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频道 >> 文化 >> 知识分子

2016/08/16柏杨原本可成为厅局级干部为何成了“国民党特务”

2016/08/16阿乙:庸俗的情感是目前文学的大敌

2016/08/16天下霸唱回归盗墓探险题材 《地底世界》上市

2016/07/12李继宏译《傲慢与偏见》面世,称之前33个译本很糟糕

2016/07/07罗家英:希望演个悲情的角色,拿下最佳男主角

 

2016/07/07西川:阿巴斯写短诗,但它们却指向巨大

2016/07/04格非最新长篇小说《望春风》:那么多人到哪儿去了?

2016/06/30乔治·奥威尔: “一代人的冷峻良心”是如何炼成的

2016/06/30袁凌:书写乡村,说乡愁已经太轻飘了,是命

2016/06/30老树:一个世纪过去了,当初许诺的革命理想并未实现

 

2016/06/30“网红”安妮宝贝:我很少考虑写的东西对别人造成的影响

2016/06/30天涯副主编金波在地铁中突发疾病去世,生前常熬夜

2016/06/22濮存昕:诗歌及美文是摆脱无知和渺小的食养

2016/06/22严歌苓:好文学不改编电影就活不了 让我悲哀和愤怒

2016/06/15福柯晚年向右转了吗?看他的“世界尸体解剖报告”

 

2016/06/13刘益谦:多看几本书,多背几首诗,能叫文化人了?

2016/06/08李零《我们的中国》:竭四十年之力,全是为了研究中国

2016/06/08阿城:仍然散发着“八十年代”的馥郁气息

2016/06/08赵赵:北京作家都这样,骨子里有点消极

2016/06/08剧作家彼得·谢弗逝世 创作《莫扎特传》曾获奥斯卡

 

2016/06/06约翰逊是如何评价莎士比亚的?

2016/06/06艺术家不风流好色,怎么画得出好画?

2016/06/06汪曾祺:“被遮蔽的大师”为何回温?

2016/06/06《阿城文集》:他回到五四之前更久远的地方

2016/06/02蒲宁与纳博科夫:风雨后,故园共此声

 

2016/06/02黄永玉:动物比人好,动物不打孩子,人常常打孩子

2016/05/26莎士比亚的黑历史:偷税漏税、吝啬、私生子、双性恋

2016/05/26摄影家阮义忠:如果会让别人不高兴,我宁可不拍

2016/05/23钱理群的学问与脾气

2016/05/23易卜生逝世110周年:今天我们如何理解独立自由之人格?

 

2016/05/23阿列克谢耶维奇:我们为自由所承受的痛苦,其意义何在?

2016/05/23杨绛因轻度肺炎及肠梗阻住院

2016/05/23台湾书法界泰斗张光宾逝世,享年101岁

2016/05/17被误解的林风眠:画仍未了,魂归海上

2016/05/11李可染的人物画之路为什么刚开始就终结?

 

2016/05/11贾平凹回应争议:对于当下农村,我确实怀着两难心情

2016/05/11她拍下列侬最后的吻,也拍下与苏珊·桑塔格的最后时光

2016/05/05分享至手机沉静写作才得《白鹿原》 还原一个真实的陈忠实

2016/05/05宫崎骏是因为自己育儿失败,才寄希望于动画上吧

2016/05/05阿列克谢耶维奇:红色乌托邦将长久地对人进行诱惑

 

2016/04/27李克强夜访成都宽窄巷逛书店 买了一本流沙河的《老成都》

2016/04/27梅兰芳义女卢燕撰文悼梅葆玖:昨日之约 怎么就食言了呢

2016/04/27张艾嘉《轻描淡写》:60岁,人生正要开始

2016/04/21贾平凹谈《极花》:像刀子一样刻在心里的故事

2016/04/19为什么降服火焰山必须用芭蕉扇?

 

2016/04/19李静:漫游在鲁迅的黑暗里,要冒险

2016/04/19贾平凹:我想写最偏远的农村与最隐秘的心态

2016/04/12加西亚•马尔克斯唯一自传《活着为了讲述》出版

2016/04/12林少华带来散文集 不想做“村上春树背后的男人”

2016/04/12曹文轩难忘暖气工人的短信 谈当作家要当聪明的作家

 

2016/04/11九旬叶嘉莹:若不能将传统文化传给下一代,我对不起古人

2016/04/05胡适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赌博酗酒逛窑子样样精通

2016/04/05故宫文物修复师突然走红 55岁被赞“男神”

2016/04/05凯尔泰斯:所有翻译我作品的人,都是我的亲人

2016/04/05余华:川端康成是我的老师,鲁迅是我的朋友

 

2016/04/05《画未了:林风眠传》:林风眠的后半生

2016/03/28白先勇发布新书《牡丹情缘》 感慨“十年辛苦不寻常”

2016/03/25张悦然:我们早慧而晚熟 出发虽迟终会抵达

2016/03/21女权运动改变哈佛

2016/03/21沙和尚的过气史:为何会从西游记里的大IP沦为跟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