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频道 >> 文化 >> 文化大话堂

2016/06/06“猴年马月”终于到了,这究竟有什么特别意义?

2016/06/02“走进汪曾祺的小说世界”文化沙龙召开

2016/06/02人文社不仅有“哈利•波特”,还有很多优秀儿童文学作品……

2016/06/02哈利·波特的魔法是科学还是幻想?

2016/06/02《舒克和贝塔》:这不是乌托邦,而是真实世界

 

2016/06/02曾主宰阿拉伯文学的现实主义正在远离

2016/05/26乔姆斯基:仁慈贵族一直有,但我不会爱上封建制度

2016/05/26狐狸精喜欢采补什么样的男人?

2016/05/26止庵:微信朋友圈有时就跟义和团时的北京城差不多

2016/05/231968年的独特之处在于人民对任何形式的专制主义深切厌恶

 

2016/05/23莎士比亚的时代是一个什么时代?

2016/05/23如何科学地预测我们会爱上谁?

2016/05/23缪拉是个美男子,肌肉长在脑子里

2016/05/23《哭声》:可能是《诗》之后最好的韩国电影

2016/05/23白领:光鲜亮丽却充满焦虑的中产阶级

 

2016/05/23戛纳闭幕嘘声四起 主席:别用好莱坞眼光看戛纳

2016/05/17《驯悍记》:莎士比亚笔下的悍妇和悍夫

2016/05/17最早源自中国的工匠精神现在去了哪里?

2016/05/17从金缕玉衣看古代贵族对“死而复生”的迷恋

2016/05/17极花

 

2016/05/17阿列克谢耶维奇:倾听切尔诺贝利唤醒文学的尊严

2016/05/17韩国女作家韩江获2016国际布克奖 阎连科帕慕克陪跑

2016/05/11《判我有罪》:一部“揭露医疗黑幕电影”的落寞

2016/05/11《欢乐颂》:我们谈论都市女性,怎么这么别扭?

2016/05/1120世纪以前西方人为何不能随意笑?

 

2016/05/11文学与乡村:一个农村儿媳引发的思考

2016/05/05那些改变了人类历史的食物

2016/05/05从《奋斗》到《欢乐颂》:不敢再任性的青年一代

2016/05/05《大唐玄奘》:一厢情愿的盲目自信

2016/05/05什么是“工匠精神”?鲁班的技艺加上墨子的人道关怀

 

2016/05/05潘知常:《红楼梦》与美学的新千年

2016/05/05莫扎特的藏书目录,像电影里的他一样轻佻吗?

2016/04/27从“老树”看中国水墨画的“新图式”

2016/04/27男性自杀:社会完美主义如何置人于死地

2016/04/27挪威剧作家福瑟《秋之梦》 :透过裂痕看到光

 

2016/04/25从古至今,“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2016/04/25查理·卓别林:如今人们还会被他逗笑吗?

2016/04/25《人类简史》作者赫拉利:21世纪会是史上最不平等的时期吗

2016/04/21《冰河追凶》:拥有一手好牌却输得脱裤子

2016/04/21韩国影视中的“黑”势力

 

2016/04/21“毁童年”:挚爱童话背后的格林式暗黑真相

2016/04/21女权主义新战线?女性是时候要停止一切”情感劳动“了

2016/04/19《为这条街的生命》:日本每年有10余万只猫狗被扑杀

2016/04/19男性自杀:社会完美主义如何置人于死地

2016/04/19《纽约纽约》:都市里的梦想和爱情,都是大写的尴尬

 

2016/04/19保守主义的滥用和保守主义者的沦落

2016/04/19诺奖标准一直在变,中国作家只要提高思想性就好

2016/04/11谈性不“色”变 搞笑是关键

2016/04/11穿牛仔裤的鲁迅,主动成为直播事件的主角

2016/04/11从柳岩到和颐酒店:“注意安全”背后的规训女性陷阱

 

2016/04/11我们是怎么开始时间旅行的?

2016/04/11如果没有达达主义,许多艺术形式都不会有

2016/04/11西游记里的“抄袭门”:是抄袭,还是开放源代码?

2016/04/05纪录片里的留守儿童:这只狗的命运和这个孩子很相似

2016/04/05超人是共和党,蝙蝠侠是民主党?

 

2016/04/01揭秘:杨开慧生前如何向亲人托孤

2016/04/01美国人民爱聊天?从绵里藏针的英语到“交流是种义务”

2016/04/01《太阳的后裔》导演:宋仲基非最初人选 女性化不魁梧

2016/04/01张艾嘉:真的要分男导演﹑女导演吗?

2016/04/01中国人眼中的日本文学:村上春树应该感谢日剧