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福建 >> 美丽福建  >> 正文

张晓风——月,阙也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台海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月,阙也”。这是一本两千年前的文字学专著的解释。阙,就是“缺”的意思。那解释使我着迷。曾国藩把自己的住所题作“求阙斋”,求缺?为什么?为什么不求完美?那斋名也使我着迷。“阙”有什么好呢?“阙”简直有点像古中国性格中的一部分,我渐渐爱上了“阙”的境界。

  我不再爱花好月圆了吗?不是的,我只是开始了解花开是一种偶然,但我同时学会了爱它们月不圆花不开的“常态”。

  在中国的传统里,“天残地缺”或“天聋地哑”的说法几乎是毫无疑问地被一般人所接受。也许由于长期的患难困顿,中国神话对天地的解释常是令人惊讶的。在《淮南子》里,我们发现中国的天空和中国的大地都是曾经受伤的。女娲以其柔和的慈手补缀抚平了一切残破。当时,天穿了,女娲炼五色石补了天。地摇了,女娲折断了神鳌的脚爪垫稳了四极(多像老祖母叠起报纸垫桌子腿)。她又像一个能干的主妇,扫了一堆芦灰,止住了洪水。

  中国人一直相信天地也有其残缺。

  我非常喜欢中国西南部有一少数民族的神话。他们说,天地是男神女神合造的。当时男神负责造天,女神负责造地。等他们各自分头完成了天地而打算合在一起的时候,可怕的事发生了;女神太勤快,她把地造得太大,以至于跟天没办法合得起来了。但是,他们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们把地折叠了起来,形成高山低谷,然后,天地才结合起来了。

  是不是西南的崇山峻岭给他们灵感,使他们想起这则神话呢?天地是有缺陷的,但缺陷造成了皱折,皱折造成了奇峰幽谷之美。月亮是不能常圆的,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当我们心平气和地承认这一切缺陷的时候,我们忽然发觉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接受的。

  在另一则汉民族的神话里,说到大地曾被共工氏撞不周山时撞歪了——从此“地陷东南”,长江黄河便一路浩浩淼淼地向东流去,流出几千里的惊心动魄的风景。而天空也在当时被一起撞歪了,不过歪的方向相反,是歪向西北,据说日月星辰因此哗啦一声大部分都倒到那个方向去了。如果某个夏夜我们抬头而看,忽然发现群星灼灼然的方向,就让我们相信,属于中国的天空是“天倾西北”的吧!

  五千年来,汉民族便在这歪倒倾斜的天地之间挺直脊骨生活下去,只因我们相信残缺不但是可以接受的,而且是美丽的。而月亮,到底曾经真正圆过吗?人生世上其实也没有看过真正圆的东西,一张葱油饼不够圆,一块镍币也不够圆,即使是圆规画的圆,如果用高度显微镜来看也不可能圆得很完美。

  真正的圆存在于理念之中,而在现实的世界里,我们只能做圆的“复制品”。就现实的操作而言,一截圆规上的铅笔心在画圆的起点和终点时,已经粗细不一样了。所有的天体远看都呈球形,但并不是绝对的圆,地球是约略近于椭圆形。就算我们承认月亮约略的圆光也算圆,它也是“方其圆时,即其缺时”。有如十二点正的钟声,当你听到钟声时,已经不是十二点了。此外,我们更可以换个角度看。我们说月圆月阙其实是受我们有限的视觉所欺骗。有盈虚变化的是月光,而不是月球本身。月何尝圆,又何尝缺,它只不过像地球一样不增不减的兀自圆着——以它那不十分圆的圆。

  花朝月夕,固然是好的,只是真正的看花人哪一刻不能赏花?在初生的绿芽嫩嫩怯怯的探头出土时,花已暗藏在那里。当柔软的枝条试探地在大气中舒手舒脚时,花隐在那里。当蓓蕾悄然结胎时,花在那里。当花瓣怒张时,花在那里。当香销红黯委地成泥的时候,花仍在那里。当一场雨后只见满丛绿肥的时候,花还在那里。当果实成熟时,花恒在那里,甚至当果核深埋地下时,花依然在那里。

  或见或不见,花总在那里。或盈或缺,月总在那里,不要做一朝的看花人吧!不要做一夕的赏月人吧!人生在世哪一刻不美好完满?哪一刹不该顶礼膜拜感激欢欣呢?

  因为我们爱过圆月,让我们也爱缺月吧——它们原是同一个月亮啊!

相关新闻
张晓风:“中文是最适合写诗的文字”

厦门举办第五届海峡两岸文学笔会 大陆作家王永盛和台湾诗人廖佳敏代表两岸作家交换书籍 台海网5月20日讯(海峡导报记者陈金龙) 5月19日,第五届海峡两岸文学笔会暨传统文化在两岸论坛在厦门举行。福建省文联书记处书记、副主席陈毅达,厦门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唐向阳,厦门市文联党组...

参考大陆 余光中、张晓风等台知名人士要求强化语文教育

台海网(微博)5月5日讯(海峡导报驻台记者 刘强 文/图)“大陆小学语文每周有11节课,台湾只剩下4节;大陆初中的必背古文,在台湾却是不要求背诵的高中课文!”昨日上午,台湾“抢救国文教育联盟”在台北召开记者会,要求台当局重视语文教育,增加学校的语文课节数,并将“中国文化...

台湾作家张晓风:写作是一件很自然的事

台海网(微博)5月17日讯 据中新网报道,“对于我而言,写作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就像每个人都要吃饭喝水一样,非刻意为之。”在广东丹霞山采风的台湾作家张晓风,17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如是说。   被余光中誉为“第三代散文名家”之一的张晓风,早在1966年,年仅25岁的她就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地毯的那一端》,并以此斩获中山文艺散文奖。1977年,张晓风就被推...

张晓风与大陆学生谈两岸三地语言差异

张晓风《中时电子报》   台海网(微博)5月12日讯 据台湾《旺报》报道,作家张晓风11日应台湾辅仁大学大陆学生之邀,畅谈两岸三地语言的用词差异,2小时生动内容让与会陆生听得津津有味。   张晓风说,台湾人的语言保有农民气,鼎(锅)、灶脚(厨房)、一四界(四处都这样)、三...

余光中张晓风等台湾名人陈情 吁抢救语文教育

台海网(微博)5月3日讯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知名诗人余光中、作家张晓风等近40人日前响应一项“抢救语文教育”的联署陈情,呼吁当局重视学生的语文能力。   据报道,2018学年台湾将正式使用新课纲,调降语文必修课时数,部分人担心此举将让学生语文能力更低落,语文表达也会越来越差。   “宁卖祖宗田、不卖祖宗言”,作家张晓风2日在记者会上引用客家谚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