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频道 >> 文化 >> 知识分子

2016/12/27著名作家李辉:纸媒是一生的事业 巴金教会我说真话

2016/12/272016,那些离我们远去的文艺大师

2016/12/19陈丹青看徐悲鸿,为什么我们的时代休想出现大师??

2016/12/19安妮宝贝改名两年后推出首部摄影集《仍然》

2016/12/14网络写手现状:顶尖作家月入几十万 每日6000字是基线

 

2016/12/14中国的"莎士比亚" 19岁构思《雷雨》

2016/12/12张爱玲与炎樱到底翻脸了吗?

2016/12/12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是如何“炼成”的?

2016/12/12很多知识分子不过成了小知识官僚

2016/12/12周国平:她把人世间打扫得干干净净,放心地“回家”了

 

2016/12/08自称小丁的漫画家100岁了,他用漫画针砭时弊表达生活

2016/12/08被枪决的苏联作家巴别尔:他的尖锐只是本能

2016/12/08审判席上的帕斯捷尔纳克:不是英雄,而是悲剧承受者

2016/12/08戴锦华:年轻的中国电影人赶上了全世界梦想的黄金时代

2016/12/08阿来:很多人就是个屁 我不为屌丝写作

 

2016/11/30百年中学化学教科书中的“学而时习之”

2016/11/30贾樟柯:艺术离不开人间烟火

2016/11/30碎片化快节奏的信息时代 如何做一个靠谱的阅读者

2016/11/23李白其实酒量不大:古代一斗相当于现在一个玻璃杯

2016/11/22基弗自称“被强奸”的这场展览到底是谁的错?

 

2016/11/22他是北大掌校最久校长 《西潮》写尽百年苍凉

2016/11/22爱尔兰文学大师威廉·特雷弗去世,享年88岁

2016/11/15这些年,李安改编过哪些经典之作

2016/11/15美国右翼的愤怒和哀伤:不喜特朗普,却被希拉里放弃

2016/11/15奥地利作家伊尔莎·艾兴格去世 生前被誉为“女卡夫卡”

 

2016/11/15印度作家高希:到处都是吃土青年,这世界不会好了

2016/11/10从欧洲蜜月到绝交十八载,傅雷与刘海粟的恩怨纠葛

2016/11/10李安的新电影究竟改编自怎样一本小说

2016/11/101946年张爱玲寻夫:哀唱《何日君再来》

2016/11/02胡适曾帮助过毛泽东 修改“湖南自修大学章程”

 

2016/11/02惊情400年:汤显祖与莎士比亚的远和近

2016/11/01梵·高究竟因为谁而割下了自己的耳朵?

2016/11/01野夫回应收徒行跪拜礼:我就是江湖子弟,规矩还得守着

2016/10/24102幅作品!安迪·沃霍尔最神秘系列“影子”将抵中国

2016/10/24谁是佩里·安德森眼中葛兰西的继承人?

 

2016/10/12翻拍一部经典电影是需要勇气的,尤其是面对《宾虚》。

2016/10/12爱因斯坦写给儿子信件将拍卖 字里行间流露亲情

2016/09/28高校推死亡心理学、性心理健康教育等选修课

2016/09/28马克·李维:有朝一日,我要写下世界难民的故事

2016/09/28席慕蓉:诗集热销并非因炒作,矫情肤浅的锅我不背

 

2016/09/21广告莫言:下一部小说写什么?挺头疼

2016/09/21菲茨杰拉德最后一部完整遗作雪藏80年,明年4月面世

2016/09/19海明威的男性神话被搅浑了:文坛硬汉的“双性化”

2016/09/19陈丹青:很幸运成长于那个前途绝望的文革年代

2016/09/14给“科幻热”浇盆冷水:除了卖IP,我们还会点啥?

 

2016/09/12在世最具影响力的50位哲学家,你知道几位?

2016/08/30《死屋手记》:强迫的共产状态下,人变成人类的仇恨者

2016/08/30蔡志忠:我是开悟的禅师 一生都知道要去哪里

2016/08/30广告《伦敦传》作者彼得·阿克罗伊德:伦敦有一根精神之线

2016/08/30阿列克谢耶维奇对话中国作家:灵魂会记住一切

 

2016/08/24龚自珍和鲁迅有哪些共通的地方?

2016/08/24刘海粟1979年接受香港学者访谈内容首次公布

2016/08/24《傅雷家书》面世35年,今天为何还要读“家书”

2016/08/24舒乙:父亲最后的两天

2016/08/24有三个人同一时间,从太平湖打捞了三个老舍?

 

2016/08/22许知远:年轻一代开始反抗父辈后,历史才慢慢浮现出来

2016/08/22阿丁最新随笔集《职业撒谎者的供述》:用解剖师的狠与专业级虔诚写作

2016/08/22刘慈欣:中国科幻缺乏作者读者,若不改变获再多奖也没用

2016/08/22郝景芳凭《北京折叠》获雨果奖 80后新一代科幻作家崛起

2016/08/22曹文轩领奖前谈创作 自称“非典型儿童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