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福建 >> 美丽福建  >> 正文

贾平凹——月迹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台海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我们这些孩子,什么都觉得新鲜,常常又什么都觉得不满足;中秋的夜里,我们在院子里盼着月亮,好久却不见出来,便坐回中堂里,放了竹窗帘儿闷着,缠奶奶说故事。奶奶是会说故事的;说了一个,还要再说一个……奶奶突然说:“月亮进来了!”

  我们看时,那竹窗帘儿里,果然有了月亮,款款地,悄没声儿地溜进来,出现在窗前的穿衣镜上了:原来月亮是长了腿的,爬着那竹帘格儿,先是一个白道儿,再是半圆,渐渐地爬得高了,穿衣镜上的圆便满盈了。我们都高兴起来,又都屏气儿不出,生怕那是个尘影儿变的,会一口气吹跑呢。月亮还在竹帘儿上爬,那满圆却慢慢儿又亏了,缺了;末了,便全没了踪迹,只留下一个空镜,一个失望。奶奶说:“它走了,它是多多的;你们快出去寻月吧。”

  我们就都跑出门去,它果然就在院子里,但再也不是那么一个满满的圆了,进院了的白光,是玉玉的,银银的,灯光也没有这般儿亮的。院子中央处,是那棵粗粗的桂树,疏疏的枝,疏疏的叶,桂花还没有开,却有了累累的骨朵儿了。我们都走近去,不知道那个满圆儿去哪儿了。却疑心这骨朵儿是繁星儿变的;抬头看着天空,星儿似乎就比平日少了许多。月 亮正在头顶,明显大多了,也圆多了,清清晰晰看见里边有了什么东西。

  “奶奶,那月上是什么呢?”我问。

  “是树,孩子。”奶奶说。

  “什么树呢?”

  “桂树。”

  我们都面面相觑了,倏忽间,哪儿好像有了一种气息,就在我们身后袅袅,到了头发梢儿上,添了一种淡淡的痒痒的感觉;似乎我们已在了月里,那月桂分明就是我们身后的这一棵了。

  奶奶瞧着我们,就笑了:

  “傻孩子,那里边已经有人了呢。”

  “谁?”我们都吃惊了。

  “嫦娥。”奶奶说。

  “嫦娥是谁?”

  “一个女子。” 哦,一个女子。我想。月亮里,地该是银铺的,墙该是玉砌的:那么好个地方,配住的一定是十分漂亮的女子了。

  “有三妹漂亮吗?”

  “和三妹一样漂亮的。”

  三妹就乐了:

  “啊啊,月亮是属于我的了!”

  三妹是我们中最漂亮的,我们都羡慕起来。看着她的狂样儿,心里却有了一股儿的嫉妒。

  我们便争执了起来,每个人都说月亮是属于自己的。奶奶从屋里端了一壶甜酒出来,给我们每人倒了一小杯儿,说:“孩子们,你们瞧瞧你们的酒杯,你们都有一个月亮哩!”

  我们都看着那杯酒,果真里边就浮起一个小小的月亮的满圆。捧着,一动不动的,手刚一动,它便酥酥地颤,使人可怜儿的样子。大家都喝下肚去,月亮就在每一个人的心里了。 奶奶说:“月亮是每个人的,它并没有走,你们再去找吧。”

  我们越发觉得奇了,便在院里找起来。妙极了,它真没有走去,我们很快不在葡萄叶儿上,磁花盆儿上,爷爷的锨刃儿上发现了。我们来了兴趣,竟寻出了院门。

  院门外,便是一条小河。河水细细的,却漫着一大片的净沙;全没白日那么的粗糙,灿灿地闪着银光,柔柔和和地像水面了。我们从沙滩上跑过去,弟弟刚站到河的上湾,就大呼小叫了:

  “月亮在这儿!”

  妹妹几乎同时在下湾喊道: “月亮在这儿!”

  我两处去看了,两处的水里都有月亮,沿着河沿跑,而且哪一处的水里都有月亮了。我们都看起天上,我突然又在弟弟妹妹的眼睛里看见了小小的月亮。我想,我的眼睛里也一定是会有的。噢,月亮竟是这么多的:只要你愿意,它就有了哩。

  我们就坐在沙滩上,掬着沙儿,瞧那光辉,我说:

  “你们说,月亮是个什么呢?”

  “月亮是我所要的。”弟弟说。

  “月亮是个好。”妹妹说。

  我同意他们的话。正像奶奶说的那样:它是属于我们的,每个人的。我们就又仰起头来看那天上的月亮,月亮白光光的,在天空上。我突然觉得,我们有了月亮,那无边无际的天空也是我们的了:那月亮不是我们按在天空上的印章吗? 大家都觉得满足了,身子也来了困意,就坐在沙滩上,相依相偎地甜甜地睡了一会儿。 

相关新闻
京东文学奖大众榜单公布,“鸡汤文”超越贾平凹

首届京东文学奖大众投票环节近日已结束。此次奖项设置涵盖年度京东文学奖国内作家作品、年度京东文学奖国际作家作品、年度传统文化图书奖、年度童书奖、年度科幻图书奖、年度新锐作品奖6个维度。其中国内作家作品与国际作家作品是所有奖项中奖金额度最高,也是受关注度最高的奖项。大众对文学的喜爱跟专家评委对文学的偏爱是否会一致,还有待最后的专家评委票选结果。...

贾平凹文学对话录:《穿过云层都是阳光》

作者:贾平凹 (作者), 韩鲁华 (作者)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6年10月1日   书号:9787550284036   定价:26.50元   内容推荐   《穿过云层都是阳光:贾平凹文学对话录》是贾平凹的访谈对话录,是对贾平凹三十年文学创作的整体回顾,内容涵盖其主要作品的创作思路、人物形象分析、主题思想、幕后故事等。对话将其作品放到他整个文学创...

贾平凹回应争议:对于当下农村,我确实怀着两难心情

关闭 首页 资讯 财经 娱乐 体育 时尚 汽车 房产 科技 读书 游戏 文化 历史 军事 博客 彩票 佛教 凤凰卫视 更多 视频 旅游 国学 数码 健康 家居 星座 酒业 未来 注册登录 退出 凤凰网文化 > 文学 凤凰网文化 >文学 >正文 新闻 军事 娱乐 体育 财经 科技 历史 时尚 汽车 视频 读书 游戏 房产 彩票 FM App 首页 资讯 财经 娱乐 体育 时尚 汽车 房产 科技 读书 教育 文...

《极花》:贾平凹继续乡村生态的思考

贾平凹长篇小说《极花》本月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小说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中国西北的妇女被拐卖事件。主人公胡蝶无意间落入人贩子手中,几经周折被卖到西北山村,她经受了种种折磨后被公安部门营救。然而胡蝶的命运却因此彻底改变,她经受着周围人的冷嘲热讽、内心的苦楚与折磨后,变得性格孤僻少言寡语,最终选择回到被拐卖的地方。小说正视了当代社会拐卖妇女这一...

贾平凹谈《极花》:像刀子一样刻在心里的故事

近日,贾平凹最新长篇小说《极花》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4月14日,新书发布会在北京召开。现场,贾平凹以一口浓重而韵味十足的“秦腔”与大家分享了创作这本书的初衷和过程。 创作是对现实的提问 从《秦腔》《带灯》《老生》,直至15万字的《极花》,从事文学写作40多年来,贾平凹在中短篇小说、散文、长篇小说等诸多方面都均有优秀作品面世,向世人展示了取之不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