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财经 >> 创业.创客  >> 正文
新闻

民营企业二次创业潮

www.taihainet.com 2016-07-14 21:36 来源: 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宋笛 “到传统企业或传统产业占主导地位的地方去看,可能会有压抑感,看到很多困难;但是到那些抓住新一轮工业革命机遇、新产业发展迅猛的企业和地方去看,就会感到新经济新动能所带来的不仅是希望,而且是蓬勃的力量。”在6月28日刚刚闭幕的达沃斯论坛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苏洲洲对总理的这番话深有感触。

让苏洲洲感觉到“困难”的时候是2008年,由父亲一手创办的余姚市中空塑料包装有限公司在这一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挫折——主要服务的一家大型医疗器械生产商在这年上市后就收回了大部分代工业务,数家主要供应商被剔出名单,其中就包括苏洲洲父亲所创办的企业。随着主要投资人的离去和海外订单的锐减,中空塑料日渐艰难。

同样感到压力的还有李立军。在2012年利润快速增长势头结束之后,李立军所在的宁波慈星股份也走到了转型的十字路口。

跟以前不一样了

中空塑料做医疗器械行业已经有十年了,订单量在中空塑料总业务占比达到40%,伴随着医疗器械企业的发展,作为代加工企业的中空塑料年营业额也持续攀升,在2007年时达到了6000万的年营业额。

2008年主要投资者的离去以及随后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海外订单量的骤然下降让中空塑料进入了接近一年的停产期,雪上加霜的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出于对形势的乐观预判,中空塑料投入3000万建了一个26000平方米的新厂房。

也正是在这一个时间段,让苏洲洲和其父亲都意识到:代加工模式意味着主动权的丧失,或许短时间内能获得大量的订单——但是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时候会失去这所有的订单——这并非一条长久的路。

在中空塑料正在尽力应对“困难”并反思代加工模式的2008年,李立军所在的宁波慈星股份还正处于企业的上升期,与纯代加工类型企业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首当其冲受到的巨大影响不同的是,这家拥有电脑针织机械核心技术的企业在金融危机后的三年时间中依然实现了181.4%、169.19%、45.79%的营业收入增长,2011年慈星股份的净利润达到9.18亿。

这种快速增长在2012年走到了尽头。在这一年,慈星股份的营业收入首次出现下滑,下滑幅度达到了36.24%。“当时我们主营业务电脑横机在全球已经占据了接近30%的份额,鉴于我们主要是中高端市场,这一份额意味着未来的增长已经遇到了瓶颈,同时2012年下半年的欧债危机对于全球服装业冲击巨大,我们也受到了波及。”慈星股份执行董事、宁波慈星机器人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立军如此描述当时的情况。

也正是这一年的困难,让2012年的慈星股份的管理层和2008年的苏洲洲一样,萌发了二次创业的意图。

谨慎的选择

虽然明知必须转型,但眼前的“困难”并非企业二次创业的直接原因和时间节点,更现实的情况是:这些企业在遭遇低谷后,用了相当一段时间谨慎的选择后,才有决心进入新的行业,而这一新行业往往与传统行业存在一定的交集。

从2008年遭遇危机开始,一直到2011年正式创办自主品牌企业宁波吉丽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开始二次创业,中空塑料用了三年的时间来稳住阵脚,并选定新的方向。

帮助中空塑料稳住阵脚的是为了稳住经济而采取的投资拉动,流动性的充裕带动的是多个行业产能的快速扩张,一大批涉及基建、制造业的大项目上马,这其中就包括中空塑料服务的一家汽车厂。

以前,该汽车厂商一月仅有4000辆的产量,2009年5月后,一个月的产量达到了12000辆,随之水涨船高的是中空塑料所提供的塑料随车工具箱,到2009年下半年,该企业厂每月能够给中空塑料提供200万左右的营业额,这一订单让中空塑料从停业的窘态恢复过来,并有机会熬到出口订单量的逐渐回升。

“创业需要巨大的前期投入,没有一个稳定的母公司进行利益输送,创业品牌很难实现持续的发展。”宁波吉丽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总经理苏洲洲,这家公司由中空塑料作为母公司,在2011年投资成立,作为中空塑料二次创业的主要载体,主要从事于医疗器械的研发和销售。“我们做了10年的医疗器械,在2000年后,主要代加工的是呼吸类医疗器械的外壳,在加工过程中,会与甲方的研发部门进行直接对接,对于市场和技术比较了解,所以我们选择的领域是呼吸类的医疗器械。”苏洲洲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慈星股份的二次创业也等待了一年的时间。从2012年业绩下滑开始,李立军带队用了一年的时间进行市场调查,并走访了国内外包括“四大家族”(四家大型的机器人企业:ABB、库卡、发那科、安川电机)在内的几乎所有主流的机器人本体公司和核心零部件公司。

直到2013年底至2014年初的一段时间,慈星股份才迈出谨慎的一步,以成立合资公司(芜湖固高自动化技术有限公司和宁波慈星机器人技术有限公司)的形式正式进入工业机器人的行业。

“当时我们做纺织行业的自动化,就是把握住了一个劳动力成本上升的趋势。对我们来讲,针对一般工业领域的工业机器人系统集成是我们原有纺织行业自动化业务的延伸,只不过应用领域的外延扩大了”对于选择机器人这个大方向的原因,李立军如此解释。

经过调研的慈星股份发现在国际上工业机器人的产业链已经非常成熟,在核心零部件和机器人本体方面留给中国企业的机遇并不多。最终在机器人控制器领域,慈星发现了一些可能的机会,并首先合资成立了芜湖固高,尝试切入这块领域。

二次创业不易

不论是对慈星股份还是对中空塑料,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都是二次创业过程中难以避免的投入。

从2015年开始,慈星股份在机器人领域的投资热情逐渐加大,在2013年合资成立两家相关企业后,慈星股份又陆续投资参股了工业视觉应用商苏州鼎纳自动化技术有限公司控股,3C行业自动化解决方案商东莞中天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以及服务机器人领域的北京盛开互动科技有限公司和浙江开心果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

经济观察报记者根据慈星股份公布的公开数据计算,仅投资上文所述的除过浙江开心果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外的5家企业的总金额已经接近7000万元。

这只是投入的一部分,宁波慈星机器人技术有限公司是慈星股份机器人版块业主要营收额贡献公司,2015年其营收达到了6300万,但净利润却亏损344万元。

苏洲洲同样经历过漫长的亏损期,在2011年成立了宁波吉丽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后,公司陆续投入了2000万元进行产品研发和新团队组建。

从2012年投产,宁波吉丽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又亏损了近2000万。作为非上市企业,苏洲洲的企业并没有更多的资金来源渠道,这前后4000万资金的投入,正来源于此前加工厂多年经营所积累的利润,用苏洲洲的话说,就是“老本”。

慈星股份与中空塑料并非是一个类型的企业,在它们背后的标签“装备制造业”和“代加工行业”是中国民营经济两种难以忽略的符号。

对于前者而言,其传统业务已经占据了稳定的市场份额,形成了一定的品牌价值,其中有众多企业已经上市,有着充足的资金获取渠道,而二次创业的目标正是通过不断试错,在新的行业内形成自己的布局。

这也是慈星的战略,对于慈星进入机器人行业后的一系列决策,李立军用了“循循渐进”和“不断学习”八个字来形容。在李立军看来,慈星在机器人领域需要通过不断学习来少走弯路,但进入一些新行业,适应期却是难免的。

对于后者,二次创业更像是走完第一次创业剩下的路,它们拥有拥有经验、技术以及此前经营的资金积累,而缺乏的是一个长久的品牌。

这也是苏洲洲最终成为新企业总经理的重要原因之一,作为家族里的年轻人,他被认为是更适合从事品牌拓展类的工作。在此前十几年的企业经营中,中空塑料经营团队熟练于加工出甲方标准下的产品,但他们不熟练的事情在于如何塑造一个能被消费端接受的品牌。

根据苏洲洲表示,新公司在2015年实现了扭亏为盈,年营业额1000万元,2016年上半年年营业额也达到了1000万元。

“加工厂是没办法留给后代的,它不是一个品牌,创始人不干了企业也就关了,我希望我能够做出一个品牌,能把这个品牌留给我的子女。”苏洲洲说。对于这个用父亲名字中的一个字和母亲名字中的一个字所组成的企业品牌,苏洲洲做了这样的设想。

更多内容请扫描二维码关注台海网官方微信(taihai101)

  • 台海网微信

  • 厦门微公益

  • 海峡导报微信

  • 厦门第一时间

相关新闻

  • 86个创业项目明早在海沧等你:为期半天 千万别错过
  • 苞米宅配的定制家具社区服务站,不收加盟费。 能变废为宝的厨余堆肥桶。 “十方缘”已服务700多人次。   台海网7月14日讯 据厦门晚报报道 在骄阳似火的盛夏,厦门市民的创业热情也将被一场盛会点燃。明天上午9点,2016年我市夏季创业项目推介会将举行。地点为海沧自贸园区创新展...
  • 谋创业 台青“登鹭”研习 2016海峡西岸台胞青年夏令营在厦开营
  • 台海网7月13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陈成沛 文/图)龙脉相传,青春中华。“2016海峡西岸台胞青年夏令营”昨日上午在厦门大学开营,随后200多名台湾青年展开“美丽厦门行”,当日下午,他们走访了华美文创园,更与在地青年台商交流,分享创业感想,共创未来。   导报记者了解到,海峡...
  • 小学写代码,中学开发网站,他说别为创业而创业
  • 《增长黑客》作者 范冰 文丨商界记者 李雪梅 他身上有许多标签。 中国最早个人站长、科技博客“同步控”创始人、WiFi万能钥匙产品经理、亚马逊营销类畅销书《增长黑客》作者……在旁人看来,每一段经历都丰富多彩。 然而,这些标签的主人——范冰对过往通常是轻描淡写。不走寻常路...
  • 2016年刚刚过半 创业公司已经倒了一片
  • 对创业公司来说,2016年似乎没有春天,也没有夏天,只有绵绵无尽的冬天。2016年刚刚过半,倒下的创业公司就已经数不过来。在2015年的资本寒冬之中,“C轮死”、“B轮死”的标题刷爆了朋友圈,而现在看来,寒潮还未过去,死亡仍在继续。 创业公司倒闭成风的背后是VC/PE投资热情的疲...

关于台海网 - 广告服务 - 台海网广告价 - 导报广告价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2006-2018 台海网(厦门海峡在线传媒有限公司)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号(20060501) 闽ICP备07001623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免责声明:台海网转载自网络的文章和图片,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内容仅供参考。
如我们使用了您的作品(包括文章和图片),请作者与本网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网,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