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知识分子  >> 正文

韩东于坚徐敬亚于一爽等:对于写作者,永生意味着什么?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凤凰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我想我们不会就被代表了吧?”

杨黎想知道朋友们对国际国内大事、或者对天堂地狱的小事究竟有什么看法。于是,他在公众号“废话四中”上开辟了一个名为“杨黎请问”的微信田野调查式栏目,想通过这一特殊的方式,在杂乱的转型期,听到中国诗人、作家的心跳和想象,更想由此参与或者见证世界的变化。

最近,美国作家、发明家、计算机科学家、谷歌首席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在接受《花花公子》杂志专访时表示,人类将在2029年开始实现永生。永生作为一个话题非常久远,一直是人类的追求和梦想。而现在突然要成为现实了,你信吗?你怕吗?你高兴吗?关键是,什么是永生?

于是,杨黎与凤凰文化共同策划了本期话题:什么是永生?以下为嘉宾回复的摘要:

表扬卖肉的指出永生有三种:一是宗教神话类的永生;二是生物学意义上的永生;三是人工智能及生化人式的永生。

在宗教神话类目下,嘉宾们分别从古今两种宗教体系溯源。刀哥指出,《圣经》里大约有300多处提到永生,永生即永在,对应永死和不在。夏扶摇对此充满期待,“永生了就等于是真正的上帝了吧”;更多的人以中国古代的长生之道来解释,曹寇觉得追求永生就是愚昧,是人类几千年来的精神痼疾,是功利主义的巅峰之作,是人类文明最糟糕的一部分。对比永生,他更愿意相信轮回。周瑟瑟也觉得,死了以后成仙或成畜才是正道。洪朝晖补刀,“你看,连神仙都没了现在”。

对于建立在生物学和人工智能基础上的肉体不灭,大部分嘉宾的态度比较消极。韩东认为,多活几年谁都愿意,但人造的永生却是粗鄙的无稽之谈。余怒也觉得,没有了死,生的意义何在?徐敬亚说,我的记忆不答应,活了60多年我尚且百结愁肠。天啊,永生怎比得上永死。

永生意味着什么?从创作者的身份出发,于一爽觉得怕死的人才永生,如果永生了一切都要变,文学可以不写死亡了,永生都是被动的,那就太低级了。于坚也认为,如果只是肉体的永生,那被消灭的恰恰是人,也意味着诗的终结。吴又则提出了由谁来永生的尖锐问题,指出了垄断永生的不可能性。狗子觉得永生了又会像必死的人求永生一样求死,还是到时候再说吧。汤巧巧也觉得,原以为混吃混喝等死是最高境界,现在还要永生?没有这么便宜的事。郎毛指出,人类文明中的生命实现与伦理焦虑不解决,永生就是一个伪命题。俞心樵则从自由切入,认为实现永生,意味着绝对自由,意味着人类现有的文明系统和游戏规则统统作废。

马策进一步将神学宗教与生物学、人工智能贯通,认为在永生的时代,生物学、伦理学、人类学将首先遭受冲击,一切皆在知识、经验以外,因此世界会有新的神学应运而生。据说12年后,神仙将在黑科技纳米超级人工智能中创生。当其时也,数字人类僭越了上帝,巴别塔业已建成,这是新的创世纪。世界将迎来第二个“轴心时代”,人类群星闪耀,带来新的典章制度、伦理规范、文明基因和生活方式,塑造新的文化传统。

以下为各位嘉宾的具体回复:

徐敬亚

第一、永生?太可笑了,又想发明蒙人的永动机吗。人类太不自量力!2029?给你挑个最大的数字排列,算你9220,算你后面再加N个0……你还想新陈代谢不了,你还想当"人"不了。连50亿年的太阳也要走向毁灭与转换,连137亿年的宇宙仍在膨胀莫测……我不管你什么谷歌不谷歌丶首席不首席,你就算了吧。

第二、假如真能永生,打死我也不想。就算把我的腿换成钢管,把神经换成导线,浑身布满芯片,我的脑袋不答应,我记忆不答应,活了60多年我尚且百结愁肠。天啊,永生怎比得上永死。

余怒

除了抑郁症患者和货真价实的厌世者,可能没有人不希望自己永生,无论是王公贵胄、大家名流,还是平民百姓、贩夫走卒。眼见自古至今的人类最具诱惑的梦想即将实现(权当人类永生为真),我却止不住疑惑:永远活着,固然可喜,但不会有厌倦的一天吗?一定会有的。生的意义是因为有死的参照,没有了死,生的意义何在?试想我这样一个人,活八千年,活三百亿年,儿孙多得难以计数,直系后代有几百亿几千亿,布满太阳系、银河系或不知什么无名星系,像宇宙蚂蚁,有趣吗?才不呢,很可怕。所以死亦不妙,永生亦不妙,像面对世间诸事,生者永远犹疑。

袁玮

“勇攀高峰”是科学家们的正确,而其他的欲望搭建出利益链条,总是让人沮丧,又要有新的“勇攀高峰”者前去拯救。人是伟大的,就因为他们不能相信自己不伟大吧,这个基因数据也会植入AI的,按照公式计算,很容易计算出,人们会为了什么而开启下次大革命,一样的是,连永生都会成为过渡产品,鸡肋产品…而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能允许自己跑去全身心出家,这种抗争的微妙夹缝中,我们只能在写诗时“勇攀高峰”,在炒菜时尽量正确,在做爱时极乐,在画画时冥个想什么的……

吴又

永生不仅是一个科学问题,也是一个哲学问题。永生之后的世界,会与我们今天的世界完全不同。我不太相信一部分人永生的世界(比如有钱人),那另一部分人会把他干掉(我赞成这样)。因为那样的世界太不公平了,垄断生命,过于残酷。如果永生,那就希望所有人一起永生。这不是靠科学可以解决的事情。

韩东

第一个问题,永生在这里是一种形容或者比喻,意思是持续的时间很长。真正的永生在物质层面是不存在的,何况生物或生命体。即使是原子也有衰变,质子在理论上也一样,不可能永远稳定。生命由大分子构成,即使原子扛得住化学键也扛不住,分子引力也扛不住。

第二个问题是什么在永生?物质层面说过了,也许是指灵魂之类的东西吧?而灵魂的永生早已是一种有关神秘的知识,在此不论。就我们的经验而言,记忆是永生的一个保证,如果你已经不记得你是你,这永生又有何意义?也就是说,永生实际上是指某种自我意识的无限延续,而自我意识恰恰是最为虚幻不真的,虽然它是那么多顽固和狭隘。因此我认为,现今所流行的关于永生的科学版本基本上是一个骗局,生命体或者关于自我的记忆有所延长是可能的,然而不死不灭就像各种有关灵魂的传说一样,早就超出了科学和技术把握的范围。延长是一回事,永生是另一回事,不在一个存在的维度上。多活几年谁都愿意,但永生,特别是物质化的人造的永生却是粗鄙的无稽之谈。这样的谈论别说是他们许愿的未来的超级大脑,就是现今人脑的范围内,其思考也达不到精微和敏锐的程度。

周瑟瑟

就是长生嘛,黄帝向素女请教房中术与养生之道,素女便传下《素女经》与《长生诀》。《长生诀》是直接修练先天真气,与道家各派要先练后天真气,再由后天返先天,练成先天真气完全不同。听说《长生诀》是道门绝顶驻颜养生奇功,修习后长驻容颜不老,长寿如龟。才名长生诀。远古时代,广成子把这些知识经黄帝传与世人,并以甲骨文著写出《长生诀》。《长生诀》的总纲即《道德经》中《道经》第七章。原文如下: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共四十九字。《道德经》为天下道法总纲。

我们搞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实现长生。我不相信计算机科学家的话,他是一个胆小鬼。死有什么可怕的,不死难道要永生?长生其实是一个无聊的事,死了说不定成仙或成畜,那才是正道。我不想永生,我无法想像在现代社会永生的意义。

李黎

我理解的永生就是一个人可以无限制活下去并且不依赖其他人帮自己维持生命。就是像正常人一样活着,肉体上无休止地自我修复,大脑无限制被被开发,彼此还形成了一个所谓的良性循环。

永生是一件无比可怕的事,尤其是一部人可以而另一部分人因为金钱等等原因不能时,这种不平等可能会打破人类此前所有的价值观和准则。人人皆有一死这一事实下衍生出的很多美好期待,如“人生如梦”“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来生做鬼也不放过你”等等,全部失效了。

就算人人都可以永生,也一样极端可怕,死亡带给人类的各种情绪和效果,如敬畏、珍惜、谦和、恍惚怅然、痛苦、生育、环保等,全部没有了。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不可一世的恶魔,然后又有无数这样的恶魔。

人类不会永生,永生的实现就是一切物种包含人的集体毁灭。那时世界只剩几个嗡嗡作响服务器在运转,然后它们必须想出让自己保持运行的策略……

于一爽

2029?还有倒计时?看不到的事情我不想,只有怕死的人才永生…刘和永生没关系,坏人也会永生吧,癌细胞也会永生。永生是生理概念还是精神概念还是偷懒的概念还是胆小的概念?…否则年纪越大,错误积累越多…我,不信不怕不高兴,死亡是障碍吗?虽然死亡叫人伤感…如果永生了一切都要变,文学可以不写死亡了,女人可以不生产了,那永生都是被动的…那就太低级了。

张羞

忘了是谁,记得一个人说过,他(她)大概意思是说,人人不同,恶的、善良的,但对生命的体验差不多。我觉得有点意思。但不是很清楚他想说的意思。我看到个体的生命形式,无非是从无到有又消失的过程。我不太喜欢。主要是不喜欢(有时难以接受,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实体的消亡,使我很难再感受到对方的存在。等于我自己也少了份存在感。我对灵魂什么的,感知力向来很差。自古人生谁无死。有死才有生,生活久了,不好意思再活,死了也不错。说的就好像是天道规律,万物意义(好像有人已经发现了一种单细胞生物,多少亿年,它都没死。很冤枉的样子)。到目前为止,永生还只是人类一种古老的愿望。但预言(一般它的风险成本是零)就在几十年后的眼前,让人兴奋(了不起的科学!)。仿佛人在被神创造,经过漫长等待,终于有机会重新成为神。永生,这里的概念是物质可以更新不灭,还是意识永存?不讨论。在这个问答里,我简单理解它,就是一个有钱人可以在无限时间里有意识地活着。就好比我现在。我活着,永远没有死。反之,没有意义。不管怎么说,永生,听上去很厉害。但也只是人说出来的概念。人总是这样,说的出,就做得到。自产自销。祝大家永生。

陆渔

《死与生》

死亡如沙漠

生即是雨

死亡如大江

生随东去

并无留恋之情

郎毛

关于永生,还2029年,绝对是一个愚人节的话题。记得有不知名人士说过,人生大幸在于活得好、死得快,不死不活地活着,或比死还难受。永生是一种必要的幻觉,人类依赖它而暂时摆脱死亡恐惧。梅老邪言之凿凿地确信人可以活到千岁,那得服用他的蒲公英,贴他的千岁贴,作为一位虔诚卖药的诗微商,我相信他有一堆道理,就像这位美国作家、发明家、计算机科学家、谷歌首席未来学家断言人类将在2029年开始实现永生。重要的是人类文明还有一些重大问题尚未解决,比如生命实现与伦理焦虑,这个问题不解决,永生就是一个伪命题。

俞心樵

永生这事儿真不好说。历史地看,永生是人类的终极愿望。历史上有不少皇帝和类皇帝访仙炼丹的故事。皇帝们渴望永生,这可能与自由度较之常人更大相关。而不自由的人,生不如死,不死也往往只能苟且,苟且了还不忘找出种种理论美化种种不堪。追求自由的人难免都会追求永生。如果2029年人类通过科技真的实现永生,我乐见其成。但这项技术若要普及到普通人恐怕还很漫长。实现永生,意味着绝对自由,意味着人类现有的文明系统和游戏规则统统作废。一切都必须重新开始。上帝的真名实姓只是三个字:不知道!

方闲海

我相信人类的永生之梦最终能被科技的钥匙打开,主要包括繁衍机器人(新人类),但也相信2029年之后缓缓到来的人类永生世界,并不会消除监狱、奴役、疾病和信仰的痛苦。我完全不想在此永生,我还是觉得自己是属于西方极乐世界的,最终不属于你们这个人类。

 老巢

谈永生,其实是谈死。

永生在我这里,和死是一个概念。

即使有一天,人类真的能永生了,那也应该改个称呼,不是人了,叫什么好呢?随便吧,反正这不是我应该操的心。

我是很小(九岁)就直面过死亡的。当我确认每个人都要死,听话不听话都要死,我就决定只听自己的话了。

有句话叫“人死如灯灭”,让我小小年纪就经常做坠入无底深渊的噩梦,深不可测的黑暗,让我一次次从梦中惊醒。

我又是个特别胆大的孩子,喜欢走夜路,到墓地溜达,一是想想埋在地下的死人,他们生前也曾像我一样有情有义,喜欢春天和花朵,而一死这世上的一切都与他们划清界线了。想这些,会让我活得更以我为中心。二是想遇见鬼,就是传说中的牛鬼蛇神,遇见了,我也就不怕死了,因为还有一个世界可以去,死也就是换种方式活着。遗憾的是,迄今为止,我一个也没遇见过,这让我沮丧。

当然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的我己经不怕死了。我知道自己每天都会死去一点,活一天就离死更近一点。而且死神还会突然出现,拦住去路,让一个生命截然而止。不管你有多远大的抱负,多相爱的人,还有多少事正在进行中,有多少理由应该活下去。

但这并不可怕,相反,如果没有死的如影随行,人生在世,是件多么无趣的事。

如今的我,喜欢光明,也接受黑暗,黑暗里有更珍贵的照耀,甚至黑暗本身就是另一种更透彻的光。同理,死,完全可能是另一种更高级的存在。

而今天的前沿科学似乎也在提供证据,比如多重空间,比好量子纠缠,等等。

但是我并不希望自己永生,穿着破旧的肉体苟且在每天都是新的阳光里。当然“不朽”是另一回事,我愿意永远活在人类的记忆里,并将继续为此而创作(主要是写诗和拍电影)。

我知道我会死的,所以我活得一往情深。

每一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每一杯酒都可能是最后一杯酒,每一次散场时的拥抱都可能是最后一次,是永别。

所以,我珍惜。

王音

人类将在2029年实现永生,这句话本身就是一个问题,证据,人类只相信证据。对此,我个人不相信目前的人类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如果人类真能实现永生,我很害怕,真的很害怕。我高兴不大起来,我想。什么是永生?我个人理解永生是精神层面的,这是个形而上的问题,作为个体的生命体,纯粹的永生是不可能,是不存在的。我个人是不可能永生的,但愿我的那件那部作品永生,这是我唯一的心愿,阿门!

周亚平

永生与毁灭在我这里是一回事。我对霍金的预言感兴趣,也对这位叫库兹韦尔的预言感兴趣,我都宁可信其有。他们都没有遵循上帝的意志,都没有考虑上帝的心愿。他们都是在上帝的怀里长大的,吸着上帝的奶,最后却都以自己的可知而诠释了宇宙和生命的不可知。我写诗也是这个道理,虽然我没有见过上帝,但我羡慕其他世界的宽容与可爱。

于坚

人类二十世纪的诸多灾难无不与迷信未来有关。黄金时代只在未来吗?肉体永生只是一种商业伎俩,相当乏味,它最终消灭的只是人。人在这种永生中重返无明之肉。仁者人也,人的诞生意味着有限被意识到。人是一种对物式永生的超越。二十世纪那些信誓旦旦的主义不就是许诺物业越来越进步的永生来蛊惑人心吗?福山预言的所谓最后之人的时代在我看来,不过是奥威尔的动物庄园。这种永生只意味着诗的终结,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如果没有身后,身后成为永生,那么也不会有死亡。没有死亡的世界是不可想象的,可怕的,固定的。想想那一家子,父母永远是父母,子女永远是子女,多么荒唐。完全超出我的经验。生命的终极意义就在于它是向死而生的,因此,我们才能爱,害怕,担忧,团结,居敬,继承……为春天的光明,秋日的黑暗,充实地向着死亡。死亡是最伟大的,终极的意义,死亡才是实现,永生不是,永生就是意义的丧失。

夏扶摇

我很期待永生啊,永生了就等于是真正的上帝了吧,先把人类发明创造的所有东西都玩味一遍,再自己去发明创造直到没有什么好发明的了。想知道人类的真相,世界的真相,宇宙的真相以及那个上帝的真相。

曹寇

永生基于对死亡的不信任,我觉得追求永生就是愚昧,是人类几千年来的精神痼疾,是功利主义的巅峰之作,是人类文明最糟糕的一部分。对比于永生,我更愿意相信轮回。永生绝对是妄念,如果你信你就上当了。

狗子

我不知道计算机的“永生”什么意思,我知道大概就是秦始皇想的那个永生,那我希望永生,没有病痛的,继续可以花天酒地的,据说真那样,人会腻的,会像我们这些必死的人求永生一样求死,那我也想试试,到时候再说呗……

表扬卖肉的

我不知道什么是永生,记忆中最早跟我谈到长生不老这个话题的应该是我大字不识的外婆,我非常喜欢我外婆,但她说的那些我又听不大懂,好像也不愿去懂,那时我脑子里最关注的是壁柜里藏着的水果糖,那是我父亲从上海带回的高级货,我不能一次把它吃完,我得悠着点儿,机会有限。

后来,也就是我开始识字,学习人类先进文明的时候,我读到了波伏娃的《人无不死》,觉得活着是件很荒唐的事,而永生又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我不知道我是该去死呢,还是该去活着,但每晚的青春期噩梦却是对死亡的异常恐惧。

再后来,也就是两三个月前,我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让我非常忧伤、悲恸。我敦促自己在今后的文字中多写写我父亲,虽然我再也见不到他了,但我希望他在我写下文字中得以永生。

而什么是永生?我还是没办法回答。如果这是一个必答题,我必须要答,那我给出的答案,不是一个,而是三个。

一是宗教神话类的永生;

二是生物学意义上的永生;

三是人工智能及生化人式的永生;

第一类永生我们太过熟悉,此处可忽略不计。第二第三类呢,又太专业太繁杂太科技,以我现有的知识水平,我觉得我说不清楚,虽然我一直认为谷歌是最伟大的科技公司,他们的构想和试验总是颠覆性地刷新人类的认知,但这次,是不是玩得太大了?或者是太过急于求成?

王九禾

我期待的不是永生,而是在身体机能尚可的情况下,无限趋近于永生,最后还是需要在某一个时刻终结的,终结的方式可以是个体死亡或者是集体灭亡。打完这些字,我又间歇性地感觉到我活够了。比起选择永生,我更希望人可以正当地拥有选择死亡的权利。

刀哥

永生即永在,对应永死和不在。

永生的人,在天堂上面。不仅仅是灵魂活在天堂,而且是以人的肉体形象(来源于神的形象)复活、永生于天堂。永生是超越一般和普遍的生,也叫永恒、恒在。

永死即下地狱,由九泉之下的黄泉路通往,永死在那里,永远不能超生。

圣经说:“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希伯来书9章27节)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圣经》约5:24)。

意思就是:信耶稣得永生。人死后会有神的审判,义人上天堂,永生。天堂即天上的家,故祈祷文有“我们在天上的父”。而恶人下地狱,永死。

圣经里大约有300多处提到永生。比如:

“凡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亲,母亲,(有古卷添妻子),儿女,田地的,必要得着百倍,并且承受永生。”(《圣经》太19:29 )

这里说的“我的名”,即耶稣的名,也即:“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为什么要撇下那么多,因为担当,替天父行大道。所以死而永生。

也就是说,不承认上帝的存在,不承认上帝派独子耶稣基督来到世间的献祭与救赎,流血与死亡之后的复活显现;不承认三位一体的真神,不承认和持守圣经十戒等,上不了天堂,不能永生。比如信奉被文明世界恥笑并拋弃的唯物主义,达尔文主义、无神论者、法西斯、共产主义等,既不信永生,也不能永生。也包括沒有正确信仰的好人和以诡辩术“没有信仰也是一种信仰”的愚人与只相信自己的善人。

因此,仅仅行善不能永生,因为人自已没有能力区分善恶,并且通常多伪善大恶。善恶是人定的道德,不是天道真理,信仰神才是。

因此,杀人不能永生。纳粹分子称党卫军官永垂不朽,是自欺欺人。因为死者从肉体、灵魂、心念与回忆中,皆死亡,死于永死。

而义人永生。挪亚是义人,摩西是义人,奉神谕天道而行的启蒙者,扫盲者,带领者,都是义人。他们永生!

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圣经》太25:46 )

睡在尘埃中的,必有多人复醒。其中有得永生的,有受羞辱永远被憎恶的。(《圣经》但12:2)

耶稣对他说,……你若要进入永生,就当遵守诫命。(《圣经》太19:17 )

有人下地狱,永死;有人上天堂,永生。

小安

百度了一下,没有找到什么是永生。只出来“永生花”“永生地狱”……因为从没见过,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永生,可能到时就明白了。

永生和死亡一样,都会让人吃惊。具体到2029年,突然就离我们好近,才不过12年。我简直没准备好,还活在永生的幻觉里呢。人,以后就不用吃苦修这个修那个了,哈哈,直接成为地仙。

哪里又不对呢,永生真的好么?在我们身边的人,包括自己,活着活着就不见了,死亡了,永久性的消失。想起想起就惊奇。但如果永久的活着,我,还是怕,不可思议,那又是怎样的慌乱?死亡又变成一种梦想,要折磨谁,就让他永生。想Tm太多了,我真无聊。

永生是永远不死么?我相信永生,不想永生。

汤巧巧

永生?我原以为混吃混喝等死是最高境界,现在还要永生?是肉体的还是个体意识的永生?前段时间看一报道说以后可以把个体意识(包括所有的记忆)拷贝到硬盘,肉体毁灭了,你的个人意识还在-如果这就是永生,还是算了。那些腐朽的衰败的意识和痛苦的记忆,留着干啥呢?如果真如阿多尼斯,人类肉体和精神都可以实现一年一度的更新,人类也将重新建立伦理和生存法则。估计到时,我们将更加肆无忌惮。连唯一平等和让人恐惧的死亡都没有了,结果会怎样?会有另一个更巨大的黑暗等着吗?我总觉得没有这么便宜的事。上帝一面在引诱我们,一面也要毁灭我们。

叶明新

对人类来说,长生不老,当然值得津津乐道。古代皇权指使下的炼丹访仙,平民百姓意淫出来的遇仙记,说明人人都想长生不老。但显而易见,至今为止,人类一切关于永生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否则也没有人生七十古来稀之说了,另外,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即为明证。

现代科技发展很快,人类的寿命普遍延长,这当然是不争之事实。库兹韦尔说,2029年就可初步实现永生。我觉得这种说法大可质疑。库兹韦尔如果不是满嘴跑火车,那他对于人类科技太过自负了。我不知道他说的永生具体是个什么概念。如果在高度发达的生物科技的帮助下,一个人能活两百岁,那这显然不是永生的概念。2029年科技能让人活到200岁吗?拿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来说,从北宋时期的30来岁到现在的70来岁,整整花了1000年。再过12年,人类就可以实现永生,我很难相信这种说法。

但是我们先不妨认同库兹韦尔的说法。永生真的来到人间,如果这种科技无法完全无偿地惠及人类,我相信,永生会成为权力和资本疯狂追逐的对象,那么死亡可能成为贫穷的固有属性。如果雨露均沾,人人不死,那我无法想象一个不死的人类会成为什么样子。人类的延续问题?如何保证人口与资源的平衡?死亡会成为稀缺指标吗?等等。

实际上我对人类用科技挑战终极自然一向持怀疑态度,我觉得人类没有胜算,人类不可能永生。对我个人来说,我觉得还是拥有死亡的权利比较好,永生有可能是一件很烦的事情。

洪朝晖

我这个人,又怕疼又怕死,永生,当然是好消息了。你想啊,不老,或者一直活一直活,活到天荒地老阅人事无数,那好安逸!至于后来会不会百无聊赖毫无生趣抑郁而终,总是可以好好享受人生,再自主选择一回的。这个永生的意思不是概念化的,而是指我这个人自己可以吃喝拉撒连肉体带思想的,永生。不过呢,我是不相信永生的。繁衍不是永生,因为个体短时间就消亡了。大树会枯,地球会沉,太阳会冷……你看,连神仙都没了现在。

王旻斐

兰亭序的生死观很先进,生死一体是错误,长寿和早死同是虚妄。对永生的期望既是赤裸裸的实用主义,也是人世间最大的虚妄。

如果可以选择生死,相比永生,我宁愿选择从未出生。但我喜欢交期待永生、相信未来之类的朋友,他们让人安心。

最后,死显然是“正确”的,人类社会这么多法则,这是最合理的一条。我不期望永生,也不相信永生,精神永存是不对的,我们这么清楚我们的今天和接下去活着的时间都不需要已死之人,我们还用着因他们死去所带来的资源,空间和元素。但我讨厌慷慨赴死,讨厌关于生死的衍生品和附属品。我也讨厌自己这一类人,我希望其他人都活得生机勃勃。

李九如

1、关于永生,以我有限的知识,我想它将来大概会以某种形式实现,至于什么形式,我说不好。当然,如果实现,它基本上也只能是少数人的特权。说白了,永生届时很可能会成为昂贵的商品。吊丝们还是等死吧。

2、我认为,与死亡相比,永生一样可怕。

3、然而如果可以,我还是极其想试一试。

4、人类为啥子渴望永生,自然源于死亡恐惧。死亡为什么让人恐惧,我想,可能因为“未知”:一个人无法知道更无法左右他或她死后的事情,这太可怕了。

5、基于道德理由,我反对永生。永生会毁灭世界:人类目前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一个前提之上,那就是,人是有死的。人的有限性,是道德、政治、艺术等等一切人类事务的根基。这一点被改变,人类社会必然瓦解。

6、即便对个人来讲,永生大概也会使他或她陷入灾难,想想吧,假如一个中国人从原始“北京人”时期一直活到现在,他或她要经历多少次改朝换代、腥风血雨、阴谋诡计、家长里短、山崩地裂、天地玄黄,天哪,不崩溃才怪。或者,漫长的岁月会使他或她无聊死。或者,他或她会变成一个比老狐狸还老狐狸的老狐狸,因为他或她的大脑中积存了太多关于人类事务的知识。

7、作为一名保守主义者,永生对我来说太刺激了——从生的本能出发我虽然想试,但还是算了吧——它对人类事务的改变太过彻底激烈,为人类共同体命运计,还是反对比较好。不过,永生的低级版本,关于寿命延长的科学技术,我支持。

邵风华

我不相信人类的永生,我不相信任何生物学上的不灭。关于它在技术上是否成立我不清楚,我知道的是,如果真的实现,那的确是人类的悲剧,也的确够可怕。你见过还有比人类对环境、对地球,包括对自身更具破坏性、更恐怖的物种吗?前两天看了纪录片《重返狼群》,这种感觉一直挥之不去。永生?如果这个世界被同一群人控制,那多么令人绝望。

我理解的永生,应该是对善的追求,没有这一点,人类会比狼差得更远。而人类的善,应该在一代代人中传承。当善穷尽的时候,人类就应该灭亡。现在,我希望人类灭亡的更快一点。顺便说一句,即便是耶稣,对那些没有信仰的人也是束手无策,何况是那些蘸着人血吃馒头的人。愿他求仁得仁,得其所愿,阿门。

马策

1.“我灵愁苦,要发出言语。我心苦恼,要吐露哀情。”恶人的亮光必要熄灭,他的火焰必不照耀……人的尽头,神的起点……官权的尽头也必是人的起点。

2.永生是人类春秋大梦,未竟之业。最少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黄老之学本于长生久视,讲究外修炼丹、内修吐纳成仙之术,特别重视养生之道。徐福曾经为秦始皇泛舟东海,寻找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山。当然没有找到,更别说得遇神仙。汉武帝也好寻仙访道,屡屡被方士集团所骗,后来他泰山封禅也不过是希望遇见神仙。李白也好寻仙之事,有诗为证:既然“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那就“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可惜神仙只在神话中。而据说12年后,神仙将在比暗无天日还暗、比黑天鹅还黑的黑科技纳米超级人工智能中创生。当其时也,数字人类僭越了上帝,巴别塔业已建成,这是新的创世纪。雷·库兹韦尔,让我先记住这位大神的名字。

3.我仿佛听见世界轰然作响,而不是嘘的一声。人类永生,这真是个天高地厚的大问题。但毕竟是个未来学问题,在未来未至时,信与不信大可悬而不论。也许未来提前到达,也许未来永不来临。当未来已来,我也许无喜无忧,只有深深的懵懂,一切皆在知识、经验以外。其实,上次回答你关于“围棋被阿尔法狗暴揍”问题时,我已涉及对人类永生不死的一点揣测。我愿意继续想象。

4.人有生老病死,有唯一的平等:向死而生。永生不死以后,永生本身就是新的平等。没有了老、病、死的问题,人类进入伟大漫长的假期,进入乌托邦世界,想必灵魂不朽的问题也一劳永逸地解决了。但是我猜想,人的三观会迎来“奇点”,世界会有新的神学诞生。永生也可能是一种压迫,厌生因应而生,自杀潮也许汹涌而来。

5.永生人类的欲望、激情、理性如何展开?地球太小,70亿人口总量可能翻倍。大规模、成建制向外星移民将成为现实。

6.永生首先冲击了生物学、伦理学、人类学。永生时代,更多的人将从事思想艺术等精神领域的高级工作。科学智慧的爆炸也许催生人文思想、人类文明的大爆炸。彼一时此一时也,孟子说“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先知们行遍大地,世界将迎来第二个“轴心时代”。人类群星闪耀,新的孔子、老子、苏格拉底、释迦牟尼等将呼啦啦登场,为永生人类提供新的典章制度、伦理规范、文明基因和生活方式。新的文化传统终将塑造成型。

7.以上是我关于人类永生时代时间、空间和思想的三种猜想。那好吧,祝各位身体健康,先实现一个小目标:活到2029年,那远不止赚了一个亿。

 谈波

用新科技延年益寿,人活他个百来岁,甚至二百岁,将来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也是好事,一点不可怕,长生不老是我们祖祖辈辈的梦想,谁愿意死啊?多活一天都是好的,别说几十上百年。我们这些赶不上车人的所有疑虑,都是杞人忧天,儿孙自有儿孙福,车到山前必有路,什么伦理问题,社会问题,那都不是事儿,对未来我是乐观派,只有满满的祝福。但是,肉体多存在个百把年,还远远够不上永生,即使把人的大脑讯息保存下来,让思维继续活动,仍然不能称之为永生。

永生属于精神和灵魂范畴,是一种彻底的自由,是解脱,是升入天国,或者别的什么。我想,将来我们“永生”的儿孙们,仍然要面临永生问题的追问,搞不好比我们这些短寿的古人还要迫切。

魏克

长寿是人们自古以来便孜孜以求的终极价值之一。古人为了追求长寿,可谓绞尽脑汁:炼长生丹、寻不老药、丹功、辟谷……为此走火入魔、把自己早早就折腾死了的人实在不计其数。我甚至还被量子纠缠理论所打动,妄想在另一个时空或另一种物质形态里有另一个我,即便这个时空的魏克死了,另一个时空里的魏克还活着,我们可以在不同的时空里轮回不灭。这种想象多么能抚慰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如此贫瘠而无助的人生悲苦啊。

谁不想长寿?我也想。更别说永生了。

倘若问我,未来人类能实现永生吗?我肯定点头如啄米地说:“能!能啊!”

我这么说,当然不是被渴望永生的愚念冲昏了头脑,而是因为我是一位科学主义者,我相信科学的力量,相信未来人类可以不以自然人的形态出现,而是一种和机器结合的生命形态。

什么是永生?有人说,“精神不灭”是永生。但这只是谈一个人的精神价值,而非生命意义上的存续。我认为,一个人活着的感觉来自思维。倘若能保持自主思考和思维的方式,并能以自己的智力继续感知这个世界,那他就还活着。所以,一个人哪怕连头颅也没了,只要他的一套智力系统还能运行,哪怕是保存在硬盘里运行,他就还活着。

那么,有个问题就来了,假如我可以永生了,我会怎么样?

我首先当然是乐疯了啊。还有什么比永生更重要的事情呢?既然我都永生了,那我首先就想作啊、搞啊、弄啊!不闹翻天怎么会罢休?我怎么可能还像现在这样活得小心翼翼?

但是,估计我作了没有一段时间以后,就得被迫收敛了。被警察逮进局子里电电棍进行思想教育啥的是其次,主要是得考虑一下自己以后的生活问题了。就算不死,我也得吃饭啊。睡在桥洞底下被老鼠拱蚊子咬也不是一个滋味。所以,疯狂了一段时间后,我将蓬头垢面地进入理性的收敛期。

此时,我已能放下很多心灵重负。很多很看重的东西,现在不看重了;很多纠结难解的心结,释然了。我会多了很多从容,且能以长久的心态去安排我的生活和事业。我将在自己经济能力范围内过一下我想过的生活,比如做旅行者、水手、探险家等等,闹够了,我再做文学家、科学家等等。满足了世俗欲望之后,我才能安心去做一个永生人,并为自己漫长的人生做一个较为奢华而舒适的规划。

其实,因为永生只是给我的虚拟假设,没法兑现,所以我还没法建立真正的永生人价值观,还只能以世俗欲望来想象我的生活,包括追求物质享受,以及谋求文学、艺术、和科学等方面的成就。

我还只能以一颗充满炽热俗念的头脑来思考我的永生问题。

去搜了一下雷·库兹韦尔,他更象是个少了点喜感的伍迪·艾伦,甚至还有点忧愁,看了他关于永生预测的视频——基于人工智能和纳米技外推而来的展望,给我感觉他是个怕死的人,我在这没有贬义,我是想说他给我感觉很象是那种认为死就是结束的人。他预测到了互联网、人工智能这些可能挑战还小些,毕竟预测人的生死最终能由科技决定这个挑战要大得多,这让我看到了他身上认定科技一定能战胜神秘的热情,在这个预测上他是不是有点情感泛滥?人生或者说人对生死的理解在我看挺象赌博的,而这个人赌的是科技。我的问题是:人通过纳米机器人升级自己的免疫系统和改善衰老机制就能解决人会死这个事实吗?生死到底是不是一个你有多相信科学的问题?我想跳过这个,说其他想到的。疾病和老化往往是上了一点年纪的人会想到的,秦始皇在年轻的时候应该也很少会去想长生不老的事,年轻,认为有的是时间,创造力和冲劲,但同时也会很荒唐、很自以为是,如果没有人会死这世界是不是会变得更疯狂?再有,这种技术如果真的出现,是不是会因为它的高昂造价而成为只有少数人才能实现的一种特权,就象我们难以想象有朝一日人人都拥有原子弹。再,如果有一天这世界只有人出生没有人死亡人类是不是会面临空前的压力和负担。插一句:我有时分不清人的诸多举措到底是在维护人还是贬低人,也就是到底是为了自己好还是准备灭了自己。随着我自己上了年纪,慢慢接近死,以及父亲的去世,让我开始想到很多问题(死的存在也许真的能让人严肃起来),我甚至有一天想到了一个看似很无聊但其实很神秘的问题——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看似比其他物种有更多选择权(从某种角度讲是自由),但同时又会有被“自我”审视、审查、监督的感觉,分裂是不是就是人精神的本质,而人的义务是去达成两者的统一还是一意孤行?我不知道永生之后是不是还能唤起人这样的思索。还有从情感的角度讲,人有遗憾(死是不是最大的遗憾)是不是让我们反而能体会到珍惜和感激是什么?没有生死相隔,那种真挚的情感流露总好像少了点理所当然。死就象个秘密,一个自然的秘密,但没有了这个秘密,我不知道,我没想过,也许是我从没期待过肉体的永生,只是或多或少体会过死带来的紧迫以及死赋予的默默无闻的正当性(如果没有死,又何来死的加冕),说实话我更怕失去这一层,对我而言这一层是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