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福建 >> 龙岩新闻  >> 正文

松毛岭下的坚守与传承:让红色精神世代相传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台海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台海网8月15日讯 据福建日报报道

   巍巍松毛岭,层峦叠嶂,松风阵阵,如泣似诉。

  85年前,一场惨烈的战斗在山间打响,红军战士浴血鏖战;岭下,村民踊跃支前,用奉献书写军民同心篇章。

  时移世易,沧桑历遍。如今,长汀县南山镇中复村等经历松毛岭战斗的村庄,已是生机勃发、物阜民丰。但无论世事如何变化,村民们依然没有遗忘红军烈士,他们用自己的方式,传承、传播红色文化,让红色精神在这片土地上世代相传。

  红军烈士“守魂人”

  夏日的南山镇长窠头村,安静平和。知道有人要来参观,90岁的钟宜龙早早站在家门口。

  老人的家里,墙上贴满了革命烈士事迹等文字资料。面对来访参观的客人,老人总是很乐意用带着口音的普通话,一遍一遍述说着85年前发生的那场战斗——他是见证者之一。

  1934年秋,国民党调集重兵向中央苏区东大门的重要屏障——松毛岭大举进犯。9月23日上午,松毛岭上响起了密集的枪炮声,那时尚年幼的钟宜龙看到,敌军的飞机不断在头顶掠过,炮弹炸得土地颤抖,一批又一批的红军伤员,被乡亲和当时是村妇女游击队队长的母亲涂从孜抬下山来。

  这些亲眼所见,成了钟宜龙一辈子挥之不去的记忆。他的家族,也为革命做出了巨大牺牲:三代内叔公叔伯堂兄40人为革命献身,他的养父在长征途中牺牲。

  1950年,钟宜龙率领民兵进入松毛岭剿匪,一场火攻之后,山岭遍地显现出红军战士的遗骸。眼前的一切,让他无法平静,“一定要让烈士入土为安”。此后的两年里,他和干部、村民走入山林,收集整理烈士遗骸,建起了无名烈士纪念碑。

  60多年来,收集烈士遗骸的工作从未停止。每到清明时节,钟宜龙都会和村民一起,到山头祭扫红军烈士,在他心里,这些烈士就是他未曾谋面的亲人。

  为了查实红军烈士的情况,几十年来,钟宜龙走访了本村和邻村幸存的老红军、“五老”人员,核实革命烈士人数,整理出《1928年—1934年长窠头村参加革命工作的人员名单》。根据他的调查,当时长窠头村有近500人,牺牲147人。

  “若要红旗飘万代,重在教育下一代。”老人家门口的这副对联,发人深省。2016年,钟宜龙拿出自己的养老积蓄修缮老屋,把收集的革命烈士事迹剪报、红军标语摘抄本、烈士名单等资料展出,办起红色家庭展。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新闻
将台堡——红军长征胜利的见证

盛夏时节,宁夏南部固原地区明媚凉爽,沿着曲折的山路行至西吉县将台乡,一座夯土垒制、气势恢宏的古堡出现在视野中,将台堡到了。宽阔的红军会师广场上,会师纪念碑庄严矗立,正面刻着“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将台堡会师纪念碑”16个鲜红雄浑的大字,碑顶上象征三大主力胜利会师的三尊红军头像,目光凝视着远方。拾级而上,推开沉重的堡门,一幕幕生动的画卷从历史深处走...

记者再走长征路丨在雪域藏乡追寻英雄之师

“他是我们丹巴人心中的英雄!”在四川省甘孜州丹巴县,有一座雕像静静矗立。若无人介绍,初来此地的人可能不知道他是谁。可在当地,他领导的藏民独立师的故事被丹巴人口口相传。 在雪域藏乡追寻英雄之师 ■解放军报记者 郭丰宽 通讯员 雷国勇 “他是我们丹巴人心中的英雄!”在四川省甘孜州丹巴县,有一座雕像静静矗立。若无人介绍,初来此地的人可能不知道他是谁。...

红色星火的人民力量——大别山走出两支红军队伍的历史启示

红色星火的人民力量——大别山走出两支红军队伍的历史启示 ■新华社记者宋振远、徐海波、孙少龙、王若辰 滚滚长江水,巍巍大别山。 绵延近400公里的大别山,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驻地所在。红四方面军在此诞生,红二十五军在此重建,红二十八军在这里改编。参加长征的四支红军部队,有两支源于此地。 这是一块红色的沃土。从1923年冬建立党组织,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

红军三过单家集:回汉一家亲

央视网消息 8月10日,再走长征路第61天。 单家集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西吉县的兴隆镇,地处宁夏、甘肃的交界地带,1935年5月到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曾三次路过并驻扎在这里,以单家集南部为中心开展了一系列革命活动。 1935年8月15号,为策应主力红军的北上行动,红25军从甘肃进入西吉县,这是进入六盘山少数民族地区的第一支红军队伍。虽然红军只在这里驻军5...

飞夺泸定桥一战,红军将士如何在13根铁索链上创造奇迹

飞夺泸定桥一战,当年桥上没桥板,红军是如何冒着枪林弹雨、顺着13根铁索过去的?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 狭路相逢勇者胜。飞夺泸定桥一战,红军将士完成了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铁索链”上刻着勇往直前 ■解放军报记者 郭丰宽 通讯员 熊 鹏 开国上将杨成武曾回忆说,打过这么多仗,最惨烈、最悲壮的,还是飞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