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频道 >> 文化 >> 知识分子

2019/08/13冰儿的天空很蔚蓝:一位女诗人的教育情怀

2019/08/08刘梦溪《七十述学》:风人深致 漱玉其词

2019/07/30王国维的早期教育思想

2019/06/28戏剧评论家童道明去世:72岁时剧作登台 80岁写公号

2019/06/27著名翻译家、学者童道明先生去世

 

2019/06/25“大学语文教育领域的灵魂人物”徐中玉去世 享年105岁

2019/06/22故宫第三代摹印传人沈伟离世 30多年来仿制上千枚古印

2019/06/11《红与黑》译者郝运去世 晚年仍自称“翻译匠”

2019/03/3080年代 这本书是小青年的街头暗号

2019/03/30海子之死:被消费与被铭记的30年

 

2019/03/12知识分子的精神自觉:吴小如先生为何爱纠错

2019/03/07著名语言学家杨耐思逝世 曾让八思巴字研究重放异彩

2019/02/26李学勤:用一生走进历史

2019/02/15海派文化的日常生态——周瘦鹃在1919

2019/02/12刘半农,文学家中的摄影达人

 

2019/02/01他没有著作等身,却是中国现代数学的播种人

2019/01/26【古人有瘾】“俗人”郑板桥:一个“中产”的奋斗史

2019/01/15剧作家、诗人白桦去世 享年89岁

2019/01/09诺奖名单解禁 老舍从未入围

2019/01/09翻译家带我们守望麦田,请给他们足够的尊重

 

2019/01/08资深翻译家张玉书辞世 译作《茨威格小说全集》4个月后上市

2018/12/16著名作家二月河病逝 三部“帝王著作”成经典

2018/12/16老舍先生如何谈自己

2018/11/20仲跻昆等七位翻译大家获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

2018/11/15《背影》背后父与子的故事

 

2018/11/12金庸早年的诗歌随笔《“愿……”》

2018/10/30红学家李希凡在北京去世 享年91岁

2018/10/23“十月作家居住地论坛”举办 叶广芩侃旅居布拉格糗事

2018/10/08许四海和巴金先生的“友情之壶”

2018/09/13忆单田芳:一身青袍说南北,再无先生解下回

 

2018/09/07一封沈从文佚信中的文史交谊

2018/05/31从故事到舞台:一本畅销书如何成功改编为话剧?

2018/05/31林语堂故里建“语堂文化特色小镇”

2018/05/3177岁老人泡图书馆8年写25万字《趣读二十四史》

2018/05/31名人故居保护之路:文物活化利用的良方如何开?

 

2018/01/06我有起死回生的法力吗?——探望台海雕塑大师候金水先生

2017/08/23周国平献给年轻人的金句:比成功更宝贵的是追求本身

2017/08/16访中国科幻作家刘慈欣:传统科幻小说难觅出路

2017/08/14米芾“抱石睡三日” 艺术大师的怪癖都了解吗?

2017/08/14专访陈建华:火车改变了中国文学的生产方式

 

2017/08/14严歌苓的写作自信:“世界就缺我这一份表达”

2017/08/10508人将成中国作协新会员 包括余秀华

2017/08/08西川:只读几本翻译小说就敢自称文人,恐怕有些危险

2017/08/08村上春树:二十多岁时我一直生活得十分艰辛

2017/08/07苏东坡让儿子保密何事以免同僚得知也想被贬海南?

 

2017/08/07李敖病后近照曝光 拟筹备录影《再见李敖》向世界告别

2017/08/07董卿主编《朗读者》上市 铁凝:它当得起“经典”二字

2017/08/07她的画让香奈儿不愿买单,但让毕加索等人兴奋不已

2017/08/01李银河:一个有自由意志的人自由地做出的选择

2017/08/01李陀谈新作《无名指》:回到19世纪,彻底摆脱现代主义

 

2017/07/27王安石评李白的诗:语速快 多写女人和酒 见识不高

2017/07/27爱因斯坦提出狭义相对论石破天惊 为何却无缘诺奖

2017/07/27六神磊磊:每个人初见面都和我聊金庸,略有点尬

2017/07/24王安忆:我们这些有理想主义的人不断在现实里碰到挑战

2017/07/24余秀华:即使我被社会污染,回到诗歌我又干净起来

 

2017/07/20梁启超九个子女皆成大才 梁氏家风积厚行远

2017/07/20林奕华:情感的博物馆和美术馆在哪里

2017/07/20今年70岁的她出了自己的第300本书,是本科幻小说

2017/07/11J.G.巴拉德:生于上海番禺路的英国“科幻小说之王”

2017/07/11凭借《我不是潘金莲》 作家刘震云夺冠“影协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