漳州人,登上了“学习强国”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台海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一位漳州芗城人的事迹

登上了学习强国的“每日一星”

他叫郑绵平

从青海察尔汗盐湖,到西藏扎布耶盐湖

到新疆罗布泊,到四川和云南

他的足迹

踏遍条件恶劣的高原无人区

为的是一种生活生产必不可少的物质

“盐”

他被人称“为盐湖而生的人”

郑绵平,1934年11月出生于福建省漳州市芗城西桥街道一个手工业者家庭。他年幼时,日寇飞机经常从厦门沦陷区飞到漳州市区轰炸。

在一次轰炸中,姐姐带郑绵平逃离时,差一点被炸死。嗣后,母亲就带着孩子们逃难到农村老家。“落后就要挨打”的现实深深印记在郑绵平幼小的心灵中。

后来,漳州市第一中学的钱学正、朱国正等老师对化学和物理生动活泼、深入浅出的传授,使他对科学产生了兴趣,并立志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业。于是高中毕业时他选择了最艰苦的地质行业,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南京大学地质系。

——摘自《漳州百年百杰》

人在岁月中行进,会遇到多次选择,很多选择会因多个兴趣点的中途插入而走出复杂的生活轨迹,但郑绵平很专一,他所有的人生轨迹,都集中在盐湖资源的研究发现及拓展应用上。

2005年,郑绵平在西藏野外考察(赵凡 摄)

让中国告别无钾盐矿床的时代

中国是农业大国,钾肥需求量大。然而由于自然禀赋复杂,在相当一段时间,“缺钾”成为国家发展的软肋之一。

20世纪50年代,百废待兴的新中国开始了找钾征程。1956年,刚刚从南京大学毕业的郑绵平坐着简陋的汽车随化工部地质普查组来到柴达木盆地。一望无边的盐碱地考验着所有来人。但是,此行采集到的样本却出现了含钾高的情况,这难道意味着什么?

怀着疑问,第二年郑绵平随中国科学院的科考队再赴柴达木。有天散步,他在路边坑壁上发现了光卤石结晶矿体,这不是钾盐矿物吗?他和同事们一阵惊喜。随即,他们进行了涵盖全湖的坑探和钻探,最终圈定了120平方千米范围内断续分布的老光卤石,以及遍及察尔汗盐湖的富钾卤水。

1982年,郑绵平(左一)在扎布耶湖现场鉴定盐矿(张雪飞 供图)

1958年,已经调到地质部矿物原料研究所的郑绵平主笔对此次考察撰写了详细的调查报告。在报告中,他首次估算该盐湖卤水氯化钾资源量为1.508亿吨。这一估算结果,被之后地质队的勘查报告所证实。第二年,察尔汗盐湖固体钾盐矿床依靠土法上马成功生产出了氯化钾,当年就产出几十吨的钾盐。中国从此告别了无钾盐矿床的时代。

收获了找矿的第一次喜悦,郑绵平信心大增。此后,他像着了魔一样不停地往西部盆地跑,从青海察尔汗盐湖,到西藏扎布耶盐湖,到新疆罗布泊,到四川和云南……在半个多世纪的盐湖研究生涯中,他考察过上百个盐湖,走遍青海、西藏、新疆等地的条件恶劣的高原无人区,研究领域涉及钾盐、硼、锂、铯等盐类矿产资源。

创新海陆并举成钾思路

在不断的找钾实践中,郑绵平对中国钾盐有了越来越清晰的认识:“中国地质条件复杂,不能完全套用传统教科书,要从地质实际出发解决我们自己的找矿问题。”

本着这样的思考,他主张要“海陆并举、固液并举、深浅并举”。一方面探索创新发展陆相成钾理论,提出了柴西第四系新层系承袭“砂砾型”成钾新思路;另一方面,在海相找钾上也取得了一系列突破。

2005年,郑绵平在西藏野外考察。(赵凡 摄)

在新一轮地质调查工作中,郑绵平团队在川东北发现“新型杂卤石钾盐矿”。他认为,这种杂卤石散布于岩盐层中,在深部较易溶于水,这个观点已经被企业采用水溶法溶采钾盐的生产实践所证实。

基于特提斯侏罗纪大规模成钾理论认识,他提出滇西南“二层楼”成钾模式,以此指导钻探验证,取得了侏罗系海相固体钾石盐矿重要发现。

他主持的地调项目通过研究组“油钾兼探”大量岩屑调查,终于在库车盆地发现厚层钾石盐矿层,指明了该区古近纪海相固体石盐的良好资源前景。

2002年,郑绵平在无人区科考途中观察(张雪飞 供图)

探索硼、锂产业化发展之路

20世纪50年代末到70年代,郑绵平盐湖研究的主战场从青海转至西藏。他先是在班戈湖研究硼酸盐,进而深入到阿里地区,发现了一批硼、钾、锂矿产及新类型的镁硼矿床。

与许多人不同的是,郑绵平不仅着力于勘查资源,而且还探索找矿成果转化和产业化道路。

20世纪70年代初,为解决西藏阿里地区经济发展问题,他曾向阿里地区行署提交阿里地区硼矿资源与开发咨询报告。这份报告当即被地方政府采纳,成为该区硼矿山建设的依据,并很快取得社会经济效益。

说起来,早在20世纪50年代察尔汗盐湖科考报告中,郑绵平就在估算卤水氯化钾资源量的同时,估算出该湖还有氯化锂资源量300万吨。

1980年,他主持盐湖队在扎布耶盐湖打钻取样,发现扎布耶盐湖的沉积物中锂的含量很高,显微镜下观察,能看到许多细小、针状的东西。这种天然的碳酸锂矿石,他起名叫“扎布耶石”。“扎布耶石”后经国际矿物学会新矿物命名委员会确认为新矿物。

4年后,郑绵平带队开展扎布耶盐湖资源野外调查,从地质勘查、长期观察,到盐湖扩试,到太阳池积热析锂,再到碳化法加工提纯,研发出了扎布耶盐湖锂资源开发利用成套新技术,并实现了产业示范。

2006年11月,国家西部大开发示范工程项目“西藏扎布耶锂资源产业化示范工程”通过竣工验收,该工程以郑绵平团队的核心技术为支撑,建成了我国首条盐湖提锂工业化生产线。

1990年,郑绵平在扎布耶评审会上(张雪飞 供图)

对于郑绵平,盐湖是实现产学研结合的重要平台。从1990年起,他和团队相继在高原腹地高海拔的扎布耶、当雄错和班戈错建立了3个长期科学观测站。高海拔地区,缺氧、风寒、日烈、交通不便,他们克服种种困难,坚持30年观测,为高原盐湖开发和环境保护积累了珍贵的基础数据。

在全球需求盐类新资源时代呼吁拓展盐类学

盐湖研究让郑绵平获得了很多荣誉,这些荣誉包括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李四光地质科学奖地质科技研究者奖和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等。2014年和2017年,他两次当选国际盐湖学会主席。所有荣誉的背后都是艰苦付出。因为干得太拼,郑绵平曾被人称“为盐湖而生的人”。

2014年,郑绵平(中)在可可西里野外取样。(张雪飞 供图)

一个地道的南方人,却迷恋西部,甘愿将一生抛洒在青藏高原,郑绵平的理解是——“我很幸运赶上了一个需要资源的时代,是国家的发展成就了我们这代人的矿产资源研究事业。”

1934年,郑绵平出生在福建漳州贫穷家庭,经历过战乱逃难。新中国成立后,在国家的救助下,他顺利完成学业并开启科研生涯。满怀赤子之心,他希望用自己的方式为祖国建设作贡献。

耕耘盐湖事业一辈子,郑绵平有几点体会:一是要坚持不懈注重野外工作,“要多到野外调查,领悟大自然奥秘,才能取到科学真经”。二是要立足解决实际问题,“科学家不能只满足发论文,科学研究和产业化结合起来才能有更大的价值”。三是要不断开拓思路,延伸新的学科生长点。

一直以来,郑绵平都在呼吁发展“盐湖农业”“盐类学”和“类地行星盐类学”等。自然资源部成立后,他的这种意识更加强烈。“盐湖不仅能为人类提供资源,而且是我们研究古今生态变化的天然实验室”。

郑绵平认为,新时代的盐类学要适应盐资源的全球新需求,在自然资源科技领域发展中,充分利用信息技术环境开展跨学科协同创新,构筑盐类大科学、大产业。“加强基础研究和技术创新的结合,掌握独立知识产权,才可能不被别人卡脖子,才可能走到世界学科前沿。”他说。(文章节选自中国自然资源报社《科技创新人物|郑绵平:毕生探求尽在盐湖》)

(来源:闽南日报综合学习强国、《漳州百年百杰》)

相关新闻
泉州市首个“学习强国”线下体验中心揭牌

台海网7月3日讯 据泉州网报道 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9周年,进一步扩大“学习强国”平台的影响力和感召力,探索打造集线上学习和线下体验为一体的学习推广模式,7月1日,泉州全市首个“学习强国”线下体验中心在洛江区马甲镇永安村揭牌。 该中心分为综合体验区和功能区,集交流、服务、点播、分享、专栏、展示、大讲堂、达人榜、线下阅读、线上学习为一体,通过书...

高考加油:少年凌云志 追梦赤子心

这里曾写下他们的名字,也将写下你的名字。 学习强国携“强国高校联盟”预祝各位考生旗开得胜,前程似锦! 上场吧,少年!加油! (来源:新华网)

云端毕业季:致乘风破浪的你

学习强国“强国高校联盟”800多所高校携手开启“云端毕业季”。 少年同窗,扬帆起航;星辰大海,乘风破浪! 预祝2020届毕业生前程似锦,未来可期! 总策划:刘汉俊 监 制:郭晓军 涂仲林 范希春 叶再春 主 编:尹孔阳 编 导:徐 攀 策 划:江 璐 李 猛 钟 勇 王津津 任晓旭 李俊博 李浣沙 徐同磊 设 计:韩云佳 音 乐: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毕业...

学习两会精神,他们“走新”更“走心”

官兵利用网络了解两会动态。 欧振宇 摄 连日来,武警广东总队广州支队官兵紧跟两会动态,第一时间利用新闻播报、新媒体、强军网等多种载体搭起学习桥梁,迅速掀起了学习两会精神的热潮。 “动动手指,搜索关键词‘两会’,海量信息扑面而来……”他们运用学习强国APP、解放军报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