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新闻中心 >> 财经 >> 财经观察  >> 正文

收视率造假调查:一部剧收入1亿多,9000万元买收视率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法治日报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X]

  一部剧收入1亿多元,9000万元用来买收视率 收视率造假调查

  ● 收视率造假问题从20世纪90年代起一直存在,后来在资本的作用下愈发隐蔽和复杂多样。越来越多的影视机构和数据公司加入造假行列,或成为卫视造假的帮凶,或直接沦为造假的主谋。目前常见的造假方式仍然有两种:一是污染样本户,二是篡改数据

  ● 收视率造假乱象沉重打击了整个影视行业。特别是2012年以后,大量资本进入,大批新公司没有创作资源,但通过买收视率很快抢占了半壁江山,老牌制作公司不得不跟进,全行业被收视率绑架,电视剧水平下降在情理之中

  ● 解决这类乱象的关键在于,将数据资产国有化,将互联网数据权利收到政府手中。同时,政府部门应当引导社会改变“唯收视率”的评价方式

   “90%以上的电视剧都存在买收视率的情况,收视率造假是困扰影视行业的一颗大毒瘤。”这样的观点,李学政已经在各种公开场合说了四五年。让他感到痛心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颗毒瘤依然没有被剜掉。

  作为金盾影视中心主任、《人民的名义》总监制和总发行人,李学政深知“收视率”对于一部影视作品而言意味着什么。2017年,《人民的名义》开播前,他和团队成员也曾纠结是否要买收视率,但最终放弃了,将3000万元用于宣传推广。令人欣喜的是,《人民的名义》收视率表现强势,这也是李学政对收视率造假的一次宣战。

  2021年12月初,在金盾影视中心,和《法治日报》记者谈起收视率造假问题,李学政皱着眉头陷入良久的沉默。此前,他曾雄心勃勃地宣称“抵制假收视率一定要从《人民的名义》开始,我们有信心抵制住这股恶流”;如今,他感觉自己在和沉疴做困兽之斗,可若不斗,则可能看着这个行业陷入恶性循环。

  资本推动收视率造假

  污染样本户篡改数据

  在影视行业,收视率造假似乎是一个秘而不宣的“潜规则”。2016年,《美人私房菜》被爆因为未购买收视率而惨遭撤档时,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召集会员单位开会,数十名制作方代表群情激奋之余,都表示购买过收视率。

  收视率的基本含义是指某时段收看某频道或节目的观众占市场观众总数的百分比。假定A市场共有100名观众,如果其中10人观看了某一部剧,则A市场该剧的收视率就是10%。

  中国传媒大学传播研究院教授刘燕南曾撰文称:收视率是调查得来的,收视率调查得到的不是一个指标,而是一个指标系列,收视率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指标。

  她在文章中介绍了收视率产生的过程。首先,根据市场大小(全国、省级或市级市场)和观众特征确定抽样框,并按照随机抽样原则从中抽出一定数量的样本户,组成收视率调查的固定样本组,比如300户、500户或更多,旨在通过样本来推及总体。然后,请样本户家中的每一位成员在收看电视时,以按键方式或者以笔记方式将自己的收视行为,通过人员测量仪或日记卡记录下来。最后,调查公司将回收的原始数据进行统计处理后,得出以人为单位(非以户为单位)的收视率。

  据李学政介绍,收视率造假问题从20世纪90年代起一直存在,后来在资本的作用下愈发隐蔽和复杂多样。从逻辑上看,此事并不难理解:电视台用高收视率获得了更多、费用更高的广告,制作方能够更快地拿到电视台的回款(一般电视台只会提前打部分款项给制作方),广告主则可以拿着高收视率交差。

  导演郭靖宇曾于2018年9月在微博公开称自己执导的影视剧《娘道》因不愿意花钱买收视率被电视台长期搁置,而这笔费用高达7200万元。消息一出,收视率的公信力广受质疑。

  这种情况至今没有多大改善。李学政参与投资的一部电视剧今年4月在卫视播出,据他透露,这部剧一共卖了1个多亿,却花了9000万元买收视率。“挣的钱全部花在这上面了。”

  在李学政看来,与购买收视率的花销相比,更让人担心的是专业造假机构愈发壮大。越来越多的影视机构和数据公司加入造假行列,或成为卫视造假的帮凶,或直接沦为造假的主谋。

  “有几家数据公司后来转型做制作了,这些公司的节目制作水平有限,但其出品的节目无论在哪个平台播出,不管质量好坏与否,收视率都不低。”李学政透露,这些公司与有实力的制作公司深度合作,前者负责幕后操纵数据,后者负责制作,挣了不少钱。

  参与过不少网剧创作的编剧郭明(化名)曾对收视率做过详细研究。他发现,从前隐藏在黑暗中、专门操作购买收视和污染样本户的第三方机构近年来更加明目张胆。

  “这些第三方机构变身成所谓的‘宣传公司’,宣称只要把宣传部分外包给他们,就能帮你铺到全国各地,收视效果会到达多少,且一周内就会有效果。但真正的宣传团队是不敢打收视保票的,因为他们很清楚宣传能带来多大的收视效果。”郭明说。

  与收视率造假主体增加相对应的是近年来造假方式并没有多大变化——目前常见的造假方式仍然有两种:一是污染样本户,二是篡改数据。

  李学政举例说,某收视调研机构拥有数万个样本户,分散在全国各个省份,每个地区分配的样本户数量只有几百个,他们通过给这些样本户家庭的电视机上加装类似机顶盒的收视测量仪,回收数据后进行统计分析。因为样本户数量有限,这就在一定程度上为造假人员提供了“便利”。

  “比如,北京地区的收视样本户有500个,某电视剧希望提升在该地区的收视排名,只要找出其中10个样本户,进行操控,该剧的收视率就能提高至少0.5个百分点。”李学政说。

  具体怎么“操控”?他告诉记者,造假人员通过分析该收视调研机构公布的数据,分析出样本户比较集中的区域,并对这一区域进行重点宣传,通过购买社区媒体,如信箱、电梯、广告位等方式,影响居民的收视习惯,从而提高收视率。还有些造假人员在获得样本户信息后登门拜访,不停地游说,有的直接给钱,有的则送大米、花生油等日常生活用品。

  “样本户成了香饽饽,是大家争抢的对象。样本户每年的收入不少,有的剧整个成本的20%左右到了样本户家。”李学政指出。

  与收买样本户相比,收视率造假还有一种更高级的方式——篡改数据。

  郭明透露,有的造假公司不惜重金通过黑客等手段,干扰从样本户家里上传到服务器上的数据,就像电影偷票房一样,“偷”走收视率。“比如,某样本户收看的电视台是A卫视,但从其测量仪输出的数据却变成了B卫视的。这种方式收费也会更贵,如果电视剧收视排名想进前3,价格就可能高达50万元一集。”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新闻
5万买A2驾驶证调查:造假套用已逝司机驾照,被称“仙人本”

因买来的A2驾照被注销,牵出了一桩网络非法买卖驾驶证大案,49人落网。 一年前,河北邢台平乡县的杨朋利花5万买来的A2驾照,因非法取得驾驶证而被交管部门注销,他屡次询问中介注销原因及退款无果后报案。 2020年9月,平乡县警方立案侦查,将包括主犯王振甫在内的多名嫌疑人抓捕归...

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原常委吕玉波接受审查调查

据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监委消息: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原常委、自治区党委巡视办原主任吕玉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自治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物价持续上涨 美零售商供应链信息遭调查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正在向亚马逊、宝洁、沃尔玛和其他零售商索取有关他们如何应对供应链干扰的信息,这是该机构了解相关问题是否导致反竞争行为和价格上涨的一部分。分析认为,这显示美国各方对物价持续上涨的担忧正在升温。   FTC在新闻稿中表示,索取文件并不属于任何执法行动,此举目的是了解阻碍了经济增长的广泛供应链问题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该机...

虚度生命!调查:台湾人一半时间在网络上度过

华夏经纬网12月1日讯:据台湾《中时新闻网》报道,不必等到元宇宙世界的到来,根据国际间一项最新调查,台湾人一生中有33年9个月16天在网络上度过,以台湾地区的平均预期寿命80.7岁相比,几乎是台湾人寿命的一半,也就是说,台湾人现在就有一半的时间是住在元宇宙里! 这项信息来自虚拟专用网提供商NordVPN的最新调查报告。由NordVPN委托外部公司Norstat于2021年9月19...

云南多地粮食系统多人涉嫌严重违法接受调查

据云南省纪委省监委网站消息,云南省武定县、南华县、西畴县、曲靖市多地粮食系统相关人员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 原武定县粮食局局长、武定县粮食储备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原法定代表人任宗曜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据楚雄州纪委监委消息:原武定县粮食局局长、武定县粮食储备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原法定代表人任宗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