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频道 >> 文化 >> 文化大话堂

2016/06/27马伯庸:怎样把小说挂在历史的钉子上

2016/06/27乔治马丁采访斯蒂芬金:他们谈了控枪、犯罪和拖延…

2016/06/27《余罪》作者:第二季的编剧应该没看小说,自己诌的

2016/06/22“神曲制造者”龚琳娜出自传《走自己的路》

2016/06/22日本人迷恋人偶,因为假的比真的更真实

 

2016/06/22堂吉诃德的300多部藏书都有哪些?

2016/06/22缺乏睡眠的领导更不易鼓舞人心

2016/06/22《三人行》:港片北上,杜Sir却依然有自己的特色

2016/06/22奇观性地标建筑与奇观城市:从“大”到“特大”

2016/06/22三农学者眼中的乡村“魔幻”叙事:吃饱了,撑的

 

2016/06/16《S.》作者:“忒修斯之船”如何成为本书的组织原则

2016/06/16“真正把整个欧洲联在一起的,还是足球”

2016/06/15《余罪》作者常书欣:被关过一年,写得出很多细节

2016/06/15太宰治: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2016/06/15中学语文课本:《洲际导弹自述》改为《网络表情符号》

 

2016/06/13梁鸿:不能像鲁迅那样书写乡村了

2016/06/13余华张旭东再谈《兄弟》:反映历史,但不是托尔斯泰

2016/06/08彭敏:高考这件小事

2016/06/08“全素人”中医药纪录片《本草中国》为何能与综艺争锋?

2016/06/06鲁迅:将来革命胜利后,我要第一个逃跑

 

2016/06/06史上首次“西天取经”在何时?唐僧已是后来人

2016/06/06南方为什么比北方更卫生?

2016/06/06“猴年马月”终于到了,这究竟有什么特别意义?

2016/06/02“走进汪曾祺的小说世界”文化沙龙召开

2016/06/02人文社不仅有“哈利•波特”,还有很多优秀儿童文学作品……

 

2016/06/02哈利·波特的魔法是科学还是幻想?

2016/06/02《舒克和贝塔》:这不是乌托邦,而是真实世界

2016/06/02曾主宰阿拉伯文学的现实主义正在远离

2016/05/26乔姆斯基:仁慈贵族一直有,但我不会爱上封建制度

2016/05/26狐狸精喜欢采补什么样的男人?

 

2016/05/26止庵:微信朋友圈有时就跟义和团时的北京城差不多

2016/05/231968年的独特之处在于人民对任何形式的专制主义深切厌恶

2016/05/23莎士比亚的时代是一个什么时代?

2016/05/23如何科学地预测我们会爱上谁?

2016/05/23缪拉是个美男子,肌肉长在脑子里

 

2016/05/23《哭声》:可能是《诗》之后最好的韩国电影

2016/05/23白领:光鲜亮丽却充满焦虑的中产阶级

2016/05/23戛纳闭幕嘘声四起 主席:别用好莱坞眼光看戛纳

2016/05/17《驯悍记》:莎士比亚笔下的悍妇和悍夫

2016/05/17最早源自中国的工匠精神现在去了哪里?

 

2016/05/17从金缕玉衣看古代贵族对“死而复生”的迷恋

2016/05/17极花

2016/05/17阿列克谢耶维奇:倾听切尔诺贝利唤醒文学的尊严

2016/05/17韩国女作家韩江获2016国际布克奖 阎连科帕慕克陪跑

2016/05/11《判我有罪》:一部“揭露医疗黑幕电影”的落寞

 

2016/05/11《欢乐颂》:我们谈论都市女性,怎么这么别扭?

2016/05/1120世纪以前西方人为何不能随意笑?

2016/05/11文学与乡村:一个农村儿媳引发的思考

2016/05/05那些改变了人类历史的食物

2016/05/05从《奋斗》到《欢乐颂》:不敢再任性的青年一代

 

2016/05/05《大唐玄奘》:一厢情愿的盲目自信

2016/05/05什么是“工匠精神”?鲁班的技艺加上墨子的人道关怀

2016/05/05潘知常:《红楼梦》与美学的新千年

2016/05/05莫扎特的藏书目录,像电影里的他一样轻佻吗?

2016/04/27从“老树”看中国水墨画的“新图式”

 

2016/04/27男性自杀:社会完美主义如何置人于死地

2016/04/27挪威剧作家福瑟《秋之梦》 :透过裂痕看到光

2016/04/25从古至今,“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2016/04/25查理·卓别林:如今人们还会被他逗笑吗?

2016/04/25《人类简史》作者赫拉利:21世纪会是史上最不平等的时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