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知识分子  >> 正文

张大春冯唐欧阳江河侃文人书画:基因里的病迟早要犯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凤凰文化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凤凰文化讯(冯婧报道)6月25日,由梦边文化主办的国内首个最具规模的当代文人书画作品群展“梦笔生花——当代语境中的文人艺术”在今日美术馆三号馆亮相。

趣味各异的嘉宾签名

“梦笔生花”源于五代·王仁裕的《开元天宝遗事·梦笔头生花》,是对文人创作的高度赞誉,也是对历史中曾出现过的“活泼的时代”的回望——书画同法,文人既写字也画画;当代语境,则是当今中国乃至东方文明所面临的命运与处境。

展览名由莫言先生亲自题写,著名作家阎连科、李敬泽、欧阳江河以“梦”为意象题词。在本次展览上,台湾作家张大春行书自作的《登楼歌》15米长卷、导演徐皓峰的油画作品、诗人西川的水墨画、作家冯唐的书法作品、旅美作家张洁的《自画像》油画作品均为国内首展,作家老树、盛可以、车前子、杨葵、诗人王艾、吕德安则早在书画上颇有造诣。立足展厅,便仿佛置身于当代文人艺术的雅集现场。

梦边文化创始人维娜

简短的开幕式后,在展览的同题沙龙上,作家李敬泽、张大春、冯唐、诗人欧阳江河与艺术家、策展人邱志杰立足于个人的书画因缘,并由此切入了当代语境中的文人艺术及其可能。本场沙龙由艺术史博士张宇凌担任主持,凤凰文化全程直播。

沙龙现场

童年经验:脱略小时辈,结交皆老苍

或家学渊源、或得遇贵人,也或许是因为回眸往事所特有的滤镜,几位嘉宾几乎都是从幼年起便与书法产生了隐秘的联结,又随着年岁渐增愈发直露坦诚。

张大春想起了年幼时与父亲穿街走巷,品鉴春联的经历。及至而立之年,与失散多年的姑父欧阳中石恢复了联系,才发现老人家并不只是传说中的著名书法家,还是学者、写作者、票友……这是中国文人书写的古老传统,书写行为天然是与写文章、表达公共意见、抒发美学评鉴等结合在一起的。

欧阳江河小时候以乖巧著称,不识字时便可以盯着报纸两个小时目不转睛,上小学之前也酷爱舞文弄墨。读中学时遭遇文革,却机缘巧合结识了当时打为右派的某位齐白石弟子。在书房中,少年欧阳江河得见这位大师与郭沫若、启功、黄宾虹、齐白石等人的通信,有幸窥见了50年代以前文人之间的交往模式,触摸到了时代积灰之下仍在微弱跳动的字缘文脉。正如走在街头的布罗茨基通灵般意识到阿赫玛托娃的伟大,时至今日,人们才认识到胡乱堆放在书房的字纸是如何价值连城。

邱志杰出生于1969年,却也在非常年幼的时候就见识了中国文人独有的自我保全方式。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人们依然要练字,不过是临着柳公权的帖,内容却是雷锋日记。后来教人写字的那帮老爷子,虽然平日只能用拖把沾水在砖地做日课,竟还能坚持每个星期都要雅集,每至周末,他们便从各式各样的工厂里走来,团坐无声地一起书写毛主席诗词。

如同顽劣你我,李敬泽儿时同样对传统无感。他的童年阴影大概就是被父亲逼着背《说文解字》、临柳公权,以及母亲终日播放的京剧了。对于那时的他来说,京剧的咿咿呀呀就好似刮黑板玻璃一样荼毒耳朵,可年近五十再听到京剧的唱腔时,竟然不由自主地抖起了腿;再看到笔砚齐备,也忍不住手痒了。

李敬泽书法作品

文人书画:写在基因里的病,迟早要犯的

“对于中国文人来说,书画戏剧真的就如同基因里的病,迟早要犯的,年轻时不犯不要紧,四十不犯五十犯。”李敬泽故作沉痛的幽默总结引发了全场爆笑,细想来却大有道理。

这个道理,用西川的话讲是,“在文学写作的生涯中,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比较前卫的人,是一个不断探索不断失败的知识分子,一拿起画笔我怎么就变成一个文人、一个文化反动派了?我自己有一点警惕,但很有可能以后拿起笔就冲着反动派去了”;

欧阳江河的经历也与此应和,“当年我为了诗歌革命和语言革命写现代诗,放弃古诗和书法十几年,因为早年写的书法自然而然便是古诗。但书法是高雅的病,犯起病来又开始写书法”;

在张大春看来,来自五湖四海、男女长幼相异的陌生文人们,得以墨客之名齐聚,就是因为受到了同样的传统美学的召唤;

邱志杰则更为直白,“文人基因里那个病,到了在中国全面爆发的时候了”;

在冯唐看来,“所谓的基因其实是说,写文章和写字都是老天抓着你手在写,都是某种宿命,你没有办法,要不然听老天的,要不然听党的,要不然都听。写文章和写字的作用也类似,自救和救人。自救和自嗨,是为了不让自己发疯。我经常写字醒酒,因为喝醉了千万不能玩手机,不然你第二天一定会后悔。救人是指,如果别人看了你的画以后能够有所缓解、有点欣喜,就足够了。”

冯唐书法作品

“文”与“文人”:独与天地精神往来

李敬泽回到春秋,以《易经》中的解释正本清源,“文”的原初意义是大自然的美与形式,是老虎身上的斑纹、水的波纹。再之后,人类又不满足地开始创造自己的印记与符号,文字应运而生。所以文章、书写、绘画,在古人那里都是“文”的题中之义。因此,当我们说起“文人”时,从根本上就已经包含着所有这一切。对于中国人来说,一个写诗的人、写文章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写毛笔字的人、一个画画的人,是理所当然的。

欧阳江河则试图通过切割边界的方式来界定“文人”,“文人”与“知识分子”的概念在中国是比较含糊的,学历高也并不代表知识分子;古代根本没有专业书法家,与当代有书协的体制也非常不一样。现在有很多官员也写字,所谓的老干体却全无“文人味”。在他看来,文人的书写方式千奇百怪,却都带有浓郁的人文风味。如同古尔德学弹巴赫前用两周的时间入定般读谱,欧阳江河的书写也看重读帖甚于动笔,两、三个小时枯坐,似与古人、天地之精神往来。

欧阳江河书法作品

何为中国文人?如何书写中文?

欧阳江河进一步阐释了,当代语境中的书法与古代语境中的书法之间的区别,主要在于书写的内容和媒介:古人写的是古汉语,是诗词,是四书五经,但当代书法家要体现时代精神,就只能写中文而非古汉语。

在当代语境里面如何书写中文的问题,迄今为止尚未被认真地提出来,书画界对此也各执己见,争论不休。以于明诠为首的一派,强调文人书画的内容要跟文人的自我创作有关,要书写自己的文章或诗词等;受到当代艺术的影响的“构成派”则认为作品应当去适应展览空间,但内部也有分歧:沃兴华先生则认为书写的内容不重要,怎么写才重要,所以他只写古汉语的片断;而刘彦湖先生认为,书法应体现当代的内容,故而会在宣武门、阜成门中夹杂防盗门、艳照门、阿门。

当汉语与中文杂糅,这样的艺术行为便具有了社会学与文字考古学的意涵。据福柯考证,世上流传至今的羊皮卷仅有千分之一,但流传下来的原因不是教义也不是收藏者,而是书写漂亮。虽然我们活在当下,而东坡、米芾属于悠久的历史,但中国有一个概念叫做万卷,万卷中有万物,这些古老的书写在时光中顺流而下,因而能够从不同时间里唤起我们的同时代性。

邱志杰补充道,在审美层面,古典艺术和当代艺术的标准是完全不同的。对于古典艺术的审美标准是作为教养先入为主地进入我们的记忆的,“如果你觉得蒙娜丽莎和《兰亭序》不美,你就不是人”。但当代艺术,却一定要冒犯既有经验才有实验价值,如果一出现就是美的,那只能说明它属于人类的既有经验,就失去了价值。对此我们要葆有耐心,等待发现它的美的时刻突然降临。

时移世易,我们又该如何定义“当代中国文人”?李敬泽在回应凤凰文化记者的提问时指出,在具体身份的差异之外,古今文人最大的区别在于我们在变得越来越单面化,文学分小说、诗歌等多个领域,诗人对作家的工作一无所知,作家对诗人也不甚了了。但是现在的文人依然向往着古代文人的那种完满的整全的生命状态,可以写书法,也可以画画,可以做地方官,也可以带兵打仗,可以写文章,还可以经营田产。这种记忆会刺激我们对现在的单面性保持警觉和反思,乃至批判和反抗,努力回到曾经有过的整全状态。

张大春行书手卷

观士人画如阅天下马:文人书画进入“白盒子”的可能性

苏轼说“观士人画如阅天下马,取其意气所到”。在厘清了文人书画的内涵与外延之后,众位嘉宾进一步讨论了最适合承载文人写意的展览空间。

冯唐从自身经验出发,认为书法、器物都应当物尽其用,无论是写有“旧日时光曾被梨花照”的内裤,还是写着“酒窝”的城市小酒馆的招牌,先有浓郁的“人味”,才能进一步谈“文人味”。

张大春也赞同,书画作品中有某种属于人的微妙气场,可以很顽皮或者很私密,也有可能具有某种秘而不宣的重大意义。

欧阳江河对把作品摆入展厅有些迟疑,认为自己的书写还目前更多是一种舒适的自然享受,而非创造性劳动,而进入展厅却一定要呈现具有冲击力的作品。但他也表示愿意一试,发掘自身中创造性的、当代的创作可能性。

邱志杰却力劝欧阳江河不要为了参加展览改变自己的书写方式,认为此举是舍本逐末。他指出,中国文人书画与展览馆是相克的。与作为绘画、建筑、音乐等艺术综合体的天主教教堂不同,“白盒子”式的展览场所属于新教的审美趣味,但都不适用于中国的文人书画。因为文人在创作之初,并不是以展览为目的,而是写在扇子上送给朋友的。开幕是时间,展馆是空间,策展人必须面对“如何重塑我们的时空”的核心命题。在他看来,最适合书画展示的场所应当是雅集现场,在庙会、剧场、灯会等属于中国文人的时空。

梦笔生花

当代语境中,重提“文人书画”意义何在?

邱志杰觉得,在中国把写字说成艺术是贬低了书法,书法是法、是道,是关于做人和精神境界的东西,在今天我们应该大力提倡文人书画。“我的老朋友曾梵志的画现在卖好几亿,比我的画贵很多,我花好多时间读书成为文人,画比别人便宜很多,这是文人的耻辱,对下一代的发展也不利。黄宾虹拍出3亿多,我很开心,因为他是文人,中国自古最好的艺术家都是文人,画得好是自然而然的副产品。现代社会的画家几乎就等于没文化,我们读美院的人觉得非常羞辱”。

冯唐更为看重加强自身修养以御外物。近三、四十年来,中国的美学教育严重缺乏,窗外的房子越建越丑就是明证。要改变审美极差的现状,不如从自身做起,临帖写字。中国文人讲究“字如其人”,一个人与他的文章、书法、经历、见识、知识结构都有着密切的联系,重提文人书画,可以让文人变得更完整。

李敬泽也同意,在中国文化的脉络里,书法和绘画绝不是单纯的造型艺术,它关乎创作者整个人的状态,包括他的修养、生活方式、自我认同感等。 进入高度分工的现代建制以后,重提“文人书画”的概念,有助于重新从中国文化的根底上去认识书法和绘画。

展品欣赏

北岛《此刻021》纸本水墨

 

北岛《回答》 纸本镜心

王艾《坛经·犀牛2》纸本综合材料

西川《山·巅001》纸本水墨

西川《山·巅002》纸本水墨

徐皓峰《后台》布面油画

徐皓峰《仲春》布面油画

张洁《女人像》布面油画

相关新闻
龙岩市武平县中堡镇开展江河鱼类人工增殖放流活动

放鱼现场 台海网2月22日讯 据闽西新闻网报道 日前,武平县中堡镇开展人工增殖放流活动,当天共向中堡河投放大规格鲤鱼1500多斤,草鱼、鲢鱼、鳙鱼、青鱼约500斤,小规格鲤鱼苗种数万尾。近几年,该镇持续开展江河鱼类人工增殖放流活动,五年来共投放鱼苗超过55万尾,对恢复当地母亲...

洪惠镇:看似普及的现代文人画,却正濒临绝迹

▲ 点击上方关注 美术报,分享美的一切 传统不是古木而是活水厦门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洪惠镇访谈 ■特约撰稿人| 邓晃煌 洪惠镇,1946年生于福建同安,厦门大学艺术学院教授。1981年浙江美院硕士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美术史论,1985年调厦大改授中国画,2006年退休。曾任福建美协副主席兼厦门美协主席。画作入选百年中国画展,七、八届全国美展,以及首届、第三届全国中国...

韩亲信门第5次听证会无进展 将在看守所质问要犯

中新网12月23日电 据韩媒报道,韩国“亲信门”国政调查第5次听证会22日在前后举行14个小时后告一段落,禹柄宇等主要证人始终回答“不知情”、“不清楚”,当天的质询并未能彻底消除相关疑惑。   据悉,当天的听证会甚至被称为“禹柄宇听证会”,但是禹柄宇对有关其本人的疑惑一概进行了否认。   对于总统亲信干政问题,禹柄宇回答说“并不知情”。他还说,根本不...

欧阳娜娜晒与刘雯合照 热评第一竟是求代购的陈学冬

欧阳娜娜与刘雯   12月5日晚,“小娜比”欧阳娜娜晒出几张与“大表姐”刘雯的合照,并配文称:“跟大表姐玩的开心!”,照片中欧阳娜娜梳着马尾辫,一身格子衫,十分青春靓丽。大表姐则是一身时装,粉色休闲西装,搭在肩上,大手指上的戒指十分抢眼。      欧阳娜娜与刘雯  ...

千年不敢挖的真相:秦始皇陵实存 “水银江河”

公元前247年,秦始皇开始在今天的西安市临潼区骊山脚下建造一座堪称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结构最奇特、内涵最丰富的帝王陵墓,在以后的2000多年时间里,围绕着这座神奇的陵墓也引发了越来越多的谜团和猜想。秦始皇陵地宫究竟有多大?真的存在“水银江河”吗?气势恢弘的地下军阵着实让人叹为观止,那么,秦帝国的地下“养马场”又在哪里……11月22日,秦俑学第八届学术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