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知识分子  >> 正文

《红与黑》译者郝运去世 晚年仍自称“翻译匠”

www.taihainet.com 来源: 中国新闻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中新网客户端6月11日电(记者 宋宇晟)上海文联微信公众号6月10日发布讣告,资深翻译家郝运于2019年6月10日下午在仁济医院西院逝世,享年94岁。

上海文联微信公众号截图

  郝运,原名郝连栋,法国文学翻译家。1925年生于江西南昌,祖籍河北省大成县(现为天津市静海区)。

  青少年时代,郝运先后在南京、重庆、昆明求学。1946年毕业于昆明中法大学法国文学系,1947年任职于南京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红十字月刊》。

  新中国成立后,他在平明出版社、上海新文艺出版社任编辑,1958年春因肺病复发,向出版社提请辞职获准,病愈后专职从事法国文学翻译,翻译生涯达七十年。

  郝运曾译出《红与黑》《巴马修道院》《黑郁金香》《都德小说选》及合译《三个火枪手》《莫泊桑中短篇小说全集》等六十多种法国文学名著。

  郝运2002年获上海翻译家协会颁发的“中国资深翻译家”荣誉称号;2015年获中国翻译协会授予的“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 2016年获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市重大文艺创作领导小组颁发的 “2015年度上海文艺家荣誉奖”。

  郝运去世后,不少网友在微博留言悼念:“感谢带来好的翻译作品,传播了文化。”

微博截图

  “中国翻译家要有使命感”

  “翻译就是发现美的过程,译者与读者都乐享其中。”晚年,郝运在接受采访时曾这样谈起自己眼中的翻译工作。

  在他看来,作为中国翻译家要有使命感,进行“双向传递”。

  “中国与世界相连,中国读者能读到外国文学经典,了解外国文学作品,有益于中华文化汲取养分,丰富发展。而中华博大的文化同样需要传递给世界。”

  “我不过是个‘翻译匠’”

  郝运一辈子与翻译打交道,翻译了六十多部书,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法国文学名著。

  谈及此,郝运曾感叹,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个性,翻译也该是如此,关键是要深入到原著者的内心,跟着他们塑造的人物不断转变自身角色,就像演员一上台就得将自己的个性融入到戏中的人物角色性格,而导演则要把握整部戏的各种人物性格。

  不过他也曾谦逊地表示,自己只不过翻译了屈指可数的几位法国大作家,“可谓大海滴水、吉光片羽”。

  他自称对“翻译家”头衔实在不敢当,不过是个“翻译匠”。“唯一愿望是: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做好翻译。”

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官方微博截图

  “不求大红大紫,但求温和清静”

  “一个有责任感、有使命感的翻译工作者必定是要自我加压,要为读者提供最好的精神食粮。”

  郝运曾这样回顾自己的一生:“我感到是努力做了,但做得还很不够。很多前辈,很多同行,他们的工作值得我赞美、学习。我就是向人家学习,取人长补己短,一路这样走过来的。”

  谈及后辈,郝运也曾在采访中表示,中国的翻译事业需要培养更多更好的人才。

  同时,他希望“从事这行当的后起之秀能静得下心”。

  “不求大红大紫,但求温和清静,既不抱怨,也不摆功,心辩而不繁说,多力而不乏功。人生难得是心安,心安人才静。这是我的希望,更是期待!”(完)

 
相关新闻
翻译家带我们守望麦田,请给他们足够的尊重

翻译家、北京大学教授张玉书1月5日离世。即便在病逝前,他仍在努力翻译茨威格的《与妖魔搏斗》,为世人留下了一个翻译家最后的隽美剪影。 张玉书此生并不遗憾,因为他将自己的名字和茨威格、海涅、席勒等大家永远连在了一起。他翻译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已经成为经典,有读者感叹其翻译水平之高:“茨威格式的沁入心扉的思想冲击,最大限度呈现在张玉书先生的译本...

资深翻译家张玉书辞世 译作《茨威格小说全集》4个月后上市

原标题:最懂茨威格的人离去了——缅怀资深翻译家、北京大学教授张玉书   【追思】   一度被德语世界遗忘,最终却成为翻译语种最多的现代德语作家茨威格,近30年来在许多中国读者中掀起热潮。5日,那个带着中国人认识茨威格、爱上茨威格的人走了。   张玉书。李淑静摄/光明图...

余泽民获“匈牙利文化贡献奖”:翻译家是孤狼

4月20日,第24届布达佩斯国际书展在位于布达的千禧公园内开幕,旅匈作家、翻译家余泽民在开幕式上被匈牙利政府授予了“匈牙利文化贡献奖”。 余泽民(中)获“匈牙利文化贡献奖”。 余泽民供图 颁奖词称“他一个人相当于一个机构,当代匈牙利文学通过他得以在中国站一席之地”,他在这个领域扮演了“无可替代的重要角色”。主持人介绍了余泽民坎坷而多彩的经历,以及...

董卿讲述幕后:96岁翻译家许渊冲错把她当"骗子"

华西都市报4月7日报道,央视《朗读者》制作人、著名主持人董卿在广电总局电话会议上,分享了制作《朗读者》的经验和心得。   董卿说:“《朗读者》节目从今年2月开始播出,到现在已经播了七期。很多媒体也来采访我,很多记者就会问一个问题说,董卿老师,你怎么会想到做 这样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