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福建 >> 福建要闻  >> 正文

林怎么分 要听老百姓的意见

www.taihainet.com 来源: 福建日报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2002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时任福建省省长)深入武平县调研林改工作,与当地林农亲切交谈。(资料图片)

福建山多、林多、树多,森林覆盖率已连续多年居全国第一。

2002年5月,黄建兴刚担任省林业厅厅长,时任省长习近平就专门找他谈话。

“当时交代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加快林业体制改革。”习近平的话,黄建兴至今难忘:“他说,‘我们干林业,很多人只见林,不见人。但林是人种出来的,人对林的关注、感受、利益关联却往往被忽略。你们要抓紧做好调研,尽快开展工作’。”

山林承包到户,这在当时还没有先例。“习省长给我们提的要求是既要慎而又慎,又要积极推进。他说,‘为官一任,我们必须考虑老百姓的诉求和期盼,就要不怕冒险,但要试点逐步推进’。”

试点,选择了林改先行一步的武平县。

据黄建兴回忆,当时武平在进行更换旧林权证时,由于“权属不清,边界不明”的历史问题,导致换证工作进行不下去,纠纷不断。

破解困局,唯有改革。2001年,武平在两个村进行试点。针对“山要怎么分、山要由谁分”这个最棘手的问题,在充分尊重群众意愿的基础上,万安乡捷文村提出了“山要平均分、山要群众自己分”的思路,把所有集体山林按照“耕者有其山”的原则落实到户。当年12月30日,捷文村村民李桂林领到了全国第一本新版林权证。

此后,武平在全县17个乡镇各选一两个村进行试点,开启集体林权“分山到户、家庭承包”的新路。2002年4月,县委县政府成立林改领导小组,并制定《关于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

从30多个村到200多个村,随着改革推开,问题也在增多,比如这个村山场几十块,地块怎么分,历史上的所有权难以界定;有的干部认识不到位,方法欠科学,分山的程序不到位,这让群众意见很大,认为“分得不公平”。

这一年,涉及林改的上访增多,愈发让县委县政府头疼。

在改革最关键的时候,习近平到武平县调研农业农村工作。

2002年6月20日晚,在下榻的宾馆,严金静怀着忐忑的心情向习近平汇报工作。他回忆道,当时汇报的内容,主要包括武平县正在推进的一系列改革事项,林改只是其中一点。听完汇报,习近平特别把林改“拎”出来,语重心长地说:“林改的方向是对的,关键是要脚踏实地向前推进,让老百姓真正受益!”

第二天,习近平亲自到点上察看。“林怎么分,老百姓有什么意见,他看得很细,也问得很细。”严金静回忆说。

通过调研,习近平充分肯定了该县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并作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要像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那样从山下转向山上”的重要指示。

调研结束后,7月初,武平县便召开全县改革动员大会,全力推进林改。

2003年4月,福建省委省政府在充分总结武平等地经验基础上,出台了《关于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旨在实现“山定权、树定根、人定心”。当年6月9日,人民日报驻福建记者经过深入调查,以《林权分到户,小康上了路》为题,报道福建林改激发林农活力,带来勃勃生机。

2008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关于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把“明晰产权、放活经营权、落实处置权、确保收益权”作为文件的核心内容,林改上升为国家决策。林改星火,迅疾成燎原之势。林改也被认为是继土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我国农村经营制度的又一重大变革。

2012年3月7日,已到中央任职的习近平,在看望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福建代表团代表时,对武平林改予以充分肯定。他说:“我在福建工作时就着手开展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多年来,在全省干部群众不懈努力下,这项改革已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效。”

《改革争先 击水中流--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的探索与实践·改革篇》全文

相关新闻
“一栋楼办公” 令外商感到意外的“快”

2010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来到厦门市金安社区考察,社区居民李文玲老人将亲手剪出的“福”字送给习近平总书记。(资料图片) “就是这位韩国客商。”福州马尾区环保局局长许开东指着桌上的一张合影对记者讲述26年前的往事。 1991年的一天,这位韩国外商来...

给企业家回信 一起“说说心里话”

1996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在长汀县河田镇察看精制茶叶加工场。(资料图片) “没想到”“太欣喜”,已经83岁高龄的黄文麟回想起3年前总书记的回信,仍激动不已。“习近平总书记在百忙之中还专门给企业家们写了363个字的回信,大家特别振奋!” 1984年,福建55位企业厂长经理联名向当时的省委书记、省长发出《请给我们“松绑”》的呼吁信,对推动...

光福耀还不够 要推动更多的企业改制上市

台海网7月17日讯 据福建日报报道 今天,《福建日报》推出“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的探索与实践”系列报道的第二篇改革篇——《改革争先 击水中流》。新福建客户端从中选登6个故事,以飨读者。 上世纪90年代初,时任福州市委书记习近平着力推进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可在选择首批股份制改革试点企业时,“卡”住了。 “市里最早筛选出一批国有企业,但大家都不敢试、不愿试...

“晋江经验”背后:习近平六年七下晋江

今天,《福建日报》推出“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的探索与实践”系列报道的第二篇改革篇——《改革争先 击水中流》。新福建客户端从中选登6个故事,以飨读者。 “习近平任福建省委副书记和福建省长的6年里,7次来晋江调研,我陪同了4次,受益匪浅。”时任晋江市委副书记陈章进说。 陈章进今年76岁,已退休在家。老陈至今还清晰地记得,他4次陪同调研的时间分别是1996年、19...

福建这些地方入选全国县域经济百强 人民富裕

台海网7月17日讯 据海峡都市报报道 13日,由新华社瞭望周刊社主办的“2017中国百强县创新发展论坛”在京举行。 会上首次对外公开的《2017年中国县域经济百强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数据显示,经济排名第一的依然是江苏省昆山市,晋江市则排名全国第五,也是福建省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