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福建 >> 泉州新闻  >> 正文

泉州唯一古籍修复师 12年抢救70多部清朝中后期以来的破损藏书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泉州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破损的藏书,沙石粘住书页。

台海网7月21日讯 据泉州网报道    办公室里有锅有盆有电磁炉,有针有线有剪刀,有锥子刷子和锤子,有起子镊子甚至有牙医刀……这是一个什么神奇的工作岗位呢?

程斐然老师每天和这些五花八门的工具打交道,她是泉州目前唯一的古籍修复师,在泉州市图书馆接手修书工作12年来,已经修复了70多部清朝中后期以来的破损藏书。

用镊子把字体慢慢矫正

每天上班第一件事 烧水熬制糨糊

泉州市图书馆内有一间古籍修复室,即程斐然的办公室。记者进门首先注意到的是摆放在桌子上的两盆糨糊,一盆稀的一盆稠的,还有在办公室角落里的电磁炉。“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烧水熬煮、调制糨糊,市面上的那种糨糊不行,不仅修不了书,还会造成更大的破坏,只能用小麦淀粉自己熬自己调。”程斐然说,糨糊是修复工作的必需品、消耗品,得是当天熬制的,一旦放到第二天就馊掉了,“得根据要修复的书页的破损程度来调,破损比较轻微的,糨糊要稀,要淡如水”。

据介绍,程斐然原来的工作岗位是在泉州市图书馆资料室,2008年被派去参加国家古籍保护中心组织的培训,从2009年开始接手馆里的古籍修复工作,“从2008年到2018年,我参加了6次培训,从修复裱画、碑帖、拓片一步一步来,跟着导师学,由初级到高级”。

办公室的一面墙上钉着两大片木板,上面贴着几张刚裱褙完上墙的空白纸,还是湿湿的,要等过几天彻底干了才能取下来。“这是用两张连史纸(以嫩竹为原料,碱法蒸煮,漂白制浆)做的,先用软毛刷在一张连史纸上刷一层稀的糨糊,再覆上另一层连史纸,用排刷排掉水泡,平整后用毛巾吸掉多余的水分,然后在周围边缘涂上稠糨糊,上墙晾干。”程斐然说,“到时候裁一裁,用来制作书签,我都是一次性做一批,然后可以用一段时间。”

修复后

破损严重的书 半天只能修复一张

程斐然最近正在修复的是一部《玉生香传奇四种曲》,为1919年碧梧山房石印本。

“此书曾被水浸泡过,沙石粘连住书页,多水渍,发黄;前人有修复过,因糨糊太稠,板结;书前半部分未裱褙,后半部分的褙纸颜色跟书页不一样,修复时弃之;书页有不同程度的虫蛀破损。”程斐然在古籍修复档案表上详细记录了刚从书库提取出来的这部藏书的相关信息,“每修一本书前都要做这个工作,先好好检查一下,然后制定一个修复方案。”

程斐然在做了标记后取出其中一页准备修复,中间有不少破洞,两边均有残缺,虽然在记者看来这已经是破损得十分严重了,但她说这只是轻微破损。程斐然取出一块四方的红色板,喷洒上水后,在上面铺一层塑料膜,然后将书页展开平整放在上面;用毛笔蘸清水,从书页中间往两侧清洗,并对一些歪掉的字进行调整对齐,再用毛巾轻轻将水分吸走;继而用毛笔蘸糨糊,涂在书页破损处,然后用配纸对缺损的位置进行覆盖,再用镊子慢慢去掉周边多余的配纸。“每拿到一本要修复的书,就得去找合适的配纸,要颜色相近、纤维纹路走向一样的,修复的时候纹路要对齐。”

耗时1个多小时后,破损的这一页初修完毕。程斐然慢慢地将塑料膜揭下,小心翼翼地展示着半成品,再对一些细微处进行处理。“放几天,晾干后还要对边边角角进行修裁。”程斐然说,遇到一些破损严重的,有时半天就只能修复一张。

抢救古籍是一项枯燥却很有意义的工作

工作枯燥却有意义 2万多册藏书待“续命”

办公桌上的一块木板,两面都密密麻麻地布满各种小孔,那是程斐然装订书的时候用锥子打书眼扎下的。她说,一本书从书库提取后,要历经拆页、编号、选配纸、清洁、修补、喷水压平、折页、锤平、压实、齐栏、打眼、装订、贴书签等10多道工序,“工作十分琐碎、繁杂、枯燥,很磨性子,要耐得住寂寞”。

程斐然说,很多古书籍不仅遭虫蛀,还滋生了各种霉菌,她刚开始接触这个工作时,每次接到一本书都会有过敏反应,手上、脸上会长一些红疹子;而且修书需要长时间伏案,对眼睛、颈椎、腰椎都会造成很大的负担。

“快的话一个多月能修一本,难的话要大半年。虽然过程辛苦,但每次装订好,完成一本书的修复,就会觉得很有成就感。”程斐然说,她所做的工作就是和时间赛跑,为书“续命”,抢救、修复和保护古书籍。

据介绍,泉州市图书馆目前有古籍藏书3万多册,其中善本(比较完好的)仅六七千部,2万多册的藏书有不同程度的虫蛀、水渍、脆化、污垢、霉烂等损坏现象,有待修复。记者 林志安 庄丽祥 文图

相关新闻
学者蔡厚示三千册藏书捐赠给厦门市图书馆

■藏书捐赠仪式昨日举行。   台海网5月20日讯 据厦门晚报报道 昨天下午,厦门市图书馆举办蔡厚示先生藏书捐赠仪式。蔡厚示家属将其专著及部分藏书、油印本讲义、手写本讲稿、已出版著作的手稿、读书笔记及卡片等合计各类图书资料2814册、期刊185册捐赠给市图书馆。市图书馆在集...

泉州市民捐赠藏书3400余册 丰富小山丛竹古书院文史味

台海网5月11日讯 据泉州网报道  近日,经过整理完善的小山丛竹古书院(以下简称“古书院”)以崭新的面貌对外开放,其中作为阅读空间的诚正堂吸引了许多市民前往。诚正堂内3400余册藏书均由热心市民林晓鸣捐赠,其中还有精选的几十册有关朱熹和弘一法师的书籍,该批藏书价值15.8...

市图书馆向厦大校友征集个人专著和藏书

台海网4月2日讯 据厦门晚报报道 为祝贺厦门大学建校百年,即日起,厦门市图书馆长期面向厦门大学校友征集个人专著和个人藏书,期盼广大校友积极参与。 凡厦门大学校友正式出版的个人著作、音像资料等文献,均可捐赠厦门市图书馆收藏,出版时间不限,复本1—3册。厦门市图书馆将向捐赠人颁发捐赠证书,并在集美新城馆区设立“厦门大学校友专著专柜”,宣传展示和保存...

著名学者吴福辉去世 8000册藏书捐现代文学馆

原中国现代文学馆副馆长、著名学者吴福辉于北京时间2021年1月15日在加拿大因病去世,享年82岁。16日晚,中国现代文学馆副馆长计蕾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追忆老人生前往事。   坐拥书城的老人无偿捐赠   去年12月25日,计蕾还给吴老发微信,祝他平安,做好防疫,当时也没听说他身体有恙。没想到不到一个月,他就因心脏病突发猝然离世。   计蕾说,她认识吴老...

他从一介布衣变为文坛接班人,还和戚继光吵过架?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2月19日电 题:古代的“书痴”,是什么样?   作者 任思雨   最近的你,读过几本书?   在古代,曾有一位特别的“书痴”,他一生布衣,却嗜书如命,并在大量阅读、勤于著述之下,成为一代学术大师,以至于后来的学者都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他是谁? 制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